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2: Threat威胁(5)

Bucky不喜欢心理学家。他们在一个单独的房间与他见面,没有双向镜子,再也没有人认为Bucky应该被24小时监视。会面期间不允许Steve在房间里,所以他在外面踱来踱去,直到Sharon来了并要求Steve陪她一起去射击场。

 

“准头不错,邻居。”在她击中靶子心脏上靶心时,他称赞说。

 

“是挺不错的。我听说我们的公寓楼要提高几个安全等级。”她回答。对于Sharon,他永远没把握她到底是在打听情报,还是她已经比他更消息灵通了。

 

“也许吧。如果心理专家搞定他的话。”Steve说。她递给他手枪,然后他走到射击线前完成了一轮射击。

 

“那你不觉得他很危险吗?”她用交谈的口气问。Steve意识到他不知道她对Winter Soldier的立场。

 

“他做了好几个月你的工作,”Steve开了个玩笑,然后用枪声盖过了她的回应。 

 

“我猜我相信你的坏人判断标准,”当他用了足够长的时间,觉得自己已经摆脱了精神紧张的束缚,再把枪递回去时,她这么告诉他。

 

“我是说,在你这么做之前要知道,我没搞清楚SHIELD是Hydra的掩护。”Steve耸耸肩开玩笑。她瞪了他一眼,然后Steve挥挥手离开了。 

 

他回来时正好Bucky也正要回自己的牢房。警卫只剩下一个,当Steve跟着Bucky的步伐一起走时他一脸感谢的跟在后面,引导他们回房间。

 

“怎么样?”Steve兴致勃勃地问道。Bucky板着脸。

 

“我不喜欢他们。”

 

“我猜你也不会喜欢。他们做了什么让你心烦的事,还是他们大体上只是烦人?”

 

“他们问我被折磨时什么感觉,”Bucky皱着眉头说。 “为什么这是个问题?”

 

“他们只是要确保,你来和我住在一起后你会好起来。”Steve告诉他。Bucky又挑起了一边的眉毛,Steve记得他上次的困扰,现在这又被提到了(应该指的是队长想起跟sam商量的那个事)。

 

“我是说,这不是必须的。但与美国队长住一个公寓,有个SHIELD特工住在隔壁,并且每天都有PTSD的顾问过来,这会让你的释放变简单。如果你想在其他地方住,可能就需要更长的时间。你想选哪个都可以的,完全取决于你。”Steve长篇大论的瞎扯起来。

 

Bucky似乎根本没在听。

 

“PTSD - 他们试图告诉我,我有那个症状。”他看起来并不领情。

 

“这就像战斗应激反应?或者你爸怎么叫炮弹休克来着?丢了魂-(thousand-yard stare)*”

 

“我他妈的没有丢了魂。”Bucky反驳说。除非他那么做,有时。

 

“好了,现在人们对它有更多的了解,所以PTSD是件大事了。这不只是恐慌和恐惧情绪。这就像,”他努力回想Sam 是如何曾解释它的。 “你的大脑会很快的学习如何应对恐怖和紧张的情况,因为不这样,你就没法存活。大脑会应对这种情况。但是,即使你安全之后,也很难忘掉那种大脑模式。这就是为什么战争老兵听到汽车回火会去找掩体,或被虐待的受害者当有人太靠近时会退缩。”

 

Bucky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我的大脑应对了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狗屎。”

 

“是的。不过,你可以停止这种应对吗?你现在可以走出来了?(now that you’re out?)”Bucky眼神尖锐的看跟在他们身后的警卫和SHIELD没有窗户的装甲走廊,Steve不得不承认,这两样都让人感觉他还没怎么“走出来(out)”。

 

Bucky可以真正痊愈吗,或者他是不是仍然认为他是一个俘虏? 

 

“我觉得我的应对策略是相当永久的,”Bucky苦笑着告诉他。回牢房的剩下行程中他保持沉默。 

 

“那么,他们还抛出了什么奇特的心理学术语吗?”Steve问,然后Bucky大力的把自己扔到床上。至少他用那些枕头了。

 

“他们还谈到医患保密协议,”Bucky告诉他,Steve脸红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么问真的很不合适,“他惭愧地说。“我没有想过这些。”

 

“你认为我像个需要修理的问题,你想知道今天到底修复了多少。”Bucky在床上对他说。Steve看不到他的脸,他回话的声音也听起来没有音调。 

 

“对不起,”Steve再次道歉。 “我只是……我无法专注于除你以外的任何事情,哪怕几分钟。”

 

对于这话Bucky抬起头,他盯着Steve。

 

“我修不好了,”一分钟后Bucky说。这让Steve想起他在公寓卧室时说的话:“我迷失了。永远的。” 

 

“别那么夸张。”Steve告诉他。Bucky阴沉的笑笑坐了起来。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告诉过你不要这样的。”他说。他的声音比之前的没有音调要更加恼火,但Steve不认为这是个进步。 

 

“做什么?”

