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3: Interloper闯入者(4)

Steve能感觉到Sam的目光盯在他背上,但他假装全神贯注于翻动牛排和滑动铁锅放回炉子。

 

“你在他能拿到的地方放了把剪刀?”Sam在他身后满腹牢骚地抱怨。

 

“我想我抵挡得了一把剪刀,”Steve不动声色的说,当他关上烤箱门才终于转过身。 “而且,是的,我没有把任何东西藏起来。现在我的卧室的抽屉里仍然有把枪,而我还想在吃饭时给他一把刀。”

 

“我不只担心你的安全,伙计。或者我换个说法- 我非常重视我自身的安全。这并不罕见,当人们处在他的处境,或者类似的情况下,至少会自残。当他在SHIELD时,他不会拿到任何能致命的物品 - 你至少可以等几个小时,再让他独自一人呆在有剪刀和剃须刀的房间里近两小时。”Sam脸上的表情混合着暴躁与担心,但在这方面,Steve真心认为他可以信任Bucky。

 

“如果Bucky想伤害自己,你觉得他会找不到办法?他似乎根本感觉不到痛!或者你觉得他会让自己从那个该死的Department X硬插进他身体的机器那里,真正的从内烂到外吗?”他又背过身,检查了下土豆。谢天谢地,它们已经柔软的足以捣烂了,他需要做些事来发泄一下沮丧。

 

因为他相信,如果Bucky想伤害自己的话,他早就已经采取行动了。他也不认为Bucky会计划着把自己送回SHIELD。

 

但他忘不了在牢房中那个叉子的尖齿,和刻在Bucky腿上的奇怪消息。伤口的深度只够持续几分钟,所以他认为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自我伤害。他们的目的是要......关注什么?在他被消去几分钟的情况下提醒他吗?

 

想要给他被洗脑后的“自我”发送消息,如果它醒过来?

 

只是他想不出是它是怎么被触发的。过去两周里只要他没在陪Bucky或者睡觉,他都在阅读关于洗脑受害者的书籍和医学期刊的文章,他无数次的在头脑中重现当时的场景。

 

Bucky刻伤了他的腿。Bucky攻击了他。这两个事件之间,Steve说过:“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为什么你要割伤你的皮肤?”和“你在干什么?”他所有抛给Bucky的那些语句都非常有针对性,而它们单独使用或组合使用都从来没触发过他。

 

因此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意识到 Sam仍然在对他说话,而他在疯狂地把土豆砸成糊,他抓住了Sam的话尾:“......你不能忽视这一点 - 你需要和他谈谈,了解他为什么扔剪子。”

 

“他扔剪子是因为他想要我出去。上帝啊,我侵犯了他的隐私让他很困扰。”Steve边抱怨边用不必要的大力将木勺抛进水槽。当他听到Bucky走在走廊咯吱作响的地板上时,他检查了下香料,并随便拿了一些。Sam瞪了他一眼,而Steve睁大了他的眼睛,请求他安静的不要管他。

 

“你好,”Bucky轻声说。他犹豫不决地徘徊在厨房区边上,而Sam和Steve一齐把脸转向他。

 

他的头发比今天下午要短,Steve在卫生间就已经知道了。它被梳理到头的一侧,而水滴使它看起来比原本的颜色更暗。他的皮肤看起来潮湿(prune-y查不到这词的意思),但那只是把他的眼睛凸显的更蓝。他穿着同一条运动裤和早些时候印着“华盛顿重建工程”的T恤,这有点讽刺,而且他看起来有哪儿怪怪的。

 

不是空荡荡的手臂,因为Steve已经习惯了。也不是逐渐倾斜的肌肉,这个他也习惯了。过了一会儿,他意识到,这是因为Bucky在微笑。

 

这着实让Steve吓了一跳,因为在本世纪他看到Bucky笑容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而这不是一个完整的笑容,就只是勾起一半以上的嘴角,好像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的面部表情。

     

但他并没阴沉着脸,而且他没有让Steve走开。可能最好还是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后再把它记录下来。

 

“嘿。晚餐差不多已经准备好了。你要水还是别的什么喝的吗?”他问,遵循着Sam在Bucky洗澡时反复灌输给他的问题格式。给他一个容易理解的选项,这个选项就是他交流的手段。Steve让自己记住要做到这一点。

 

“水。”Bucky就像Steve预想的那样回答。

 

“我要啤酒。” Sam宣布。

 

