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2: Threat威胁(4)

那天晚上他随后再去Bucky 的牢房时带了个比萨,一些枕头,而且是的,还有个Stark平板电脑。让他进去的警卫脸上混合着羡慕和不赞同。 

 

“我带来了物质享受。”他走进牢房时高兴地说。Bucky 正在床前的地板上做一只手的俯卧撑,赤膊上阵,Steve不知道被抓包的话哪样更糟,是看着他残缺的肩膀,还是看着他的肌肉。

 

即使是在战争最纷乱的时候,Bucky 曾摆脱了他所有的婴儿肥(也不是说很多,评价来源于他们的邻居),还经常随身携带得有一百磅重的装备,他也没有这么好的体格。这是他在Steve昏睡中发生的又一个身体变化,而这也是Bucky 的身体的变化中看起来不那么让人心痛的一个。跟这个完全相反的瘀伤和红斑,说真的,现在大多已经消退了。 

 

Bucky 看到他徘徊在几英尺远的地方,他绷着脸,但没有停下。

 

“我的血清明显没有让我改头换面。我要努力保持战斗状态。”

 

“明白。”Steve说着绕过Bucky ,把枕头们扔在床上。 “我带了礼物来。你困在这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但探视时间也变了,我给你带了平板电脑。你知道什么是互联网,是吧?因为我知道如何使用,但我不确定我能解释清楚它是如何工作的。”

 

“你在说什么?”Bucky 粗暴地问,他终于站了起来。他的胸口有汗水的光泽,然后Steve假装要检查肩部伤口,最近伤口的缝线脱落了。 

 

“看起来恢复的不错,这两周前还是个死亡陷阱。”他不自觉的走到Bucky 的一侧站住,当他凑近去看,Bucky 避开了。 

 

“不要碰它。”他说。

 

Steve硬起心肠忽略了Bucky 的心情,把比萨放在Hill遗弃的椅子上。 

 

“我想向你展示如何使用这个。然后你就可以读书,看电影,基本上能做任何打发时间的事。”他扬起了平板电脑,然后坐到Bucky 的床上开机。Bucky 没加入他,他警惕地盯着比萨饼。

 

“吃吧,”Steve鼓励他,然后启动了平板电脑。Tony 复制了Steve的平板中的内容,这样Bucky在媒体上就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从30年代和40年代,以及那以后的一些重要的书籍和电影,这为到现代铺平了道路。Steve对Tony 可以不碰他的平板电脑就拷贝上面的数据感到有点不安,但他没对Bucky 提这个。

 

他开始为Bucky 展示平板的各种功能时,Bucky 尽可能在用最凌乱的方式吃一片比萨,吃完后他的下巴和头发上都是油。 

 

“如果你想知道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这是一个很好的网站。你可以看美国新闻,国际新闻,或者任何特定的类别像政治、科技或健康。很多链接都有视频,所以,它们有点像新闻短片,“他告诉Bucky 。Steve有种被无视了的感觉,于是他把平板电脑放到一边。

 

“也许我们可以下载一些俄文的书籍和电影?我会问问Natasha,”他建议说,试图从一些小的方面勾起Bucky的兴趣。 

 

“你怎么下载的书籍?”Bucky 困惑的问。Steve笑中透出烦恼的触须。有时很难说,当Bucky变得很粗鲁,是因为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还是因为Barnes 的混蛋基因。 

 

“我刚才给你演示过的,但我会再告诉你一遍。”

 

“我不想要这个,”Bucky 指向平板电脑,看起来恼怒于这玩意出现在他牢房。他拿起另一片比萨,所以,至少Steve这个带对了。 

 

“你不想要平板电脑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它。你会在几天之内改变你的想法的。我就是。”Steve告诉他。有些东西在他的记忆背面瘙他的痒,他笑了起来,当他意识到他轻而易举的变成无所不知,而Bucky 在愤世嫉俗。

 

他认为Bucky 会不断抗议,因为曾经就是那样,但Bucky 转过身面向墙吃他的披萨。Steve 有点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应对Bucky 的这种情绪。他笑不出来了。

