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3: Interloper闯入者(3)

Bucky在浴室喷淋出的热水下闭上双眼,他抬起脸张开嘴,让温暖的水流像轻柔的机枪发射般击打他的舌头。他保持喉咙关闭让嘴里装满水,然后撅起嘴唇,向淋浴喷头吐出一道水流。之后他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尽管SHIELD的监狱并不冷,他却只在淋浴时才真正感到温暖。对干净的感觉也是一样的。这是他投降以来第一次彻底地独自一人,即使他知道Steve,也许还有Sam在浴室外面,可能他们正在谈论他,因为他们看起来对找他有无限的兴趣,他喜欢有机会做些毫无意义的事,甚至少年时也这样。

 

他又吐了一遍水。他喜欢舒展他的下巴,闭气接水然后吐出来。他喜欢他的头发贴在脑后,终于不再挡住眼睛的感觉。他喜欢在他指尖下冰冷的瓷砖。他喜欢在玻璃门的蒸汽上画画。他画了他们,Yasha是斗鸡眼并且吐着舌头,Axel戴着眼镜并且双手叉腰,asset愤怒的皱着眉并且拿着滴血的小刀。他尝试把自己也添上去,但他不知道要如何画。

 

也许别人会画。他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这是件适合让他们轮流出来的事。尽管浴室就在这儿不会跑,而且他大概可以随意使用它,但这会是个很愉快的分享。他隐隐记得有与Rebecca一起共享过,这让他想到他们四个人都从来没有过什么真正值得分享的东西。

 

而他想成为一个愿意分享的兄弟,于是他趴在浴室的地上并闭上了眼睛。当他们的身体站着的时候,有时他们能进行比较完美的无缝转换,但有时有几秒钟的延迟,而他们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在那段时间没人支撑肌肉和骨骼,他们会突然倒下或踉跄。

 

Bucky躺在浴室中想起了最后一件事,这个姿势会导致Steve带着刻在他的脸上的担心冲进房间。于是他蹲起身来,然后让自己的意识漂走。

 

接着他站在另一个公寓中- 不是Steve的那个,但曾经是,现在他和他操蛋的家人住在这。屋外边缘同当初一样模糊,而Yasha和the asset正坐在绿色沙发旁边的地板上玩故事游戏。每当到Yasha的回合,他总把它讲的涉及到性,每当到theasset的回合,他总把它讲的很血腥。

 

他们已经发明了十几种游戏来在这儿打发时间,这是Bucky的最爱之一。他几乎总是能获胜,因为他能从布鲁克林看过的电影和故事中找到素材,但Yasha和the asset旗鼓相当。

 

“她弯腰去捡起钥匙,Alexei的眼睛都凸出来了,因为他看到她根本没穿内衣,” Yasha带着肮脏的笑容提出。

 

“因为她穿的是刀皮套。她在两条大腿上各绑了一把刀。Alexei意识到他就要死了,”the asset厉声说。

 

“她站了起来。‘告诉我你没看到我隐藏的刀!哦,没人能知道我要为我父亲的死报仇!我需要做什么你才会保持缄默?’她乞求说?”

 

“‘我需要你证明你不会对我构成威胁。拿起你的刀,挖掉你的一只眼睛。你可以选择挖哪一只。’他说。”

 

 “这太恶心了。” Yasha抱怨。

 

“规则是我不能在前一百个回合杀任何人。我没有。”the asset怒吼回去。 “该你那该死的回合了。”

 

Bucky笑着。他坐在Yasha旁边并活动了一下在他意识中一直存在的左手的手指。在这里没有空的插口和狰狞的空洞。

 

“Tatiana喘息着,抓着她的心脏。‘我不能!我的眼睛太漂亮了!’她强调说。但随后她解开了衣服上的纽扣。‘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Yasha咧嘴笑着说。

 

“Alexei拿出枪,朝她脚下开枪。‘让我们再试一次。拿出你的刀。’”

 