“你知道啤酒在哪儿。”Steve反驳。Sam边扫荡了冰箱边抱怨他的招待技巧,而Bucky试探着继续徘徊在厨房边缘。

 

Steve接了一杯水递给Bucky。 “请坐。你要我帮你切牛排吗,因为,呃,你的手臂?” Sam从冰箱门后面对他摇头,但Steve已经意识到这问题有多没心没肺。

 

所幸,Bucky看起来并没被他的失言所冒犯。

 

“好啊。”他坐在厨房的桌子边凝视着木纹,头也不回地说。

 

整个晚餐他没说一句话,但他的吃相就跟快饿死了一样,他歪嘴笑着看了Steve几次,因此Steve觉得这是今天的第一场胜利。

 

他们吃完之后,Sam带着极为明显的保留意见离开了,Steve和Bucky坐在沙发的两端,静静地望着对方。Bucky入神的盯着Steve对他要说的话非常感兴趣,但Steve觉得自己的喉咙被堵上了,他的手心开始冒汗。

 

这比之前在牢房中更难。在那里,他总可以问Bucky这一天过得如何,他们可以聊一会他们共同的回忆,但当他们真正没有时间限制的相处了,感觉就不一样了。

 

然后他想起那个。

 

“在这儿等一下。”他告诉Bucky。随后他补上了一个柔和的“请”来软化那句命令的语气。当他走出自己的卧室回到了客厅时,Bucky并没有动。他拿出一个蜡纸箱,上面放着一盘泛黄的录像带,并带着Bucky的姓名、军衔和编号。

 

他把这些轻轻地放置在Bucky面前的茶几上。

 

“我不知道你对这个有没有准备,但是这是你行囊里的东西。” Bucky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是你掉下去时没带在身上的东西。这落在了我们驻扎的小营地,陆军花了好长时间才运回给你的家人,我猜他们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把它捡起来的。”

 

Bucky睁大了眼睛看着箱子。

 

“里面有什么?”他问。

 

“大部分都是你在欧洲时所拥有的私人的东西。你可以现在打开它,或者选你喜欢的时候。”

 

Bucky犹豫着,抿着嘴唇,沿着泛黄的录像带滑动手指。

 

“我不该看。”他说。

 

“好吧。”Steve平静的回答。显然箱子出局了,但也许Bucky会愿意回答些问题,关于那些日子里他与咆哮突击队员们一起的回忆。Steve迫切地想知道他还记得什么,以及Sam说过,只要问题是开放式的,并让Bucky知道他不用非得回答,委婉的问题是没关系的。

 

但Bucky给了他个惊喜,他用指甲钩住录像带下面的纸板边,然后猛地一拉。硬纸板的一部分在72年后,伴随着暴力撕扯的声音,被Bucky笨拙的剥开了。他高兴的看向箱子里面,而Steve情不自禁得让笑容遍布了他的脸,温暖了他的心。

 

“这个太棒了,”Bucky从箱子里拿出一把精致的折叠小刀说。“我真的用过这个?”

 

“用来切食品,用来削东西,用来把我吓得心惊肉跳,当你在法国试着用它来刮胡子时。”Steve调侃说。Bucky翻开主刀片并沿着他的运动裤边缘滑动。然后用他灵巧得出奇的右手把小刀收合好,并把它放在了腿边的沙发上。

 

“这是什么?”接下来他掏出只怀表问。他轻轻触摸着它,但似乎并不记得如何打开。

 

“在这里,”Steve说着,轻轻地从他那儿拿走了怀表。这让他有借口在沙发上挪动靠近了Bucky几英寸。他的手指沿着怀表边缘滑动,然后按下了隐藏的杠杆,使得前盖弹开。“这是我爸爸的表。有一年你生日我把它送你的。在聚会时从外套中拿出这个,你就足够帅了。”他说,然后在回忆中迷失了几秒钟。他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但Bucky只是吃惊的看着表。  

 

“我当时……?”他问。

 

“很帅吗?”Steve想问清楚。Bucky点点头,他呻吟着说。 “总想让我恭维你。是的,你很英俊。现在也是。”他特意用眼睛示意了一下箱子。Bucky发出了一声像是像卡在喉咙里的笑声,然后他把怀表放在了小刀旁边。

 

“信。”他从箱子中抽出一捆用线捆扎好的包裹时大声地说。Steve在最外面的一封信上看到Winnie Barnes的笔迹,当Bucky也看到它时,Bucky僵住了。 