 

“你生我气了吗?”他问,他不知道该如何协调Bucky 的这种态度与前一天晚上的温和。 

 

“不,我只是不想要这个。”Bucky 告诉他。Steve 张开嘴想回应,但他想不到说什么。 

 

“那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真实的书本和电影。给你任何你想要的,在合理范围内。”他提出。Bucky 再次转身,有酱汁沾在两个嘴角。

 

“我想要更多这个。这是什么?“

 

“这是比萨。我们吃过在咱们的那个时间,但那时它还没有真正流行起来,直到战争结束后。这是所有那些驻扎在意大利的美国大兵都吃过的。”Steve 告诉他。这是很好的出口,让他能谈些他获得的有关本世纪的知识,因为像这样的基本事实,他的朋友们中没一个感到兴奋和逗乐。

 

“我可以给你更多的比萨。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吗?“他继续说。Bucky 摇摇头,然后暂停住了。

 

“哦对。一个他妈的收音机。”他翻了个白眼,Steve 不知道他今晚怎么了,为什么他对一切都很恼火,即使是他想要的东西。 

 

“那么,正好......”他顿了下,然后得意洋洋地抓起平板电脑。 “这是一台收音机。”

 

“胡说,”Bucky 反驳。Steve 得意的笑着并打开Pandora的app。他选了“大型爵士乐队”的类型,几秒钟后,Benny Goodman*的音乐播放了起来。

 

“咦,”这是所有Bucky能说的。他居然挪过来靠近,并且第一次着眼于平板电脑。 

 

“让我告诉你如何改变电台,”Steve 诱导说。 

 

“等一下,等一下,”Bucky要求道。他把吃剩的比萨饼皮扔在地板,然后在裤子上蹭了蹭手指。 “给我一分钟的时间消化消化。”

 

“好~~的,”Steve 说。Bucky背靠在墙上,然后向下滑动直到他坐在地上。他卷曲起他的手指只剩下食指伸直,然后他把手放到腿上。他眼睛闭上了几秒钟,然后再次睁开它们。 

 

Steve 看着,把这一切都收录起来,过后再去筛查。 

 

Bucky看着他的手,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下一次睁开眼睛时他站了起来,期待的看着Steve 。

 

“你准备好了吗?”Steve 问道。 

 

“当然,”Bucky告诉他。他走过来挨着Steve 坐在床上并盯着平板电脑。他看起来还是有点怀疑,但他抬眼看着Steve 等他说话。 

 

“这是你怎么查找电台。您可以输入一个艺术家、歌曲、流派、或任何东西。在这里,看。”他输入了“Marvin Gaye*” 然后 “Sexual Healing” 开始播放。

 

“好吧,倒霉的歌,而如果你不喜欢,你可以跳过它。”他笑着说。Bucky感兴趣的看着平板电脑,Steve 把它推到他手中。 

 

“这就像一个收音机吗?”Bucky转过脸看着Steve 的眼睛问。他脸上还带着不可思议的笑。 

 

Steve 觉得肠子都扭在了一起。一时间心血来潮,他指向的比萨盒。 

 

“想再来点吃的吗?”他问。

 

“当然,”Bucky心不在焉地说。Steve 留意到,他的声音与几分钟之前不同。但如果你问,Steve 也无法描述到底有什么不同。 

 

Steve 站起来给他们俩都拿了一片。他递了一个过去,Bucky接受了。他们默默的吃着,而Bucky按到平板上的按钮,然后意外的返回了主界面。

 

“哎呀,”他瞪大了眼睛觉得好像把这个弄坏了。Steve 伸手拿过来,给他演示如何把Pandora弄回来,但Bucky现在有点神经过敏。他把平板电脑推回给Steve 。 

 

“不,这是你的。”Steve 笑着说,但笑意却未及眼底。他看了看Bucky手中的披萨,并注意到他成功的将所有的披萨都吃到嘴里。 

 

“你喜欢吗?”他问。 

 

“是啊,”Bucky漫不经心地说。 

 

“你知道是什么吗?”Bucky皱起眉瞥了他一眼。 

 

“肯定是意大利的。它的味道很熟悉,但我不知道它叫什么。“

 

“这是比萨,”Steve 告诉他。他觉得嘴里的比萨味道像是灰一样。 “我们吃过在咱们的那个时间,但那时它还没有真正流行起来,直到战争结束后。这是所有那些驻扎在意大利的美国大兵都吃过的。”

 

如果Steve 告诉别人这件事或是类似的事情,Bucky会被当成一个危及自己与他人的威胁而被永久的关起来吗? 

