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2: Threat威胁(1)

作者的话:

 

在众多障碍之中,我得指出来有一个是:当写这个故事时,要如何展现给读者哪个人格在上面而又不能做的太明显,来迷惑可怜的Steve。我确保每一次切换我都放了线索,所以希望你阅读时作出的推论都很完美。

 

当我放了一个糟糕的线索,或者你要检查你的推论时,我会在本章的结尾放个提示,揭示在特定的场景期间是谁在上面。阅读它或跳过它请随意: - )

 

--------------------------------------------

 

他们让Bucky等了一个星期,在从手术台解开锁,并把他带到另一个牢房(他在十天里的第三次)之前。他被允许起床,每天两次使用设施,并活动他双腿的肌肉,这是...不同的。

 

他遥远地回忆起去年在手术台上度过时,只给了他的膀胱一个便盆的并且电击他的肌肉。或者可能是两年前,也可能是六个月。

 

那是很多绝望的非常长的一段时间。

 

当转移牢房的时候,Yasha在上面,他告诉他们基本上平安无事。他们没有给他用药,也没有给他套上项圈,只有一名SHIELD特工铐住他没有更多了,他沿着走廊前进时有四把枪对着他并且Steve就在后面跟着。

 

新的牢房是一个正常大小,并有一个沿墙壁伸出带有薄薄的床垫的矮床。对面的墙是面镜子,那些特工故意说这无关紧要,事实上,它明显从另一面透明。总有一些看不见的眼睛在他身上,Bucky不知道是否有一个人或一个部门夜以继日的看着他。

 

没有收音机,这实在令人失望。他能有一个只要他能想起来(He’s had one of those for as long as he can remember),没有它,就没有太多消遣。Bucky边踱步边在脑海中回放书和老电影的情节,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从花香的气味头发帘下盯着Steve。

 

Steve被允许每天有4小时和他在一起,他们之间的相互交流是一场斗争。Bucky没有在Steve面前日渐消瘦,就好像他们找不到任何共同点。更糟的是,他们压抑着那么多。Bucky不谈论他的遭遇,而Steve也不去问,即使Bucky可以看到他抓磨下巴和他的太阳穴的脉搏不时隐隐的急速跳动。

 

The asset在上面时没有真正和任何人说过话,Yasha 又话太多,所以Bucky 和Axel 分享Steve的探访并与他生硬的交谈,伴随着Bucky的牢房的寂静。

 

“他们给你带了什么早餐?”Steve问道。他平时靠在墙上双臂交叉在胸前,好像他试图让自己更小,隐藏他有两个手臂而Bucky只有一个的事实。

 

“呃,水果。和燕麦片。“Bucky回复。他躺在床上,一条腿撑起支住墙,头挂在边缘。他从侧面看着Steve,然后Steve理直气壮的盯回来。

 

“什么水果?”Steve尝试延长关于Bucky早餐的话题,所以Bucky也试图回报这个善意,但这需要很多的努力。过去七十多年来所有的闲谈都发生在他脑海中,不知何故,用他的声带和他的嘴去说,跟那个不太一样。这更加吃力。

 

“桃子。我们有过几次桃子,对吧?“

 

“是的,我们有过,” 对这个话题Steve无端的笑着说。 ”在39年的夏天我们有几次得到过,那时我在O’Malley工作,我拿了被压伤的水果回家。”

 

他的声音中有对这事坚实的担保,对他来说,这是近期回忆。

 

Bucky在脑子里搜寻,但他不记得O’Malley,或桃子,或任何具体发生在1939年的事。这是他们的另一个绊脚石:Steve不远的过去是Bucky的一辈子之前。他能跟其他人格讲他记忆中的Steve和他一些保留着清晰和详细回忆的童年,但这有大量的琐事和他多年没有想起故事。已经失去了这么长的时间,Bucky没有意识到它的范围之大,直到Steve开始像这样用他们过去的小花絮刺激他的记忆。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坐在防火梯吃桃子,至少你是,”Steve编造说,“Eddie Maguire走过来,你对他扔了桃核。还记得吗?“

 

Bucky实际上记得Eddie Maguire。他记得Eddie在歌舞厅门前踢了Steve跟他朋友取乐,他还记得他因此故意偷了Eddie的女朋友,就为了有一个为社会所接受理由来恨他。

 

“我记得。”

 

“你记得?”Steve眯起眼睛。“你信誓旦旦的说你扔他是个事故。现在你承认是故意的了吗?“

 

Bucky闭上了眼睛。他妈的为什么要管他是不是在几乎八十年前扔了个桃核在雀斑小流氓邻居身上? 

