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2: Threat威胁(2)

“除了枪,他们训练你使用什么武器?”Hill问Bucky。Steve透过玻璃仔细观察他,紧张的用手指敲打大腿。

 

进行的并不顺利,双向玻璃后面的其他探员的开始动摇小声发表意见并确认。Bucky放弃了一切,同时什么都不透露。他不告诉他们那些他们想要了解的,他的能力,他的洗脑,或者他在Hydra被打垮的现在有什么计划。更糟糕的是,他趴在牢房的床上并对着Hill奸笑就像他不在乎这个世界。这使其他特工不舒服。

 

“手臂。刀。手榴弹等爆炸物。“Bucky思考后的回答。

 

“这家伙是个反社会的人。他根本就不在乎他他妈的在谈论什么。或者他在哪里,我们会对他做什么。”Steve左边初级特工嘟囔着。其他一些特工转头查看Steve的反应故意发声挖苦,但Steve没做任何事,除了弯曲他的手指握成拳,然后松开继续敲打大腿。

 

这没什么,他没有听到过窃窃私语或暗示之前。有一大队的SHIELD 队伍想要送Bucky进木筏监狱*,然后永久把他与那些无法复原的(un-rehabitable*)超级恶棍一起关起来,复仇者主要事情就是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Bucky的身份作为一个战俘和Hydra 的受害者让他难以分类。他显然做了很多可怕、暴力的事情,他曾经作为美国的敌人很长一段时间。还有什么不太清楚的就是他的恐怖行为的自愿性。

 

如果他们能证明Bucky被洗脑,或恐吓,被某种方法控制去进行他的Winter Soldier的工作,那么SHIELD 就没有理由扣留他。这就是Steve想要的,也是Natasha 和其他人一直在幕后帮助他推动的。 Hill 承诺,如果他们能证明这一点,他们会帮助Bucky痊愈和重返社会。对于沉浸在情报界的某些人比如Maria Hill,Winter Soldier成为一个复仇者是一个诱人的前景,而她就在自己这边,即使Bucky似乎不信任她。

 

对他而言,Steve无法调和Winter Soldier醒来造成的破坏他与他对Bucky的认识。布鲁克林的Bucky绝不会对平民开枪。守护者的Bucky永远不会炸毁医院。他的皮肤在蠕动和他的眼睛在流泪,当他听取从一个跨越几十年的列表列举Bucky涉嫌的犯罪时。

 

但这也许比他想接受的更有意义。也许士兵的Bucky会无条件的执行命令杀人。Steve回忆起寒冷的战壕和瞬间判断,他知道战争是个地狱是一本遵从暴力的启蒙书。无论Zola 和其他那些人,Lukin 和Karpov,对Bucky做了什么那必然是建立在其上,然后加剧了它。

 

所以对于它是如何发生他仍然在某种程度上难以置信。但他从没有一秒怀疑Bucky是没有过错的。

 

麻烦的是,Bucky就是不谈精神控制,威胁,甚至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说话的内容,他行事的方式,都没有悔恨或感激。他的行为不符合一个洗脑的受害者恢复后的表现。他清醒的知道与作为Winter Soldier相比他生活所改变的不同部分,但从他单调的发言或客观证据中没什么能表明,他不想去做那些Hydra和Department X让他做的事情。

 

这是个阻碍。如果Steve不知道那是他爱的人在牢房内,他可能会听到他说话也认为他是“恶棍”了。

 

 

 

之后Bucky描述冷冻(Cryofreeze)的过程中,像往常一样完全没有感情,Hill决定今天就到这了。当她离开牢房Steve把她拉在一边,他们走到她的办公室并关上门独处。

 

“我做了所有我能做的,除了直说'洗脑'这个词,他就是不咬钩。我无法读懂他,”她把平板电脑扔在桌子上说,然后双臂交叉开始踱步。“我跟他谈了一个小时,他回答了每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他脑子里是怎么想的。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对他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他接受了多少。真是疯了。他就像是一个迷宫。“

 

