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1: Invalid伤病(4)

前半段让得我受到了一万点伤害……tony小天使上线,败给tony的嘴炮了慢点说臣妾不懂啊QAQ……

-----------------

Steve在不舒服的椅子上醒来,他不确定他睡几分钟还是几个小时。Sam坐在他旁边,用他的手机玩2048,并且在每次输的时候轻声咕哝。 

 

“你有听到什么吗?” Steve问,继续回到他打盹之前的谈话。

 

Sam沉默着,起初Steve认为他专注于游戏。然后他坐直了身子,紧紧盯着Sam。 

 

“他大约二十分钟前在尖叫,” Sam供认,然后Steve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接撞开了手术室锁着的门冲了进去。

 

不知怎的,他动不了了(Somehow he doesn’t throw up.)。Bucky的金属臂大部分离开了他的身体躺在几英尺外的手术推车上,但手臂的基座仍然挂在他的肩膀上,大约是二头肌的部位被切的残次不齐。 

 

他的身体已经被擦拭和清理到足够让他们切开他苍白的皮肤,但他们还是错过了一些明显的污迹。像他的头发。他的脚底。和他人体手的指甲缝。  

 

手术台蓝色薄纱一样的材料上有血迹斑点,他们已经切开Bucky一侧,和肩膀的多个地方。他可以通过皮肤的伤口看到一个长钢螺栓在Bucky的肋骨,另一位医生正在拉出一跟又长又血淋淋的线,从他的脖子里用镊子像卷一根意大利面一样。 

 

他想知道那个手臂进入的有多深。他想知道它是如何固定在Bucky的身体里的,它插入了什么神经末梢。 

 

最糟糕的是,Bucky是半清醒。他的人体的手用螺栓固定在桌子上,但他蠕动着抵抗手术刀,他的眼皮抖得像地震。

 

医生们都太专注于他们任性,错综复杂的病人,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Steve的干扰,直到他大喊,“为什么不给他注射镇静剂??”他绕过手术台,试图重新回到Bucky头的那里。 

 

“Steve?”Bucky虚弱的问,而外科医生们异口同声的试图从口头上将Steve从手术室驱逐出去。 

 

“他的身体已经耗尽了镇静剂,”一个外科医生告诉他。另一个没好气的说,如果他要留在房间里,Steve需要一个口罩和一顶帽子。 

 

Steve接受了来自护士的浅蓝色手术服,并在他穿鞋套之前拉上口罩和帽子。

 

“他可能有一些超级士兵血清,”他告诉他们,回想起Natasha的备注Winter Soldier的饮食。不幸的是,所有的都是他的推断,因为他们还没有收集到有关Bucky的任何其他信息。他们所拥有的就是Bucky自己。 

 

“我们应该问问他?” Steve忍不住问。他计划问Bucky所有问题,当Bucky在肉体和精神上都做好准备去处理它们之后。但现在可能不得不提前一些问题,如果它影响到去除带毒性的手臂。 

 

“不!跟他说话会使他意识恢复的更快。我们需要麻醉师!“外科医生厉声说。 

 

“Steve,”Bucky说,颤动的睁着眼睛,颠倒的看着Steve。他的眼睛挣扎着聚焦,但他们一旦缩小在Steve身上就变暗了。

 

他咕哝着什么,听起来像是昏睡中的胡言乱语,直到Steve的大脑开始将它们拼凑在一起,并跟他以前听说过进行比较,然后,他意识到Bucky是在讲俄语。 

 

他的心脏猛跳了一下。从表面上看,这并不意味着什么,但这证实了Natasha的另一个理论,这有一些不好的预兆的有关Bucky几乎没有察觉的不假思索地陷入捉他的人的语言。 

 

这比那句柔软的“danke”更早。Bucky将整个短语和句子串在一起,他看着史蒂夫像他期望有个答复。

 

“讲英语,Buck,”他轻声请求。 

 

“为什么你要戴口罩?”他似乎不高兴,Steve不自觉的猛地从脸上拉下了防菌口罩。一名外科医生试图对他说些什么,但他的世界被缩小到只有Bucky的汗,痛苦的脸。 

 

“他们把这个东西从你身体里弄出来,Bucky。你知道什么可以帮他们吗?”Bucky含糊的咕哝了一声。 “比如,你知不知道,嗯,谁给过你什么类似我的血清之类的东西吗?”

