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3: Interloper闯入者(5)

 

接下来的九天,他们进入了一种Sam 和Sharon会频繁的出现的日常。Steve的睡眠从没超过四或五个小时,但bucky会一直睡将近12个小时。对有血清的他来说这很奇怪,但这也许是冷冻(Cryofreeze)带来的后遗症。当Bucky的还在睡觉时,Steve 去跑步,外出办事,有时在Hill的冷淡接待下去拜访一下SHIELD。

 

当Bucky快到中午才醒过来时,他通常会跌跌撞撞的走出他的房间,然后一直坐在沙发上,直到Steve给他做早餐。尽管Steve告诉过他,他可以自己在冰箱或橱柜拿点什么吃,但他似乎并没有听懂,而Steve并不介意给他烤面包和泡茶。有时他会煎鸡蛋。有一次他做了早餐三明治,Bucky一口气吃了三。

 

他从来无法预料Bucky醒来时会是什么心情。有时候他边微笑边揉着眼睛说早上好,有时候他板着脸把自己包裹在毯子里,有时候他会避开他的目光,但在公寓里形影不离的跟随在Steve身边。

 

早餐后,Steve 通常会去读书或画画,而Bucky就在他的平板电脑里查找的东西。大多数日子里Bucky喜欢听音乐,而Steve喜欢给他推荐一些东西,从别人推荐给Steve的东西里。

 

有时在晚上,他们会去短距离散个步或开车兜风。一次他们进入了一家唱片店,而bucky一直不敢碰任何东西,他似乎觉得这个概念太神奇了。还有一次,他们去看了华盛顿战斗留下的废墟,Bucky显得异常平静。每周两次,他们要回到SHIELD,让bucky与Dr. Ronaldo见面,对于这个他总是有些苦涩。

 

Bucky是Steve见过的最反复无常的人,更不用说住在一起。过去他并不这样,但现在,Bucky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他会气的涨红了脸,接着就变回沉着冷静。他会坐的像个董事,接下来开始扣他的脚。他会完美的使用餐具用餐,然后下次吃饭会跟餐具搏斗。他会喜欢吃某种东西,但第二天就对它捏着鼻子扭开头。

 

一切都在不断变化,来回闪动。他的声调会在八度之间波动,有时会混有点口音,但随后就消失了。他改变了他梳头发的方式。他改变了他看着Steve的方式,当他在喝茶并从杯子的边缘上方凝视他时。

 

Steve像个科学家观测实验一样,将所有这些变化都记了下来。他以不同的方式给它们归类,但不管他怎么整理,却并没有形成一个模式。

 

这几乎像是......像是Bucky的时间在左右滑动。这一刻,他是1941年的Bucky,盯着Steve就好像他会变成糖果,只要他们能远离这里(as soon as they can hustleoff to be by themselves 这句来回都撸不顺只好湖绿了……QAQ)。下一刻,他就成为1944年的Bucky,由于战争中而变得强硬。然后,他会进入1935年的Bucky,对最简单的事情晕头转向。然后他会是2015年Bucky,愤怒、随时准备回应最轻微的挑衅。同时也一片空白 – 如此的空白,全无好奇、忧虑或热情等一切东西。

 

这几乎符合Steve 的记忆理论 - 但为什么他会在他的皮肤刻上消息?为什么他会在被他们抹去了他的记忆的情况下还记得见过Natasha,而很显然他们也抹去她的记忆?

 

为什么 定义了他醒着的时间,也烙印在他的梦境里。

 

这天早晨他从梦中醒来,梦中有高热发烧,炎热的夏日,和Bucky将清凉的手放在他额头上的。他眨着眼睛醒过来,朦胧间相信Bucky就像他梦中一样就蜷缩在他身边,但很快他就清醒了过来。

 

打着哈欠,他挥开困意爬下床,把自己塞进浴室,然后是去厨房。他的路线中自然有Bucky的房间,房门半开着,他把这看做是同意他偷看一下里面,然后确保bucky一切都好。

 

门的是另一个反常的现象。Steve 还记得当他想要进浴室去查看bucky的时候,他是如此的生气,但再没有其他类似的事件发生了。更有可能的是,Bucky似乎并没有真正明白隐私的概念。当他睡觉、用厕所时大门敞开着,而在Steve经过时他没有任何反应。

 

Sam说,这可能是因为他不觉得他有权支配他的空间。Natasha说,这可能是因为他忘记了不被时刻监视是什么样子。

 

Natasha的解释让他更恶心,所以他假设她更接近真相。

 