“慢慢地,Tatiana摸到她的裙下,并抓住两把刀的刀柄。她将它们拔起来,接着就将刀插入了Alexei的胸口。 ‘你杀了我的父亲!’她的尖叫道。”

 

“哦,这发展可没想到。”Bucky插话。

 

“为什么你能杀人,我就不能?”资产抱怨说。“好吧。Alexei喉咙充满血的发出了咯咯声。他看着Tatiana,而她舔了舔刀上的血。他像个粮食袋子般倒在地上。Tatiana走进她的车,然后出发前往她的下一个受害者。”

 

Bucky坐着倾听,当他们违反规则或者故事有了一个特别有趣的转折时发表评论。最终,Yasha消失而Axel出现了。

 

他们谈论Steve的公寓和参观,而the asset想知道关于那个讨厌的脚踝监视器的事。他最终消失,Yasha回来对浴室的肥皂赞不绝口。

 

Bucky懒洋洋地再次漂到顶端。他的画几乎被蒸汽熏没了,但有其他的蒸汽涂鸦被画在了上面。他又冲洗了他的嘴,然后漂到下面。

 

“Sam会一直在附近吗?”the asset问。

 

“我不知道。他在这儿没有房间,也许他跟Steve一起睡。” Bucky回答。他感到嫉妒在他的肚子中发烫,但这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今天得知Steve和Peggy Carter那金发女郎的侄女在一起。

 

当然他们是在一起的。这远比这些日子以来他生活中的大多数事情做的更为明智。她美丽,危险,而且是个Carter  - 就像Carole Lombard对于Clark Gable*。

 

他浮回上面。他们的身体蜷缩在浴室地板上,因为现在他们切换得过快而不能保持蹲姿和站立,而这感觉也很好。水压减小了,但它在击打他的整个身体。他漂了下去。

 

“我能在上面吃饭吗?我还从来没有吃过牛排呢。”Yasha问。

 

“你他妈的准备去胡说点什么?”Bucky尖刻地问。Axel 为此责备了他。

 

他浮回上面。现在他正坐着,而头发又跑到眼睛里了。一时兴起,他离开浴室相当长的时间去寻找抽屉里的剪刀,然后他回到喷淋下懒散的剪了头发。他笨拙的拿着剪刀,因为他不得不用右手,之后他找到了用它的窍门。用一只手操作不太方便但并不难。他以前这样做过。

 

不过他发现了一件确实非常不公平的事。Yasha和Axel 是右撇子,而the asset左右手都很灵活。SHIELD 从他身上取下金属手臂,事实上他是最不方便的那个,他开始怀念那东西了。

 

虽然Steve 会想听到这个,在他眼里,那个手臂是邪恶的即使是在它变得对Bucky不利之前。Bucky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当Lukin的人修补了他,他感到了欣慰,他总算不再残破了。至少身体上不是了。

 

他在漂移。

 

“我们可以用锯把它从脚踝上弄下来。”the asset在说着什么。

 

“你觉得我们从哪儿能弄到一个锯?”Yasha问道。他看到了Bucky。 “而你的头发为什么短了?”

 

“我剪了。” Bucky简单的说。the asset爆发了。

 

他浮回上面。有人正在外面敲门,水也开始变冷了。

 

“Bucky?”Steve的声音穿过门传进来。 “你没事吧?” Bucky没有回答,几秒钟后,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Bucky突然注意到了他与其他人格们交流残留下的画和消息,他的心脏因为这详尽的罪证差点蹦出来。

 

“滚出去!”他尖叫,猛地弹起站了起来并差点失去了平衡。他甩开浴室的门,瞪着史蒂夫。

 

“对不起!听起来好像你有一会儿没动静了......” Steve慢慢消了声。Bucky看到他的目光开始沿着Bucky的身体游荡起来,然后Steve明显地将他的眼睛猛地向上方扭去。Bucky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他看到他的下身正站着半旗,但这与Steve仍在卫生间的事实相比微不足道。

