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2: Threat威胁(3)

Steve 当晚进入 Bucky的牢房,带着一个速写本和几个削尖的铅笔。他告诉Bucky门外的警卫,他想画一些东西给Bucky,他们看着铅笔头拿不定主意。 

 

“枪伤我都活下来了。我想我扛得住一根铅笔,“他带着他能表现出的所有友好告诉他们。 

 

“是不是他对你开的枪?”一名警卫询问。Steve 并没有说什么,他们让他进了牢房,伴着他们同事的紧张的目光。

 

“嘿。你怎么样?“Steve 一迈入屋里就问。在Bucky面朝下躺在床上,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鼻子肯定很不舒服,当Steve 进来时他稍微动了动。 

 

为了接下来要做的事,Steve 只好坐在他旁边,然后伸手轻推了一下Bucky。 

 

“你挪开了所以我可以坐下。”他说。Bucky从他的头发帘下面盯着他,Steve 知道,他看起来很困惑,因为Steve 来访问时通常站着。他不想入侵Bucky的空间,但让他惊讶的是,Bucky坐起来然后滑向他使他们的身侧相接触,他们紧靠在一起。

 

‘我们需要谈谈,’他用铅笔写道。他等着Bucky看到它,并给了他一个勉强能察觉的点头。他带着兴趣和信任看着Steve,跟他对待Hill的方式如此的不同。 

 

‘这里有人想要将你作为一个威胁永久地关起来。’Bucky对此没有反应。 

 

‘也有其他人不想这样做,’他在旁边写道。 ‘我,Hill,Sam,Tony,以及其他你没有见过的人。’Bucky抬起一边眉毛,但并没说什么。他似乎明白了暗示,为什么他们会进行这场笔谈。虽然没有记录,但玻璃后面的特工能听见。 

 

‘不久后我们可以放你走。你可以来跟我住一起,我们可以帮你疗伤,’Steve写道。Bucky看起来对这个提议感到惊讶,他怎么能不知道Steve当然希望Bucky来和他一起住?

 

‘我们有朋友,医生和专家,可以帮忙消除他们对你做的事。’Bucky看起来不太舒服,他在Steve即将再次写字时摇了摇头。 

 

‘是的,他们可以。但你要告诉Hill发生了什么。不是Hydra如何找到你,他们把你关在哪儿,或者你觉得你杀了谁。而是他们做了什么使你做出那些事情?’

 

Bucky伸手去接速写本和铅笔,Steve递了过去。他意识到Bucky用他的右手握住了铅笔,这是行不通的。Bucky是左撇子。但是,出乎他的意料,Bucky的书写没有太大的困难。笔迹有点凌乱的,但他似乎练习过。这个虽说没在Steve的“想知道的皮肤都发痒的首要一千个问题”雷达上,但他想知道。

 

‘你想要我说什么?’他写道。 

 

‘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做了什么。’Steve没有拉回写生本而是身子靠过去写。 

 

‘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Bucky回应。他看向Steve的眼睛,目光中有着不确定和略带野性。 ‘我不想谈论他们对我做了什么。我不想重温一遍了。’

 

Steve的心都碎了,他不假思索的伸出胳膊环住Bucky把他拉的离自己更近。Bucky握紧了拳头,但在Steve发现这个会让他感到悔恨的手势之前,他就放松了。Steve将他的脸埋入Bucky的头发,远远的想着关于把它从审讯中削减掉Bucky的想法。 

 

‘他们伤害了你,’他接着写道。这不是一个问题,但Bucky点点头,Steve的下巴感觉到了这个动作。 


‘我不想强迫你,但是我们需要些方法来证明他们要对Winter Soldier所做的一切负责,而不是你。你能告诉我,他们对你做了什么吗?’

 

Bucky的铅笔尖静止在纸上。他改变了几次握法,就像他试图找出语句如何开始,然后他在纸页上按下石墨对并用力。他用力将铅笔滑到一边,画了一道厚重、灰色的线贯穿整个花式纸,然后他开始疯狂涂鸦,来回挥动铅笔没有画出明显的图案,只是看似试图黑掉整个页面。 

 

铅笔尖折断了,他在仍然不断涂鸦,直到纸张撕裂他才停止。Steve觉得他的躯干在急速扩张和收缩而他的肺部在剧烈的换气,然后Steve胡乱抹走了马上就要从他眼睛里滴落的眼泪。

 

‘这就他们所做?’他写在了没有被Bucky破坏的页面区域。 

 

‘多年来,我想,’Bucky回应。 

 

‘那些折磨,’Steve写道,然后他改变了路线。‘你这样做是为了制止折磨,还是你这样做是因为那些折磨搞乱了你的头?’Bucky想了想,然后把两个想法都圈上了。

 

“好吧,”Steve出声说。然后他写道,‘有这些我可以干活了。你觉得下次Hill询问你时,你能对她说这些吗?’