Bucky的睡眠悄无声息毫无生命感,他的胸口还起伏,Steve还是觉得与之前八个早晨一样的恐惧悄悄爬了上来。理性上,他知道Bucky在呼吸,但他还是觉得自己被冻结在门框上,直至Bucky抽动或发出声音,表明他不是一具尸体。

 

通常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但今天却没有任何反应。Steve不安的慢慢向前挪了几步,尽全力竖起他的耳朵。还是没有动静。

 

他再次慢慢向前走了几步,直到他的大腿碰到床面,他俯身过去,眼睛在Bucky的脸上搜寻,他试探地一只手放在Bucky的鼻子前面。

 

他觉得湿暖的气流柔和地吹来。令人放松了一点,他的手徘徊在Bucky脸上的时间远超过他需要的,但他觉得他没有看到任何bucky清醒迹象。

 

下一秒,bucky突然抬起他跟床单纠缠在一起的腿,用膝盖顶到Steve的下腹(groin好像也能指下身那啥……咳咳)。Steve在bucky的膝盖撞上他时闷哼了一声,bucky一把将Steve推倒在地,并跳到他身上。

 

“你在干什么?”Bucky咆哮着。Steve还在因为击打疼的皱眉,Bucky骑跨着他,用一只胳膊将他的双手举过头顶,并用力钉住。

 

“只是想确定下你没事。”Steve呻吟说。Bucky没有留手,而Steve对这次攻击毫无准备。他想蜷缩成一团,但Bucky阻止了他的动作。

 

“不要在我睡着的时候碰我。”Bucky嘶声说。他呲着牙俯身靠近Steve,但Steve脑子里乱成一团,他的所有焦点都放在bucky的嘴唇上,而不是那个明显的威胁。

 

然后Bucky从他身上爬起来,抓起那件大约每隔一天就会穿的灰色帽衫。他将帽衫猛拉过他的头,覆盖住他赤裸的胸膛和空荡荡的、伤痕累累的肩膀,之后快步走了出去没再看Steve第二眼。

 

Steve抬脚站了起来,捂着他的下腹(groin 我觉得能疼这么久果然还是那啥吧),蹒跚的去厨房。他也许应该遵循一开始的只去厨房的计划。

 

他煮了咖啡并切了水果做水果沙拉,而Bucky坐在沙发上,盯着窗外不理他。他带上了他的兜帽,这是另一件他似乎一天很爱,第二天就忘了的事。

 

“你早餐想吃水果沙拉还是别的东西?” Steve问道,企图用个小礼物求和。Bucky没有回答,Steve最后叹了口气,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放下一碗沙拉。 

 

这不是一个幸运的开始,今天是自从Bucky被释放以来他们第一天需要分开的日子。其实,他并没有指望Bucky这么早醒过来,但现在既然他醒了,他们至少得共同度过这个早晨,Steve要去参加重建华盛顿,到时Sam会来和Bucky一起呆几个小时。 

 

Sam和Ronaldo都同意,Steve需要给Bucky足够的时间与他保持距离。从某种程度上说,Steve是Bucky的狱卒,他跟脚踝监视器没什么区别, Bucky需要点时间不被Steve死死盯着,并加以等量的担心和评估。 

 

这并不是说他喜欢这样。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与Bucky相隔一个坐垫那么长的距离,尽管他们昨天也坐在这里,Bucky曾越挪越靠近去看Steve的速写本,直到他的下巴几乎都已经挂在了Steve的肩膀上。无论Bucky现在新心情是怎样,Steve都不想靠得太近,以免他们重复早上的事件。 

 

“想要看新闻吗?”他边问,边拿起他的咖啡抿了一口。Bucky盯着他的马克杯。 “还是我帮你泡杯茶?”

 

“不喜欢喝茶。那是什么?”Bucky自他房间里那个事件发生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Steve抬起了眉毛,之前Bucky从来没告诉过他,他不喜欢茶。Steve每天早上泡茶,是因为Bucky讨厌咖啡,但现在,他再次感觉自己貌似是个差劲的朋友。

 

“咖啡?你讨厌它,但它的味道确实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好吧,我只用速溶咖啡,但你可以得到那些杯子,或者你也可以去餐厅买咖啡,那个味道比起咖啡更像热奶昔。”

 

正当他在说话的时候,Bucky从他手中拉过杯子,喝了一大口。

 

“我想要这个,”他说。Steve刚张嘴想提议再帮他泡一杯,接着Bucky就接着又喝了一口,Steve意识到咖啡他拿不回来了。他站起来去又去泡了一杯接替被Bucky拿走的,Bucky正小口啜饮并发出的声音,这将他的坏心情都过滤掉了,这可能是个心情愉悦的噪音。

