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3: Interloper闯入者(2)

Sam开着他的本田思域(Civic)带两个老兵回Steve的公寓,途中坐在前排座椅的Steve试图与Bucky生硬的交谈。Bucky则一会儿扯断他发梢的分叉一会儿盯着窗外,最后Sam打开收音机到R&B电台,压过了Steve那些关于Bucky想要做什么、吃什么和穿什么的问题。

 

“太多选择,还为时过早了。”他们等在一个十字路口时,他给Steve发短信。趁着Steve读它,Sam清清嗓子并抬高他的声音盖过音乐。

 

“Barnes,我们在两个小时内吃饭,好不好?” Steve伸长脖子,看Bucky对 Sam的话点了点头。Steve张开嘴想问Bucky想吃什么,但Sam瞪着他,同时将他的脚从刹车上抬开。

 

过去两周里,他们已经就使Bucky安心融入平民生活这个话题谈了好几次,但Steve有个过于纵容Bucky的心理障碍。他对于Bucky的思维方式像石头一样顽固,他知道Bucky太过独立从不求助即使他受伤或是生病,这让Steve的心理不断反抗Sam的明确指示。

 

但在Bucky的表现似乎总是在印证Sam说关于PTSD和战俘康复的话。他非常固执。他对一切需要作出决定的事,比如想吃什么、个人卫生、基本会话准则都很生疏。每当他发现他自己对什么东西存在障碍,而周围的人却很自然,他就会咬着嘴唇或指关节畏缩。

 

于是Steve抛开了晚饭的问题,并计划用牛排、土豆和绿色蔬菜来做一顿美餐,他希望Bucky会喜欢。在Bucky拥有更广泛的喜好并让他自己更舒适之前,Steve只好求助于他记得的事。

 

这并不是说他们过去吃过目前正在Steve厨房台子上解冻的牛排。但它足够相似。

 

Sam把车平行停在Steve的楼前,他在倒车时嘴里碎碎念的骂着讨厌的雷克萨斯(Lexus),Steve下了车,而他希望Bucky不用非得需要一个直接的命令才能下来。

 

幸运的是,Bucky跟随着他走出了车子,站在Steve公寓前伸着脖子看街道对面的建筑。Steve的身体也习惯性的做了同样的事,无法忘记他怀了好几个月的那种感觉,那混合着宽慰和担忧,当他知道是谁在那里,还有为什么他不过来。

 

“里面更棒哦。”Steve开了个无趣的玩笑,在Bucky看向他并把包甩到好的那边肩膀上时,挠着后脑勺说,“上来吧。”

 

Bucky所有的家当都来自SHIELD的拘留所,它们都被放在一个行李袋中,Bucky坚持要自己拿着。有Steve买的几条运动裤、T恤、平角短裤,和来自Tony的Stark平板电脑,还有来自Sam的减压球和耳塞。没太多东西,而Steve假设Bucky有更多的服装和大量的弹药武器藏匿在华盛顿某处。然而,他不能到那儿去,如果Bucky离开公寓楼的坐标,或者跟Steve的生物识别签名走散超过五英尺距离,脚踝监视器就会呼叫来一队SHIELD 特工。

 

Steve打开前门门锁并撑住它让Bucky和Sam进去。就在这时他看到Sharon 随意的走到信箱那里,她打开信箱然后翻出几张信封,并向他们三个微笑。

 

“哦,嘿,伙计们,”她漫不经心地说。Steve给了她一个不以为然的眼神,但Sam回了个微笑。

 

“你好女士,”他调情说。她顽皮的抬高了一根眉毛,Sam靠在邮箱上。“拿到了什么好东西?”

 

“只是一些账单和Peggy姑妈的一封信。我特意了问她关于Steve更多的糗事,所以我认为这是好东西。”她狡猾的笑着说。

 

Sam和Sharon 已经相互眉来眼去了好几个月却没有透露出任何真正意愿,可能是因为Sharon 已经跟她的工作结婚,而Sam与哈林区的一个名为Leila 的女孩分分合合。但有时他们能引开对方,足以让Steve离开他的两个保镖(一个官方的,一个自封的)喘口气,他希望现在恰好也是其中的一次。他希望Bucky入住时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轻轻的把一只手放在Bucky的后腰推他前往楼梯,但Bucky没往前走。他目瞪口呆的盯着Sharon。

 