 

“你告诉过我,我在这有隐私的。”他厉声说,并从浴室的地板上捡起剪刀扔向Steve的方向。他没瞄准Steve,所以打偏了他并不感到惊讶,但Steve脸色变得苍白。

 

“滚出去!”Bucky再次大叫。在Steve震惊的关门之前他看到了另一个身影,他认为那足以分散Steve对浴室门上确凿证据的注意力。他用手疯狂地擦拭、浇水,一遍又一遍,以确保一切都消失了,然后他终于承认,现在大概是该从浴室出去的时间了。

 

他从积水的下水道捡起一大团头发,然后擦干了自己。他没有做的很彻底,他一直在滴水,当他把毛巾包在腰间并且离开充满水汽给他安全感的浴室回去他的......房间。他的牢房?无论是哪个词感觉都不太对。现在Steve的整个公寓实际上都是牢房了,所以这是他的地方。拥有一个房间的想法带有太多的所有权色彩,而他从未拥有过。哪怕是在他原先的生活里。

 

当他走在走廊里这段短暂的时间,他看到Sam和Steve在盯着他,而他在翻找过行李袋并套上他的内裤之后才意识到这是为什么。

 

他大概不该对Steve扔剪刀。该死的,如果是其他人靠近并伤害Steve他肯定会大发雷霆,而他们会好几天没完没了的说这事。

 

但他当时完全慌了。他已经搞砸了他在这里的第一个晚上,这不能再发生了。他不能再给Steve更多的理由去后悔同意带Bucky进他家,并跟一个如此破碎的人相处,他们还攻击了他们的生命里唯一一件好事。

 

他和其他人绝对不能再做类似这种事- 在上面的世界传递琐碎的消息 - 永远。

 

之后他穿戴整齐,用毛巾擦干他剩下的头发并将它梳理到他头的一侧。他现在的头发长度刚过耳朵,而且没他预料的那么不整齐。Axel 可能会修剪他随意剪坏的发型,因为他总是这样做- 他修正他们所有的错误并且解决他们的问题。

 

Bucky相信Axel会照看他,而他从来没有信任过任何人- 不是Yasha,不是the asset,甚至不是Steve。也许是因为Axel是他第一个兄弟,也许是因为Axel就是Axel,而他们的关系比信任更深。这是信念,尽管很久以前在这个世界上Bucky的心中就不再有信念了。

 

所以,如果Axel告诉他做什么,比如让Yasha在上面吃饭,那么他会照做。他会在脑海中发发牢骚,但他会照做。 

 

也许Yasha比Bucky更适合这个新的囚禁形式。而不是当Steve待他太过像一个人类并要求他对各种小事做出选择时,对他扔剪刀或呛他的话。Yasha会是一个好小兵的。

 

而这也许就是他们需要做的。不是说他认为Steve会把他扔出家门,或者,他妈的,把他送回SHIELD,因为Steve不会那样做的。但Bucky也不想因为呆的太久而不受欢迎。一旦他感觉到Steve受不了他的谎言,他的问题,他所有不同于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的地方,那么他就会离开。

 

但也许Yasha微笑或假笑,能让Steve高兴。也许他们就可以再多呆一段时间。

 

当Bucky没有借口再在这个房间待更长时间时,他叹了口气,坐在过于柔软的床铺边缘并伸出三根手指。他闭上眼睛,让Yasha浮到表面。

 

 

 ------------------------------

*Carole Lombard 、Clark Gable 三几年的好莱坞电影著名男星女星……是夫妇关系

 

 

 

上一段刚想欣慰一下70年前你们就在一起了进展出乎意料的快,结果这段发现又退回双箭头了你们这是闹球肾啊 (╯‵□′)╯︵┻━┻

 

吧唧每句内心独白都有够酸爽,我先去回回血_(:з)∠)_……而且从头到尾都没跟队长在一个波段上实在太闹心了……



第三章(4)>>>

  51 7
评论(7)
热度(51)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