 

“当然。”

 

然后,他们再陷入沉默。

 

几分钟后,Steve开始谈自己的早晨。他跑完步,从当地肉贩那买了些培根,并做了煎蛋饼。然后Sam过来吃煎蛋饼,他们会看新闻和练习举重。

 

Bucky专心听着,虽然他不参与。Sam有时会惹恼或激怒他,但很显然他是Steve一个非常合格的最好的朋友。他知道将Steve和Sam的友谊对比Steve曾经和Bucky的没有一点意义,但他没有一点办法有时。

 

 

 

 

 

审讯比较容易。回答问题几乎没有参加一个双向的谈话那么困难,而最大的挑战是要决定透露什么。为了连续性,Bucky呆在在上面完成所有面谈。

 

一个SHIELD特工,她介绍自己是指挥官Maria Hill,并带着两名武装警卫定期来牢房。她还带了一把椅子、一台手提电脑和一瓶水给她自己。Bucky对玻璃墙没有任何幻想:他假设,至少有十几人正在观察着他结结巴巴的回答Hill的问题,他相当肯定,Steve就是其中之一。此外,他确信他的回答会被记录下来,以便在Hill离开而且Axel浮到上面之后很久,它们都可以被重放和剖析。

 

Hill想要Hydra的信息,和她进一步提醒,DepartmentX,她想知道关于囚禁他的人和他们对他做了什么。她还想知道Winter Soldier。

 

Bucky不在乎他提供了多少关于过去的几十年他的捕获者或他的行踪的信息。他不愿意提供信息涉及,那些他们对他做的更令人发指的事情,导致了他出现4个人格。

 

他对这些东西保密的主要理由是因为他能感觉到玻璃另一边Steve的存在,即使想想出声去说其中的一些都感觉物理上的反感和自我侵犯。他会把它们带进坟墓,如果他死了。

 

“Mr. Barnes。或Bucky。还是James。你希望被叫做什么?“Hill问,带着虚伪的礼貌掩盖她想要的信息。 

 

Bucky耸耸肩,享受她的眼睛不安地跟踪在他的缺少插口的肩膀上(socket-less shoulder)。他穿着一件宽松合体的制服,粗棉布的袖子软绵绵地搭下来,只有一只手臂能撑起它。

 

“好吧,那么。我就继续叫你Mr.Barnes。你昨天告诉我们在40年代Hydra和Department X之间的合作关系。”

 

Bucky没有听到一个问题,于是他平静地凝视着她,同时不停咀嚼他的脸颊内侧,直到她问一个问题。她试图抓住他的眼神,但她还是移开了目光。 

 

“所以,Vasily Karpov,他是俄罗斯人并在Department X,还负责Hydra部门?”

 

“是的。”

 

“这个部门位于哪里?”

 

“莫斯科郊外。”

 

“这种合作关系存在了多长时间?”

 

“我不知道,”他如实的说。 “最迟1944年,到最早1948年。我认为。” 

 

“你怎么知道那个设施在哪儿?”

 

“Lukin告诉我的。另外,我,“他强调了单数代名词,”越狱过一次,差点过了波兰边境。“

 

“你怎么知道你跟他们呆了多久?”

 

“我的头发。这是还第一次它长那么长,然后我用它来记录时间。”Hill眼睛瞟向他乱作一堆、棕色蓬松的头发,他又耸耸肩。“这个发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我们可以提供这一服务。”她说,在她的电脑上做了个记录。 

 

“不。没有人能带着剪刀靠近我。“他告诉她。他本人并不介意,但取决于谁在上面,这大概就有问题了。

 

“或者Rogers队长可以来剪它,”他过了一会说,故意带着神气活现的笑容。他喜欢用这个拿捏他们 - 这方面的认识,他们的珍贵的美国队长每天来拜访他并为他担保。 

 

这是他的王牌,他就这么厚颜无耻的打出来了。你不能这么惨烈的伤害我,他说,因为Steve Rogers不会喜欢的。 

 

他从来没真正拥有过一张王牌除了他的兄弟们,而他的最后一步就是一路挥舞着它最终得到收音机和更好的食物。也许要书。他不知道自己注定要在这个新的监狱呆多少年,这一次,轮到他代替asset来跟他们讨价还价了。

 

“好了,今天晚上你看到他你可以问他,”Hill说。她没有让他转移问题,而是一手控制它转回了正题。

 

“在那之后,接下来你就在Hydra的控制下了?”