“Peggy,是Carter特工?你是她的侄女?“他问。Steve无法认出Bucky脸上闪过的表情,但是他假定那是震惊于找到了他们过去的碎片镶嵌在这个新的时间和地点。这有时仍然也让Steve感到震撼,当Sharon 出生时Peggy已经是一个老妇人,他的邻居从小玩着Peggy的香水和围巾长大,很可能还有,她的手枪。

 

“她是我的大姑妈。我猜你也是在她年轻的时候认识她的。”Sharon 说,停下了毫无兴趣的邮件检查。她实际上看起来很感兴趣于Bucky对Peggy的记忆,但Bucky似乎不太舒服。

 

“是的。她是......一个美人。”他边说边向前移动,而Steve的手落空掉回他的身边。

 

“我去带他四处参观一下,”Steve微笑着说,然后瞄了一眼Sam默默地要求给他点时间。Sam举起左手的五个手指,Steve感激的点点头,然后去追上Bucky。

 

Bucky知道他要去哪儿,因为他来拜访过Steve一次。等到Steve踏上了楼层,Bucky已经站在公寓门口,并盯着门把手好像在挣扎要不要破门而入。

 

Steve只得站在他的正后方,当他去打开门锁时,几乎把自己贴上Bucky的背,而Bucky对他的接近没有什么反应,他感到的心中有什么松开了。

 

“真不敢相信她与Peggy是亲戚。不过也说得过去。”他喃喃自语。这对Steve没什么意义,但他在心里记下方便以后记录,然后跟在Bucky身后走了进去。

 

“想参观一下吗?”Steve问,用脚尖脱掉了他的运动鞋。Bucky看着他,然后对他的靴子做了同样的事。他四处张望却没有回答,于是Steve拿过他的行李袋并在前面领路。

 

“这是客厅,这儿你应该很熟悉。那边是浴室和洗衣间。这有个衣柜,”他指点说,“这是厨房的用餐区。在这里一切都非常自由开放,只要你想你可以使用任何的地方。”

 

Bucky的眼睛跟随着他的手指,而他似乎并没有任何意见或疑问,所以Steve继续带他参观。

 

“卧室回来这里,”他带路说。 “这是我的卧室,它,好吧,你去过这里了。这是你的卧室。那是一间办公室,但我就只是把它堆得很乱并在那做点力量训练。这是卫生间,”他边说边打开了浴室灯。公寓只有一个淋浴,卫生间的两扇门可以从Steve的卧室和Bucky门前的走廊对面打开。

 

“这锁实际上不能用了,因为这儿是个老楼房了,”Steve在说'老'这个词时笑了一下,“但如果你在里面把门关上,我就会走开。如果我在洗澡,你需要小便,客厅的卫生间里还有一个马桶和水池。”

 

“我可以用淋浴吗?”Bucky目不转睛地盯着的磨砂玻璃门。原来的老门是完全透明的,但Steve在SHIELD跟Bucky过了特别艰难的一天后,他把门打碎了。这个门是Natasha的主意,它能提供更多的隐私,特别是在Bucky经过了双向镜的限制之后。 

 

“你的意思是现在就用,还是一般意义上的?嗯,两个的回答都是‘可以’。”Steve说明道。他希望Bucky知道他能使用淋浴,以及公寓里的其他所有东西。 

 

“现在。”Bucky要求说。

 

“嗯,当然可以,”Steve耸耸肩回答。他知道,今天Bucky擦洗过自己才离开机构,这可能是一种心理上的因素。SHIELD 有时确实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而他还没作为他们的囚犯呆上一个月呢。 “先让我带你看你的房间,然后我给你拿些毛巾。”

 

Bucky跟着他走了几步进入前客房并按下电灯开关。顶灯给小房间点亮了一层薄光,彩色玻璃窗,一张覆盖着蓝色的棉被的大号床,一个梳妆台,和放在角落的一把木椅。

 

Steve苦恼过在墙上涂抹点什么和加上些什么风格的装潢,但他真的不知道什么会令Bucky高兴,而什么会激怒他。这与他们曾经花钱买过的花哨小摆设不同,他们的墙壁早先贴满了Steve所有能记起来的涂鸦。他不希望好心办坏事的用布鲁克林或欧洲战场的涂鸦烦扰到Bucky,而他也不认为Bucky会喜欢水果和景观的静物,这些他被剥夺至今的东西。

 

“嗯,你可以随意改变摆设。放点东西或者不放。这是你的地盘。”他试图说清楚。Bucky没搭理他径自在拨弄窗户上的锁。

 