 

“Steve,”Bucky几乎在叫喊。 “我不是你的Bucky。我不是你的朋友。我不是你的情人。我不是你的士兵。我只是 - ”他停住了声音,Steve只是意识到他在流泪,当他看到Bucky在愤怒地用手掌抹他的眼睛。

 

“我真的,真的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他已经死了很长时间。我是他身体中剩下的怪物。还甚至不是个整体。”他抽搐着毁坏的肩膀朝Steve的方向咆哮。 

 

“不,Bucky,”Steve站在门口说。他开始靠近他,但Bucky退缩到墙边。他的眼睛又红又湿,但他极度愤怒。 

 

“我是个杀手,像一个训练有素的狗。就只是 - ”他的手在空气中抓握,就像他能实际上将语句扯出来。“肮脏败坏了。”

 

“停下。”Steve命令说。

 

“你修复不了我这种一团糟,”Bucky咬牙切齿的对他说。 “我是那种你应该赶走的,如果你聪明点,你还应该对准头来上一颗子弹。”

 

Steve觉得他的鼻孔张开了。他咽下了接下来的几个答复,因为Bucky不想听他们。最后,他控制住了脱口而出的冲动,Bucky对他来说永远不是无法修复的,他永远不是个徒劳无用之事,只要可能Steve不会停止努力帮他治疗。 

 

他咽下了所有这些情绪,直到一个Bucky或许能忍受的回答浮出来。

 

“有时候我想,飞机坠毁时我没有死去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我是唯一可以在你身边的人,无论发生什么事。”Steve说。Bucky瞪着他摇摇头以至于他可以用头发当做盾牌。 

 

“我完全相信你,”Steve继续说。 “我并不想低估你感觉到的破碎,我不相信有个复原的魔法。我知道你不会再说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了。”他重新吸气并呼出。 

 

“我只是想找到个方法,让你可以离开这里。我不想你呆在这个感觉就像是监狱的地方。”

 

Bucky转身背对他。

 

“走开,”他粗鲁的说。 

 

“我明天会再来,”Steve预告说。 “后天也是。大后天也一样。我不会问你出了什么问题,但我会过来。每天。“

 

“让我一个人呆会儿。”Bucky咆哮。于是Steve转身并按他的话这么做了。

 

只不过他没能完全贯彻到底。他走出Bucky的牢房,就立即走进了那扇通往双面玻璃后面的门。现在这里没人在,这使它成为可以让他稍微崩溃一下的最佳地点,在他拾回美国队长的信心之前。 

 

他陷入椅子,当积蓄的轻微呜咽溢出时咬住指关节。他并不想透过玻璃偷看Bucky,但他不由自主。Bucky有点混乱的盯着门,而脸上几乎是孩子气的神情。

 

Steve,像往常一样,无法解释他的情绪。他是那个把Steve踢出来的人,所以Steve搞不懂为什么现在Bucky在困惑。

 

除非他不习惯,当他这么说了之后别人居然真的离开了。 

 

“该死的,”他骂了一句,再一次面对Bucky曾受过的巨大伤害。只忽视了它一分钟就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看着Bucky在床上蜷缩成胎儿的姿势,他总算控制住将呼吸平息了下去。他看起来并不像是在哭,但Steve看不到他的脸。 

 

“我不想修复你,我只是想帮你。”他对着空荡荡的观察室说。他很高兴声音是单向传递的,但下一秒,他又希望并非如此。这些话都是他想回到那里说的。 

 

“我知道你破碎了。”他隔着隔音玻璃对Bucky说。 “我知道,如果我接受你,我也必须接受这个。但我能将它减轻一点吗?”

 

Bucky显然没有听到他的告白。过了一段时间后,他站起来,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开始做俯卧撑。

 


 --------------------------------------------

*thousand-yard stare千里凝视:经wiki说是形容疲惫的老兵那种丢了魂一样的眼神,有关战争创伤。


队长唔啊啊啊……哭着跑去b站再loop几遍Never Stop


第二章(6)>>>

  38 14
评论(14)
热度(38)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