 

Bucky板着脸,但点点头。

 

Steve不想再谈这个了,所以他决定做点他最初跟警卫说过的事,然后他开始画图。他翻到完好的页上,并开始勾勒出人体的圈和线,他让胳膊一直搂住Bucky,因为他没有反抗。Bucky更加沉入Steve的身侧,尽管这是他刚刚学到,Steve微微笑了一下。他在Bucky的头上落下纯洁的吻,然后停止了思考,集中精神回到布鲁克林他们两个不匹配的身体和愚蠢的青春的素描上。

 

他画着他们过去在一起的生活,琐碎的、傻傻的场景,直到Bucky把铅笔从他的手中拿走,并把书拉的更接近他。 

 

‘别再跟我谈我写的东西。’他划到纸页上。Steve皱起眉头。 

 

‘说定了?’他点点头,然后Bucky深吸了一口气。 

 

‘我比你能理解要更加一塌糊涂(fucked up),我认为你对我不再抱希望了。所以我想促使你放弃我,或者至少尝试把损失降到最低。’

 

Steve试图拿铅笔回来,但Bucky没放手。他不太明白这段开场白的意思。 

 

‘请不要放弃Buc 我。你对我非常重要。你在我心中80年了。只是要有耐心。’

 

信息让Steve感到不安。这个第三人称的笔误,这个再不要提起的指示,和这个坦白的自我意识,这段信息让人感到奇怪。他用疑问的目光看着Bucky,而他只是点了点第一条信息。他在那段话上轻轻敲着笔尖,像在说‘明白了吗?’

 

“好吧,”Steve低语。他仍然感到困惑,但他能肯定绝不会放弃Bucky,这段信息中包含的类似于希望的东西,确实温暖了他的胃。

 

 

 

 

 

第二天,Steve站在双向玻璃后面的老地方,而Hill坐到她在Bucky牢房的椅子上。Bucky仍然无精打采靠在墙上,但他今天至少看起来更加投入到进程中了。 

 

“我想先问你一些可能的诱因问题。可以吗?“

 

Bucky耸耸肩,Steve想知道他是否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或为何有些人会对按着他谈那些使他不舒服的话题感到内疚。

 

“你说过关于一段时间你在Hydra/Department X联合部门,之后你在Alexander Lukin的Department X。作为他们的囚犯是什么样的?“

 

“什么样的?”Bucky重复。 “很糟糕。”

 

来吧,Bucky,Steve想。

 

“我需要你说的更具体。” Hill请求到,Bucky瞪着她。 

 

“比这更小的牢房,一开始是,”他开始说。 “然后是一张手术台。到处都是人,讲德语并无视我。和糟糕的食物。和电,”他说,有什么东西在他眼里他不再看Hill了。

 

“和靴子。和刀。“他举起手放在脸上,紧闭上眼睛,食指按住眼角。他的声音开始变化,音调有节奏上下波动,就好像陷入了描述中。 

 

“和金属棍子。和站立睡眠。和他妈的笑。和燃烧。和没有衣服。和没有牙齿,男孩。和烂掉的牙齿。和寒冷。和水,大量的水。和机器。”

 

Steve用他的指关节敲着玻璃,以遏止阐述的浪潮。Hill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看着Bucky动了动下巴。 

 

“够了,”她说。Bucky停了下来,但他没有睁开眼睛,或是把手指从脸上移开。

 

Hill等待着他走出来,Steve从未如此感激她钢铁般的神经。最终,Bucky喘息着出了一口气,他的眼睛闪烁着睁开。 

 

然后他愉快的对Hill微笑着,玻璃后面再次开始窃窃私语。 

 

“反社会者”,有人发出嘘声。

 

“对不起,刚才我们在谈什么?” Bucky很有礼貌地询问Hill。Steve可以看出她对神态变化多么的吃惊。 

 

“嗯,我们在谈,关于你被折磨的方式。我正想问,你是否曾经为Hydra 或 Department X做了什么来让折磨停止。”

 

“等一等,”Bucky抬手说。Hill满足了这个请求,然后Bucky再次闭上眼睛。一分钟后他睁开了眼,并且再次皱着眉头。

 

没有人说话,然后Hill终于开口说。 

 

“需要我重复问题吗?”