 

“他说,是Zola ”Bucky回应。他又闭上了眼睛。 “拿出它实际上并没有比它放进来时疼。”

 

“谁说Zola 给你的血清?”史蒂夫问道。他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对于Bucky反驳手术的痛苦。

 

“Bucky”Bucky告诉他。然后他们又给了他一次注射,他叹了口气渐渐失去了意识。 

 

Steve看着,仔细思索巴基的话。之后他们Bucky翻转过来,切开他的背。他听一些词“脊髓”和“融合”和“神经损伤”,他抬起眼睛第一次去看显示在光板一系列的X光片。 

 

他来回看Bucky的身体和X光片,了解到他们准备处理他脊椎上的五个圈,那大概是螺栓。 

 

“尽可能靠近骨头切就可以了,”一个医生指导另一个。 

 

“医生,我建议还是在冒险之前尽量尝试拧松螺栓。”另一种坚持说。 

 

“噢,我的上帝,他又醒过来了。”第三个疯狂的说。Steve发现自己正在后退,直到退到手术室的角落,医生们声音中的恐慌和沮丧轰炸着他。 

 

他注意到自己的手在发抖,然后他脱去手套伸进口袋拿他的手机。Tony 在响第三声的时候接了起来。 

 

“Steve - O,”他说,听起来在忙但是非常热情。 

 

“我需要你的帮助,”Steve 小心的控制着语调说。

 

 

 

 

不到二十四小时后,Tony 的机器人正在Bucky身上寻找金属的最后痕迹,而Tony 监督着愤愤不平的外科医生,做切割、摘除和缝合。 

 

Bucky的背部和左侧有了一个纵横交错的疤痕形成的新网络,但Tony 漫不经心地指出,“再多几十个也没什么区别,是吧?”

 

Tony 还负责带来了些他在华盛顿战役后,专门为Steve 创造的镇静剂,使用它让Bucky一次睡了几个小时。 

 

实际上,Steve 欠Tony 的。他个人的时间线只能通过继续忠诚于Stark家族才可能偿还,现在他又欠了他们感激的债务。 

 

这让Steve突然奇怪的发现了Tony在一些事情上是多任性,而他几乎是谦卑的面对其他人。Tony在做完六小时的手术后,挥挥手带着Steve的感谢离开了,他从加州飞过来之后大概还要飞三天。 

 

最起码,Steve给他做了个派。

 

 

 

“那么跟我说说他,” Tony后来问他,Steve和Sam都在康复牢房围坐在失去意识的Bucky身旁。尽管事实上他们是在一个高安全性建筑的翼房中,还是有台电视在角落里播放着Jeopardy(智力问答节目),就像在21世纪Steve去过的每一个恢复室一样 

 

Tony是唯一一个跟得Jeopardy节目的,听天才参加智力问答超级不公平。

 

“我以为你是听咆哮突击队的所有故事长大的。” Steve皱着眉头说。他小心的处理这个问题,因为他知道Howard对于Tony是个多痛苦的话题,但这个问题让他有点迷惑。 

 

“每个人都是听着咆哮突击队的故事长大的。” Sam插话道。 

 

“这是倒是真的。我才不说在万圣节大家都打扮成美国队长呢, ”Tony得意的笑着。 

 

“那时我才8岁。” Sam抗议。

 

“那上周四别发Twitter 标签啊,如果你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话。” Tony戏弄他。Steve笑了,但他不能让他的眼睛离开Bucky一分钟。

 

他记得他的母亲晚上偷偷溜进他房间,弯腰靠近他的脸以便她能听到他的呼吸,他现在也想对Bucky做同样的事。只是为了确定他没事。

 

“我的意思是,大家都知道那个故事,” Tony说,当Steve把他的眼睛从他最好的朋友身上撕下来,努力显得合群和礼貌。

 

“第107团被抓,其中包括Barnes中士。你用你的跑酷单枪匹马拿下了Hydra一个兵营。精英中的精英被强力的(in a kickass)组合在一起,革命性的整体小队,去漫步了整个欧洲。然后,呃,“Tony揉着他的下嘴唇。 “好了,我们可以跳过Barnes挂了的那部分,然后我猜你也一样,因为你们现在都在这了。健康硬朗,或者就要能到达那个标准了。这一切都归功于现代科技。“

 