“要记住,没有我你不能离开公寓。”Steve不假思索的命令说。Bucky转过来怒视他,然后Steve畏缩了。“对不起。我的意思是。这只是暂时的。”他磕磕巴巴的说。 “让我给你拿毛巾。”

 

十五分钟后,当Sam自己走进公寓时,Steve听到淋浴打开的水声。Steve坐在沙发上,头埋在手中,脑子里回放着三十分钟前的事情。他从来不能确定这些天他与Bucky的互动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有时他尝试的太过努力,很可能激怒Bucky或使他难堪。他不能这样做,如果他们将要共用同一个空间,而且几乎不断的看到对方。

 

“那么,软禁开始的怎么样?”Sam问。他倒在Steve的右边的沙发上。 

 

“我想还不错。多谢你没过来。”他带着真诚的感谢说。Sam拿起从茶几拿起杯垫,然后用它弹Steve的二头肌。 

 

“这不算什么。可爱的Carter小姐确实有一些故事。想听吗?”Sam表情无辜的问。 

 

“你能不能......别在Bucky面前提起Sharon?”Steve请求,因为也许这解释了之前Bucky的行为。它显然让Sam有点迷惑。

 

“为什么?”他困惑的问。然后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哦,告诉我这有一些内情(there’s some Springer shit there 实在想不出是啥意思……只好先这样,哪位知道告诉我一下),Steve。”

 

“没有,”Steve否认的太快。Sam咯咯笑起来。“听我说,安静一下。我只是不太确定他还记得什么,而且他们之间确实有一点点不和。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也许他的记忆超过了原本的事实。”

 

“告诉我,”Sam依然笑嘻嘻的指示。他把脚架在一个明显的地方并等着。 

 

Steve动了动他的下巴。 Sam笑着,这个故事的细节从本质上来讲很私人。也许不符合现代社会的标准,但是这只是说Steve需要把这一切说清楚,以免Sam误解并对任何涉及的人判断得过于严厉。

 

“在上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如果你是一个男人,你喜欢的人......”Steve涨红了脸声音越来越小。 

 

“你不会冒犯我细腻的情感的,cap,”Sam挖苦他说。 “你可以谈论同性恋,或者双性恋,或者无论你是什么身份。”。 

 

“这就是问题所在。以前这不是一种身份。而是你做了什么。人们会明确的评判它并在很多层面上谴责它,而一些想法是不存在的。”

 

“好吧,”Sam鼓励他继续。 

 

“所以,普遍的看法是,如果有人做了这个,他们仍然是“正常的”就是有一些特别的偏好。那么这就必须有一个他们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而那时有很多的原因。其中的一个就是,小混混(punks)做这个是因为他们要找人来照顾他们。钱和食物很难获得;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有人做这个。”Steve坦言。 

 

“小混混(punks)?”Steve又脸红了。 

 

“嗯,小个子比较有女人味。比如95磅,金发碧眼。”这话花了Sam一点时间联想,随后他笑着说。

 

“每当我看到照片我仍然不敢相信。但他们给你注射了血清而且改变很明显。”

 

“对。有几个人知道这事,当我还是小个子的时候。但他们并不懂为什么我改变了之后Bucky和我还在一起。Peggy是那些人之一,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爱她这一点,但她并不理解我和Bucky。她认为,我一直感到对他有义务是因为他照顾我,或者这一类的东西,她试图让我明白,我不再需要他了。”

 

“哎哟。Barnes发现了?”

 

“他发现了,而他不明白她真的只是试图照顾我。他知道,好吧,他们大概都知道,如果Bucky不在画面里,我会飞速的爱上她。所以,这只是他们之间的紧张状态。没有争吵或什么更严重的情况,就是他们俩身边那种紧张气氛。这有任何意义吗?“

 

Sam扬起眉毛。“拜托。你觉得以前从来没有两位女士争夺过Sam Wilson吗?我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并没有发生那种事。”Steve呻吟着站起来拖着脚走进了厨房,无视Sam在他身后发出的笑声。如果他要遵守Sam设定的吃饭时间,他或许应该开始做晚餐了。 

 

他洗土豆时淋浴一直在响,他想知道Bucky是不是打算在那里呆到他们吃饭。



---------------

这段翻得一点也不顺QAQ


第三章(3)>>>

  36 3
评论(3)
热度(36)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