 

Bucky的嘴型开合到WH,Steve不知为何就是知道他想说“什么问题?”,相反,他清了清嗓子。

 

“是的,”他告诉希尔。 

 

“你有没有为Hydra 或 Department X做了什么来让折磨停止?”她没落下一个拍子的重复了一遍。 

 

“是的。他们希望我为他们而战。就像美国队长。所以,我就做了。”Bucky告诉她。在不久之前他还被什么闪回主宰并困扰,现在他又听起来漠不关心了。

 

“是不是那些折磨使你做的事情,你不会在正常情况下做?”

 

“是的。”Bucky告诉她。她提示他继续说下去。 

 

“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所做的很多我都不记得了。大部分我所拼凑起来的,是因为看守和科学家谈论过。我无法控制,比如,做决策然后执行。别人做出的决策,而我在事后并不记得。”

 

“Bingo ”,Steve默念。

 

“我会醒来,”Bucky继续声调平板的说。 “从那些我不记得的时间段期间,重新能感知我自己。但有血在我的头发上,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当他们想让我再次成为the asset,是啊,他们会伤害我。“

 

“所以,如果你的手臂仍然连接着并能运行,现在你还会做出与华盛顿的战斗中同样的事情吗?”

 

“不,”Bucky告诉她。他的声音像他曾经做过的辅祭一样认真。 

 

“胡说,”一个特工在Steve背后评论,他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你需要闭嘴,”他告诉那人。

 

“为什么我们要相信这个?”Hill 问,审讯的高潮到了。这是一个转折点,Bucky已经非常接近了。Steve祈祷他知道这一点。 

 

“看到Rogers 队长严厉的让我离开……这地方时我神智并不清醒,我在那里只是奉命行事。从那以后,我唯一犯下的暴力行为是为了保护他,我觉得你们这些人都落后了。”

 

Hill 深吸了一口气。Steve想吻她。

 

“Bucky Barnes中士,你不再是战俘。你是在美国本土,在你自己的军队的保护中,已经安全了。我们将提供给你医疗和心理治疗,你会被滞留在这个牢房仅到我们可以确认你离开后的安全。”Hill 对着Bucky 微笑并站了起来。

 

“欢迎回来,先生。”她补充说,转过脚跟并在背后留下一个非常困惑的Bucky 。

 

“我们为什么要信任这个家伙?”一个在Steve的视野边缘的特工问,然后Steve转过身正面对他。

 

“别犯傻。他的精神还很紧张,我们就安排他见个陌生人。而他还是在这了。”Steve保证说。没有人当着他的面说什么,虽然他相信只要他一离开他们就会冲出去投诉。然后他离开并在Hill 办公室的路上逮到了她。

 

“现在怎么办?”他兴奋的问。 

 

“好了,现在我们得到了他的情报,这与Hydra 文件中关于他的有限资料相关。这足以给他大多数的犯罪记录补充一个“非自愿”。至少现在是这样。这使他的威胁等级直线下降,这个安全级别上我们有更大的鱼要招待。”她拍了拍她的平板电脑,而Steve能在她的眼神中看到胜利。如果她没有站在自己这边帮忙,Steve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我什么时候可以带他回家?”Steve问道。 

 

“慢点,牛仔,”她的命令道。 “我们有了更多的箱子要检查。我们还不能把他送回给你,直到我们确信他不会行为反常,并枪击一些可怜的,毫无防备的soul-”

 

“他缺少一只胳膊。”Steve指出。 

 

“ - 这个我知道,我也希望加快这个进程。”她停下脚步,并把一只手放在Steve的肩膀上。 

 

“你知道我对你有信心。我也想今天就让他离开,但是A:这将使很多特工哗变,现在的我们经受不起这个,和B:我真的认为他需要和心理医生谈谈。你也听到他说的,他们没有遵守日内瓦公约。他需要大量的帮助,然后你才能跟他一起玩扮家家酒。”

 

“我们可以对牢房做点什么吗?”Steve问道。她转身走开。 

 

“我敢打赌,如果你问,Stark会给他Stark平板电脑。或者给他的床铺上一些记忆海绵?”她甩肩膀离开了。



-------------------------

大家国庆快乐~

这段虐是虐但很应景的终于有了出狱的希望~

小Alex麻吉天使啊啊啊……上线就漏了吧唧的底,请不要放弃bucky啥的,简直给队长打足了气


第二章(4)>>>

  33 8
评论(8)
热度(33)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