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1: Invalid伤病(5)

Steve的手指抚过Bucky的右肩(貌似原作笔误?)上绷带,通过纱布的感觉血清加剧自愈产生的温暖。

 

外科医生说,他可能最终能够有一个新的义肢,但接口周围的骨骼和肌肉必须先痊愈。没有人真的知道Bucky的恢复时间,貌似是因为他们还在修正那个短期理论:他像Steve一样有过基因改造。但除了他的快速免疫麻醉,他们没有任何资料。

 

现在,他将不得不去适应只有一条胳膊。Steve不知道Hydra 给他栓接了那个东西多长时间,但不难想象,这将是一个艰难的调整。

 

在华盛顿跟Bucky战斗时,他记得那胳膊是怎样像Bucky的身体的一部分一样运作的,同时也像个武器。Bucky使用这个强化附属假肢的方式是如此的流畅。

 

但不得不摘除它。Steve甚至没有意识到手臂是如何被破坏的,以及是如何感染了Bucky的身体造成那样的结果,直到几天前他们切开并脱下他的衣服,他看到淤青和疾病的鲜红斑点覆盖着他的身体,给他造成了温暖柔和的假象。

 

他们正将抗生素和营养物质输液给他的身体系统,他的身体正康复的颇有效果。Steve偷窥了一下Bucky病号服领子下的胸口,斑点大多数已经褪色成了薄荷绿色和淡粉色。他的手术疤痕在他身侧的柔和色彩反衬下显得醒目,但这些也都愈合了。

 

他记得Bucky在手术告诉他:Bucky说Zola给了他血清。很显然,他那时神志不清,因为他用第三人称指他自己。但信息足够准确吗?这是因为Zola?

 

这有些东西是Bucky过去70年的地狱生活中,在Steve解冻前没法照顾他的时候造成的?

 

“对不起,”他喃喃地说,在Bucky脸颊按下一个纯洁的吻。Sam无声的冲他撇了撇眉毛,但Steve拒绝辩解,极其明显的这是个情感上清白的举动。这是兄弟般的,仅此而已。

 

有一定的可能性,是Steve的声音使Bucky从药物性昏迷中意识清醒了过来。过去几个小时,他一直抽动他的肌肉或小小的动一下,但在Steve对他未知的罪进行道歉后的几分钟,Bucky的眼睛扑动着张开了。

 

“嘿,”Steve轻声说。他附身靠近,把手指小心翼翼地搭在Bucky缠着绷带的肩膀。直觉驱使他很清楚自己坦然接受了Bucky新的残疾,因为Bucky一直对Steve做同样的事。

 

当然,Steve总是怀疑Bucky是否真的不介意他的哮喘或者他的心脏方面的毛病或者他叛逆的免疫系统。他担心Bucky可能同样心烦,他希望防患于未然。话又说回来,Bucky一直是自信十足的那个。

 

“你准备好的时候再醒过来。不要着急。”他继续将声音投入Bucky的耳朵。Bucky眨了几下眼,Steve自1944年以来第一次能好好看看他的眼睛。他的胃抽紧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忘了Bucky的虹膜是如此的蓝。没有颜色的照片,他的记忆已经没那么生动了,他们变为他一套随机的彩色铅笔的阴影。他忘了,他们没有做出Barnes颜色的彩色铅笔。

 

“Steve,”Bucky叹息着说。这不是一个问句,Steve知道,Bucky是选择了他作为一个着力点,当他整理他们周围所有的刺激时。

 

“你差点又在我眼前死了,jerk。”Steve他笑着对他说。他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湿润,于是他转过身背对Sam。

 

看起来,Bucky在困惑,就像他无法理解为什么Steve的眼睛因为情感被泪水模糊了,然后Steve快速眨眼,有些难为情。

 

窘迫中,他慌忙按了召唤Bucky医生的按钮,因为他醒过来了。

 

“我觉得他们想尽快和你谈谈,然后也许我们能看看是否给你一些真正的食物?你想要吗?“Steve问道。

 

Bucky看着他耸耸肩。然后,他将眼睛略过Steve开始环顾整个房间,就像正在探查它的弱点。

 

Steve不得不制造更多的关于医院的唠叨,这比他想象中更难。当电动门打开两名医生进来时,他总算被解救了。 

 

“Barnes先生,我们只是来看看那些在过去几个小时里已经愈合的伤口。“女医生带着善意的微笑。她的男同事走到Bucky周围的一台机旁,开始按按钮。

 

Bucky让他的病号服被解开并拉下他的胸口,医生对着在快速愈合的伤口提了下她的眉毛。在她小心翼翼地按压他的肋骨时Bucky瞪着她,她问起他的疼痛程度,而他没有回应。

 

Steve歉意的微笑着。他看出Bucky的不安,只希望那个女人把她的手从Bucky身上移开,在他折断它之前。 

 