 

“我的......母亲?”他问。 

 

“是啊,”Steve静静地回答。“我醒过来之后去找了你的家人。如果你想听,我可以告诉你,关于你死了之后他们的事。他们没经历什么坏事,但显然很久以前他们就都过世了。“

 

“告诉我。”Bucky问。他的犹豫消失了,还似乎有点奇怪的跃跃欲试。Steve吃惊的看着他,但Bucky将信包放下,把他的手指窝起来放在膝盖上。

 

“好吧。是这样,你妈妈比你多活了几年。她在49年去世。死亡证明上只写了‘疾病’,你爸爸在50年代末因为工厂事故去世。而你的妹妹结婚并有两个孩子,然后还有了孙子。他们仍然住在纽约。现在的姓氏是Proctor了。”Bucky看着他,他的瞳孔环绕着一圈蓝色,薄但浓烈。 

 

“Wow,”他慢了一拍说。然后又说了一遍,“Wow。”他拿起没有解开绳子的信件,试图读出发信人地址。他最终放弃了并将信件放了回去,然后他转向Steve并伸舌头舔了下嘴唇。

 

“你能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吗?”他问,然后回头看向箱子。这让人回想起早些时候的谈话,Steve的胸中温暖的感觉一下变冷了。

 

Bucky从箱子中挑选出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 一本圣经,有些脏的美女照片,几张Steve画的画儿,一把来自不同国家的钱,袜子,一个空的锡罐头,和一瓶发蜡 - 之前他在箱子的底部抓到了什么东西,现在正努力的把它捡出来。不一会儿,他掏出一串念珠。 

 

他的脸上迷茫的表情有点可笑,但Steve很快严肃起来。箱子中大多数的东西是垃圾,但他记得那时他与他的父母站在教堂第十排长椅,在右边,当Bucky领完了他的首次圣餐后,George Barnes曾自豪地将念珠放入他儿子张开的手中。现在,Bucky甚至看起来不知道这是什么。

 

“项链?”Bucky问,证实了Steve的理论,并对着十字架上的小耶稣皱起眉头。

 

“是啊,”Steve 告诉他。 “类似的东西。”Bucky耸耸肩,将念珠放入了他的胜利品之中。他对着自己的所有物微笑,然后开始把它们放回箱子。

 

有人敲响了Steve 的门,而Bucky让自己倒在沙发上。接下来他可能会提议看个电影,然后就寝。也许他们会谈论一下晚餐,和他早晨在SHIELD时的事情。他以为他们今晚对过去的谈论已经谈完了。

 

当他打开门,Natasha在对他微笑。Steve只向有限的人透露了Bucky出来的消息,而自从他们曝光了Hydra,她一直只要可能就来拜访他,并且她一直努力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发掘关于Bucky资料。他一直很感谢她的文件夹,即使他搞不懂那个文件里面包含的意义。

 

“我可以看看他吗?”她兴奋地一边问,一边已经侧身绕过他,用她的高跟鞋敲击他的公寓楼的硬木地板。

 

“如果我说不,就能阻止你?而且,你从什么时候就在华盛顿的?“Steve 边问边关闭了她身后的门。她转过拐角,从Bucky脑后的书架看过去。

 

“好发型。”在她走过去之前她对Steve 低声说。

 

“嗨,Steve的朋友,”她的声音响起了。这有一个问题,从她的声线辨认的话,人们会在她面前讲俄语,但她却强迫自己坚持说英语。也许这样更好 - Sam还没有告诉Steve如何处理Bucky新的语言能力呢。

 

“嗨?”Bucky带着明显的疑问说。他听起来很惊讶,像是他没有注意到门的打开和关闭。他转过身,看见了Natasha。

 

在他手上有什么东西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他笔直的站了起来。 “Natalia,”他说,看起来就像只被车头灯困住的小鹿。

 

Natasha的步伐蹒跚了一下。

 

“我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她指责道,Steve 向前走了几步不假思索站在他们之间。 “你告诉过他我是谁?” 她询问Steve。

 

“我......”Steve 想了想。然后说,“不。”他转向Bucky。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他问。他很困惑,而Natasha实际上似乎生气了。

 

“我可不认为你会知道被你开枪射击过的人叫什么。”她咬牙说。不知不觉的,她的手指伸进她的腹部,并轻轻抚摸疤痕。

 