 

“当苏联解体,我被出售了。因为克格勃(KGB)给Department X项目的资金也一落千丈。我也没有经常被使用,反正。“

 

“关于苏联解体你感觉如何?”她好奇地问。Bucky几乎告诉她,他根本该死的不在乎,但是万一Yasha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他需要编个封面故事。

 

“这是令人沮丧的,但我们早就远远偏离了列宁同志对工人的愿景。我只希望我们会废止真理报和大部分党的领导层,并不要放弃再次试图。“

 

“我注意到你将你自己包括到苏联中了。”她指出。

 

“Полагаючтотак。 Русскимяпрожилдольше,чемкем-либоещё“。

 

“那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想是这样的。我住在俄罗斯的时间比我在任何地方都要长。“

 

她用触笔在她的电脑屏幕上轻敲了几次。

 

“所以,你是俄罗斯爱国主义者?”

 

“我猜是。”

 

“你忠于俄罗斯政府?”她的手很紧张的握住了电脑说明这一问题的重要性。 

 

“我忠于拥有我的人。”Bucky回复。 

 

“如果没有人拥有你吗?”

 

“今年早些时候没有人拥有我,我忠于Steve。现在我在这里,我会忠于SHIELD。“

 

“SHIELD不拥有你,Barnes先生,”她说,无视他继续(ignoringhis segue)。 

 

“我投降了。”他指出。

 

“这并不意味着所有权。”他给了她一个恼怒的眼神,她的游戏有点烦。而事实上,她不认为他知道这个特殊的游戏的规则。 

 

“它是。”他用相同的眼神说。

 

“我们会再询问这个。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你在苏联进行的一些暗杀。“

 

“有很多。我不记得他们全部。”这是审讯中他最动摇的区域,因为他不想知道asset在多年来干了什么。虽然他还是不想真正的知道,但他会问asset足够的细节,使他的供词可信。

 

“任何重要人物?”

 

“也许吧。我并不真的知道我的目标是谁。我总是被人包围着带我到适当的位置,袭击结束后再把我带走后。“

 

“如果我说一个名字,你会知道,你是否杀了他们?”

 

“有可能。我可能听说过一些并且记住它们。“

 

“Joseph Stalin(斯大林)?”

 

“这是肯定的。”他怎么能忘记第一个他能将死亡联系到asset手上的人?

 

“Benazir Bhutto(贝娜齐尔·布托)?” 

 

“可能。”或者这是另一个押头韵的名字。

 

“King Faisal(费萨尔国王)?”

 

“这听起来并不熟悉。”这感觉根本没听过。Bucky强烈地意识到他对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件的无知,而这再次提醒他,数百万的人在生活,做重要的、值得载入史册的事,而他一直被困在一个牢房中。他几乎不认识任何人。他打赌Steve攻读了到目前为止的一切。

 

“Rafic Hariri(拉菲克·哈里里)?”

 

“嗯,我觉得是。”用的TNT? 

 

“John F. Kennedy(约翰·F·肯尼迪)?”

 

“很肯定,是的。”这是所有在美国的人都能够谈起,他们在20世纪60年代逃到布鲁克林时。 

 

“Liaquat Ali Khan(利雅卡特阿里汗)?”

 

“我不认为这是我做的。”他听过这个名字,但他记是从别人那在asset之前。 

 

“Howard和Maria Stark?”

 

“不。”他直接说谎,今天第一次。

 

Hill看着他,好像她能对他的供词说些什么,但她在任何心理游戏上都赢不了Bucky。对于她所有能力来说,她是一个孩子。她还没超过40岁,这让她成了比Bucky小50年的晚辈。 

 

而且他盯着人远比她不屈服更危险和糟糕。

 

“让我们谈谈你的暗杀训练,”她终于低下目光,并把眼睛移回到她的电脑。Bucky不禁得意地笑。对玻璃后面的特工他可能赢不了任何点数,但他总是本能地用小胜找点乐趣。收音机,热水淋浴,让抓他的人退缩,这是几十年里,除了Steve的回忆,唯一让他隐约感觉人性的东西。如果他们不给他的前两个,而在Steve再也不想这样做之前,这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他知道自己能选择的娱乐是极其有限的。

 

---------------------------------------

吧唧的四个人格要换来换去了啊啊啊(其实第一章就换来换去了吧,原作的前言看得我好期待啊啊啊~


另外作者的神脑洞hhhhhhh,斯大林和肯尼迪hhhhhhh……

我记得 x汉子里老万说他是想偏移一颗暗杀肯尼迪的子弹来着,原来吧唧是你干的咩hhhhhhhh


第二章(2)>>>

  23 4
评论(4)
热度(23)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