“让我看看肩膀,”她接下来说,当她的轻触到绷带,Bucky突然动了。 

 

“不,”他坚决地说。

 

“我只是想看看这里是不是也正在快速愈合,”她无视了这个明确的警告。她又碰到了被包扎肩膀,Steve张口准备让她停下来。在他说出口之前,Bucky突然将他的腿摆离手术台,用他的大腿缠上医生的脖子。 

 

“Bucky!”Steve大喊,冲到手术台周围去撬开他的腿解救惊恐的医生。Sam跑到她身后试图帮助,但他没有强大到足以解开Bucky的腿。 

 

医生看起来在挣扎着呼吸,Bucky还没折断她的脖子,所以她还没事。

 

“Bucky,求你放手。”Steve低声说。他捏着Bucky肌肉发达且裸露的腿,心不在焉地注意到,他的病号服里是完全赤裸的。他记忆中的Bucky要更端庄一点点。 

 

“离我远点,”Bucky愤愤地说,然后他松开女人在她要昏过去的前一秒。她倒入Sam怀里,Steve试图将Bucky安置回病床上。他看了一眼将Bucky的肉手锁在床边的手铐,当他们正在对付被训练成Winter Soldier的人时,这可笑的不牢靠。

 

而且,很显然,他无法感觉到疼痛。即使具有增强愈合力,在像这样被切开后,Steve也得有几个小时动弹不得。

 

Steve的隐约知道,这两个医生离开房间后,更多的医生和特工就要涌进来。

 

“Steve,”Sam在他身后警告说。 

 

“我可以看看你的肩膀吗?”Steve问,希望Bucky合作并且表现的很好。Bucky看着他,评估,然后点点头。 

 

他剥开绷带,看到大量缝合造成的讨厌的疤痕网络。整个手臂接口都青紫肿胀,看起来奇形怪状的,好像它缺失了骨骼肌肉就圆出来发挥作用。 

 

Bucky没说什么,当Steve向后移动并展示残缺不全的肩膀给新的医生看时。

 

“嗨,她想看看他的肩膀,但她吓到他了。”他听到Bucky在他身后哼了一声,Steve强忍住给他一肘的冲动。

 

“愈合的还好吗?”他随意得问医生,显然Bucky的愈合速度至少足以转移房间里医疗特工们的注意力。一个身材魁梧的武装特工的抬着下巴瞪着两个咆哮突击队员,他使Steve想起Rumlow在SHIELD分裂前,把他们一些最优秀的特工带去了敌方。 

 

“看起来肿胀正在消褪。”最勇敢的医生说。她上前了几英寸,Steve伸出一只手安慰和支撑在Bucky的右侧。 

 

另一位医生在Bucky的静脉注射上按钮按了某个按钮,伴随着轻轻地蜂鸣声浅紫色的液体流过输液管。几秒钟后,Bucky的眼皮颤动着,伴随着一声不高兴的呻吟放松的靠回薄枕。

 

“你没必要那么做。他在合作。”Steve说,悄然咬紧牙关,密切注视着医生们最终蜂拥上前,开始拨弄Bucky并取得他的生命体征。

 

“这可能是最好的,Cap。”Sam说,他走到Steve身边。把手放到Steve的肩上安慰和支撑,并出力拍了拍。

 

“他得睡至少一个小时。你为什么不回趟家,冲个澡,换件衣服,然后吃点东西?“Sam提议。 “我会在这陪他。”

 

“不,我告诉过他我会全部时间都在这里的。”

 

“他会明白,如果你需要短暂休息来照顾好自己。我还没让你去睡觉呢。只是,去清理下。“他说,用手指捏起Steve的脏T恤。

 

“我很好。”Steve告诉他。他沉回自己的椅子里看着房间里的其他人员。 

 

“你想让我拿出杀手锏,是吗?”Sam沉吟道。他拿出他的手机并在屏幕点了几次。一分钟后,他把手机交给Steve,手机上显示了一个年轻的黑人男孩穿着宽松的美国队长制服的照片。 

 

Steve对着它傻笑,并把它发送给自己。 

 

“等他们离开。”他说,用下巴比划向特工们。

 

“你就像个熊妈妈。这家伙真心超可怕的,我认为他能照顾自己,即使是在这里。“

 

“我知道,”Steve告诉他。在他终于起身离开机构时,把Sam的话放到心里。他骑着摩托车回到他的公寓时,在他的头脑中滚动这个句子,直到他觉得将他们为什么要打扰他的原因剔出来。 

 

现在,Bucky的手臂摘掉了并且他正在康复,他还需要Steve做些什么吗?


-------------------

噗队长你不好好救人看哪儿呢……


第一章(6)>>>

  16 4
评论(4)
热度(16)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