“我对你开枪?”Bucky几乎在大叫。他动了动他的下巴。 “没有。Natalia,我在Red Room遇见了你。我那时一直被叫做the asset,但我告诉过你叫我Yasha。“

 

Yasha,Steve不出声的默念了一遍。Red Room。他们有片不断扩大的谜题。今晚他有足够的材料来补充他的笔记了。

 

Natasha好几分钟说不出话来。当她再次说话,她的声音远远小于Steve曾经听过的。

 

“我基本上不记得Red Room了。很抱歉,但这也包括你。”Yasha陷入到他的膝盖上的沙发垫里,而且他看起来被她的话伤害了。

 

“你不记得我了?我们...我们在一起后惹上了麻烦。你被惩罚了,我真的很抱歉。”有感情在他的话语间潜含着,它在扭曲Steve 的内脏。他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 - 嫉妒 - 因为有一段时间,他在Bucky身边时是如此熟悉这种感觉。即使他曾声称自己不介意那些女人、约会和Bucky回家时能闻到的类似香水的味道,这些足以经常吸引邻居的注意的东西,他还是总能感到这种剧痛。

 

他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在现在,在发生这么多事之后,还有这种感觉。这并不是说他认为离开SHIELD后,Bucky就会投入到他的怀里,或者投入到他的床上......但他从没想过会有别人从Bucky过去冒出来。

 

“等等,”Natasha问。她眨眼并咽了几次口水。 “是不是你 – 是不是我们一起逃跑?然后在旅馆被抓住了.....”

 

“在彼尔姆市,” Bucky补充道。 “你还记得吗?”

 

Steve 的脑子捕捉到了“旅馆”这词。

 

“不,”Natasha直截了当的说。 “但有事后有人告诉过我。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能做这么蠢的事。”

 

Bucky微笑着将他的臀部坐了回去。这是一个古老的笑容,比大多数他们共同拥有的回忆还要古老。这是十几岁的Bucky的笑容,是对着跳绳的女孩,写情书时,还有偶尔,在毛毯城堡的掩护下对着Steve。

 

Steve清了清嗓子。

 

“所以,我们在谈论的时间是? 90年代? 80年代?”

 

“Red Room在70年代时运作。” Natasha不错眼珠地看着bucky并告诉他。Steve需要花点时间来处理这个,而他根本不知道Natasha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我该走了。Clint还在外面。”她继续盯着Bucky说。当她终于强迫她的眼睛看向Steve时,他扬起眉毛。

 

“晚安。祝贺出狱。”她对Bucky说,然后转过身沿来时的路回去了。Steve在她身后看着她关上了门,然后他转身面对Bucky。毫无掩饰的,糊涂的表情仍然在他的脸上,Stev感觉皮肤都僵硬了。

 

但是,这是不公平的。可能任何形式的占有欲行为,都会让Bucky想离开,并让他觉得与Steve住在一起太过现实且太超过了。Steve对bucky甚至根本没有主权。

 

“她,呃,有个人了。那个箭头项链,”Steve 嘟哝着。Bucky猛地扭过他的眼睛看着Steve。“但是,如果你想的话,她特擅长牵线搭桥。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Bucky困惑地看着他,然后他发出一种几乎在笑的声音。

 

“对了。你和我。对不起,只是......我还以为她已经死了。只是突然间见到了她。”他突然又伸直坐了起来。 “没有,真的。我只是感到惊讶。我不是对她有兴趣。“他解释的太用了以至于无法让人信服,而Steve 摇了摇手。

 

“没关系。想要把箱子挪开然后看电影吗?“

 

“我们能去看电影?”Bucky心花怒放地问。就像他已经忘记了Natasha,但Steve肯定做不到。

 

“我们可以在这看个片子,在电视上,”Steve 回答他。Bucky几乎跑着把箱子放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瘫倒在沙发上。Steve播放了他们在一起看的最后一个电影,马耳他之鹰,并等待Bucky表明他看过了。

 

但他没有。



-------------------


yasha果然在帮吧唧露馅23333……



这次有点慢了……表示这几章作者分段都很长,我跟着作者的分段来的……而且俺掉进了游戏的坑(望天

超想安利一下 恶魔附体 这游戏……

男猪脚是个身穿衬衫西服马甲有个美背大长腿叫塞巴斯蒂安的警探简直无法停下来23333



第三章(5)>>>

  38 11
评论(11)
热度(38)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