“你能直接问他,你是不是被洗脑,或你做这些事时都是心智健全的吗?”Steve问道。 

 

“不,我不能。因为这是一种暗示,如果我把这个念头放进他脑子里,那我就不能证明他说的是实话了,”Hill坐在她的办公桌一角上说。Steve把座椅拉到她对面,揉擦着嘴唇,等她说话。 

 

“Steve,”她一分钟后说,“我知道,Bucky是个受害者。我知道你不会帮那种为Hydra杀人不眨眼的人担保,我知道他身上发生过可怕的事情。这一切还在他的身上,即使我们还不能将那些拉出他的脑子”。

 

Steve对这声明抬起一个眉毛,但他记得,她是Fury局长的直接下属。 

 

“我并不认为他做了他自愿做的,但我们需要他坦诚,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给他心理治疗,最终审核把他交给你。”

 

Steve能听出她声音中的无奈和遗憾。

 

“我们还缺少什么?”他思考了片刻后问道。她耸耸肩。“我们缺少了一些事情的情报。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把他推到这条路上,没有正常的问题能带给我们答案。“

 

“洗脑装置仍然是我们的主营理论。我们知道,Hydra曾使用过它。“

 

“是的,但没有受害者能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就像Bucky记得,但他不说,”Steve说,最近的审讯在他的脑海中回放。

 

“魔法?我们知道Hydra一度拥有宇宙魔方。”

 

“时间线不匹配。当Hydra拥有它时他还没被洗脑,而等到他们会失去它后洗脑肯定发生过。”

 

“落下火车的创伤,或者他在被俘时任何他们对他做的事?”Steve感到畏缩。昨天的审讯中他一直呆在一起,期间Bucky描述在阿尔卑斯山他被Hydra的特工救起,即使在Bucky漠然的谈到他被拖入到交通工具并看到他的手留在雪地里也是。

 

然后,他就回家去了,并砸穿了他浴室玻璃门。

 

“这说得通。他说,他们拷打了他,佐拉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他慢慢不做声了。

 

“他似乎精神并没有崩溃,”Hill帮他说完。

 

“对。他的声音,是条理分明的,他至少能感觉到一些情绪。否则,他就不会监视我的公寓来保护我好几个月了,”Steve呼气。他有些焦躁,因为这不是他战斗或者捕捉合适的人就能解决的问题。他感到无助。

 

“你能用某种方法破坏一个人的精神,使他们容易受到控制而又不夺走一切吗”他问。 

 

“当我们可以找到精神学家,我们会知道更多,或者能阅读思想的人能和他谈谈。但是我们不能这样做,他仍然是我们的首要威胁,”Hill告诉他。她站起来,绕过桌子坐在她的椅子上。

 

“我能和他说说话吗?私下里,没有摄像头和窃听?”

 

Hill犹豫了一下。 

 

“我只是想向他保证,我们正在尝试帮助他。你听到他的方式在说话 - 他认为我们拥有他。他可能不明白一旦他服从他就能离开这里。他认为我们和他们一样,”Steve补充道,当Hill看起来并不服气。 

 

“我是做得非常不对,还是非常正确,让我的罪犯收容看齐克格勃监狱?”她终于回答。 

 

“很对,”Steve笑着说。“我们需要这种严重程度,尤其经过Pierce。但我们也需要能够根据评估情况特殊对待和妥协折中。“

 

“我可以给你关掉一个摄像头和声音,”她告诉他。“没有记录。但我无法去掉玻璃后面的保姆。那就太过了。“

 

“谢谢你,”他告诉她。

 

 -----------------------------------------

*Raft木筏监狱  神盾的四大监狱之一,建在海底

*un-rehabitable实在查不到这个词_(:з」∠)_于是我根据 rehab - 修复这个词湖绿了……

 

发现昨天作者太太更了第六章,这篇也完结了啊啊啊……感觉作者写的比我翻得还快_(:з)∠)_

 

最近工作会比较忙,更新会暂缓QAQ


第二章(3)>>>

  19 4
评论(4)
热度(19)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