 

他又花了半个小时陪Bucky谈谈音乐,并含糊的解释了平板电脑的其他功能。

 

当天晚上山姆过来时,Steve 在看电视购物节目和压力烘烤(stress baking)。

 

“当我收到你的SOS,我估计你今晚睡不着了。”萨姆开着玩笑,步入厨房并抓过一张餐巾纸和一些饼干。 

 

“好的,我有我的点心了,我准备好听你说了。他怎么样了?”Sam 问。他坐在Steve 旁边的沙发上。 

 

“我不知道,”一分钟后Steve 说。Sam 皱起眉。 

 

“你说过,在今天的面谈中他已经开始谈到被控制和被迫做狗屁坏人。”Sam 指出。 

 

“是的,他做到了。这是...必要的。是把他归类为非自愿参与的第一步。”

 

“那么,问题在哪儿?”Sam 嘴里塞满饼干问。Steve 犹豫了一下。 

 

“我需要些建议。根据你给我的意见,我可能会要求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事。”

 

“你总有麻烦,Steve ,”Sam 苦笑着对他说。 “好吧。是什么?“

 

“我觉得……我觉得Bucky的短期记忆有什么问题,”Steve 说。他用力揉眼睛,直到能看到眼皮下闪烁的颜色。

 

“这是什么意思?”Sam 问。 

 

“我不知道,”Steve 重申。 “到……到底有多少那些月里他呆在屋顶上看着我的记忆......有多少他不记得的近期回忆而是退回到他的老记忆中?“

 

“我可以告诉你更多的。只要你痛痛快快的说出来,我们能解决它。”在Steve 来回动他的下巴,舔了好几次嘴唇的一分钟后Sam 告诉他。 

 

“如果他有某种条件反射通过被折磨成为Winter Soldier?过后他就忘记了呢?”Steve 终于勾画出他的假设。

 

“Steve ,”Sam 吓一跳。

 

“如果他的记忆这么容易跳动,SHIELD不会让他走。”Steve 开始心烦意乱起来。

 

“喂,喂。哥们,你是一个很棒的家伙,但你不是神经科专家,”Sam 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胳膊,让他冷静下来。

 

“不要自己诊断。那些人有比我们更聪明的办法。而你的理论甚至没有任何意义。”

 

“它有。”Steve 有点固执的说,因为他一直心无旁骛的想了几个小时。

 

“是吗,嗯哼?你什么时候拿到心理学学位,Dr. Rogers?”Sam 用可笑的声音调侃他,Steve 不禁笑了起来。他需要这个。

 

“这可能没什么,Steve 。好吧,不是没什么,但根本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克服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给人带来的问题。我看过像这样的狗屎,在弗吉尼亚州也是短期记忆的问题。那些有学问的家伙会弄明白的,他们会帮助他。”

 

“所以我应该提起它?”Steve 问道。Sam 咬住嘴唇。

 

“也许将它保密?”他平静地提议。 “只是,呃,为了加快他的释放。然后我们再解决它,我们两个人。“

 

 

 -------------------------

*百了个度,三几年到四几年Benny Goodman的乐队是当时最流行的爵士乐大乐队,他个人也享有“摇摆乐之王”的美誉。是队长的年代的音乐呢恩。Marvin Gaye依然是上个世纪的歌手= =b


嘿嘿嘿小吧唧乃露馅了~


第二章(5)>>>

  43 5
评论(5)
热度(43)
  1. 國王有對驢耳朵赤尾lang 转载了此文字  到 now kiss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