他小小的鞠了一躬,显然是发觉自己就是“现代科技”的代名词,Steve笑着翻了个白眼。 

 

不知怎的,他的眼睛还没转完一圈,它们就又卡在Bucky身上了。 

 

“但背后的故事是什么(But what’s the VH1 Behind the Music*),cap?” Tony问。史蒂夫把他的目光从Bucky身上撕下来, 看到Tony和Sam两人都好奇地看着他。

 

对这件事的了解在这有个不同级别。Sam知道的Tony多,因为他从华盛顿那件事以来几乎每天都跟着Steve。但Tony可能也会知道些事,因为Howard。

 

Steve犹豫着对是否要泄露任何有关Bucky的秘密,当这个人就睡在3英尺外。他们从没跟任何人真正谈过这个,而且没有Bucky的许可就曝光他感觉不太对。

 

而最首要的是,等Bucky醒来,他们将需要对他们的关系做一些严肃的重新协商。他那晚在Steve的公寓表现的很清楚,他没有兴趣追寻他们曾经有过什么,但现在仍然这样好吗,在他投降而Steve又回到了他的身边,至少有个保护作用的情况下? 

 

他不知道,他觉得他应该耸耸肩,告诉他的朋友们Bucky曾是个多讨女人喜欢的男人,或者他们如何比起朋友来更像兄弟。 

 

另一方面,Bucky能活着,因为Sam说服他过来,而且Tony帮他摘下手臂阻止了血液中毒。 

 

“这事我以后再跟你们聊行吗?”他最后说。

 

“我已经告诉过你,不问不说的政策早就被废除了,还有《婚姻保护法》,和诸如此类的事了,对吧?” Tony问。 

 

“就我所知,是的。” Steve告诉他。他把表情放空。然后他笑了。 

 

“我就知道。看到什么是“九旬老人的桃心眼”,Alex?(What is ‘nonagenarian heart eyes’ for a thousand, Alex?)”Tony洋洋得意的说。 

 

“如果我三年级的老师,Ms. Morrison,能听到这个问题。Mmm-mmm” Sam哼哼着。 

 

Steve用眼角看到Bucky的手抽动了一下。他走向和Bucky拿起他的手,尽管他同时抗议说。

 

“从前不是这样的。你不可以承认它,所以你必须演戏成为正常人。说实在的你不得不有两种生活,那......那在战争中基本上不可能,”Bucky没再移动,Steve紧紧握住他的手,然后又放开。 

 

他转身面对他的朋友们,他们正在等着他说更多。 

 

“我们都不知道怎样不像那样生活。而且甚至还没考虑到所有的Hydra对他做的事。还有事实上已经过去几十年了。“

 

无论是Sam还是Tony都不笑了。 

 

“真的,我不知道他醒来后会发生什么,” Steve说。 “所以,呃。这先暂时搁置。而且我也不想给他压力。能理解吗?“

 

他们郑重地点头,不过不出所料,Tony第一个旧态复苏。 

 

“好吧,如果我们不打算去salacious E*接受款待!真正的好莱坞故事 -“

 

“这些提议都像十来岁。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能一直在做这些,“Sam澄清说。 

 

“那么,我想就要告别了绅士们,并能去睡一会。我是一个SHIELD 的员工,是否正确?我可以在这找个铺睡会吗?”他拍着Steve的肩膀,走近电动门之前向Sam致敬。 

 

“Tony Stark,发现你的人的儿子,你中世纪手术室的救世主?”他说着进入相机,举手。过了一会儿门滑开,Tony用一个夸张的动作离开了。 

 

“他是我最喜欢的复仇者,”Sam在门再次关闭时假笑着说。 

 

“我还以为我是你最喜欢的复仇者,”Steve回答,假装被得罪了。 

 

“Stark很有型。你是个呆子。”

 

“让我看看你打扮成我的照片。”Steve无辜的要求。 

 

“去Facebook上看。”Sam反驳说。 

 

Stark的药物让Bucky在他们开玩笑时一直睡着,最后手机混战在Maria Hill的网页让他们赶紧停止了。

 

 

 ---------------------------

*查了半天好像是说米国VH1台的节目Behind the Music……好像这节目是爆料音乐人生平的?有木有知道的告诉我一下……

*salacious E :直译一下,色情E ……这是啥地方啊……我实在查不到=  =


第一章(5)>>>


  26 5
评论(5)
热度(26)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