 

Steve回来的时候打开了新闻,看记者报道重建华盛顿,Ellis总统对乌克兰的讲话,以及有关儿童和动物小节目。一只大猫试图挤过一个小小的狗门的视频让Steve轻声笑起来,最终Bucky又抢走了Steve的第二杯咖啡。 

 

Steve放弃了咖啡。至少Bucky展示出了更多自主进食的意愿,而不是他早已饿了却还是坐在那儿等着。 

 

“我去洗澡了。”新闻结束芝麻街开始后Steve说。Bucky瞪着屏幕上的文字,Steve递给了Bucky遥控器,即使他怀疑Bucky不会换台。他似乎很乐意去用Stark平板,但他像看不见一样回避公寓里其他的科技,比如换台、使用微波炉,甚至烦人絮叨的Sam 也同样。

 

当Steve听到门被猛然撞开并弹飞到台面上的时候,他正在涂满了泡沫站在浴室喷头下。Bucky用几乎粉碎它的力度重重的拍打着浴室玻璃门,而Steve透过玻璃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黑色的轮廓。 

 

“咖啡里放了什么?”Bucky咆哮说。 

 

“牛奶。一点点糖。咖啡豆-哦,咖啡因。我应该提醒你这个的。“

 

“你给我下药?”Bucky询问。他猛然拉开浴室门,门的滑轨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他瞪着Steve颠倒了在公寓第一天时他们的位置。 

 

“你给你自己下的药。”Steve反驳说。他举起了双手,感觉自己赤裸湿滑的状态非常脆弱。“我没想到我必须提醒你,咖啡会让你神经紧张。”

 

“这什么时候才能过去?”Bucky咆哮。更仔细的观察了一下,Steve看到他在明显的抽搐,他想知道这有多少是因为在戒断了70年后咖啡对神经系统的兴奋作用,又有多少是因为Bucky恶劣的心情。 

 

“几个小时内。对不起,我没想到。你已经喝过绿茶......”他慢慢消了声,Bucky已经离开了卫生间,浴室门、卫生间门在他身后敞开着。心脏还在怦怦直跳,Steve尽他所能地去关上了两个门,然后完成冲洗,Bucky说的“你给我下药?”一直在他脑子里循环。它虽然是个问题,但更多的可以说是个指责,Steve又感到恶心了。 

 

他穿上衣服走出客厅想找个某种方法道歉,但Bucky在全神贯注的看芝麻街。 

 

“嗨。”他对Steve的方向转过头,十分愉悦的对Steve打招呼。 

 

他的兜帽已经摘下放在他的肩膀上。当电视中Ernie说了什么时他露出了些笑意。

 

Steve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要疯了。

 

然后他的大脑重新调整了一下角度,他想知道是不是Bucky才是疯了的那个。是不是所有这些症状,从他的情绪切换到他对Hydra的顺从都能归因于一个简单的原因...精神失常? 

 

但是这不对。与疯子Nester Fallon相比太过清醒,Steve年轻时,这个麻烦的邻居当着他孩子的面被运走送进了疯人院,那时Steve 12岁。他和Bucky从Bucky的阳台上看着,那个人一直在吐唾沫并乱抓自己的胳膊,把血弄到看护人员身上并尖叫着嚷嚷要成为撒旦的宝贝男孩。Bucky跟那个人完全不像。

 

就算跟他在本世纪的所有的医学知识一样,他完全不了解精神失常,Ronaldo也肯定精通她的业务。她会注意到的,如果Bucky需要被送进精神病院,而不是呆在Steve的沙发上,因为咖啡因颤动并着迷的看着儿童节目。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Bucky指着屏幕问。 

 

“他们是木偶,”Steve试图将过去十分钟里所有的情感都咽回去。从Bucky闯入他的浴室到他短暂的思考领悟,他感觉好像已经精疲力尽了,而今天才刚刚开始。“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木偶在展台上。”

 

“这是个木偶?”Bucky皱起眉毛。 “以前有人叫我这个。但是这没什么意义。“

 

“谁叫你木偶?”Steve问,勃然大怒同时想摧毁一切。Bucky张口想回答,然后又猛地合上了嘴。 

 

“Hydra的一些人,”最后他说。他谎说的一点也不好。

 

Steve叹了口气,准备去记一下这个。

 

 

 

 

 

他从波托马克的志愿站点回来了,疯狂急切的如同一个有新生婴儿的父母,但公寓中呈现他眼前的景象实在令他惊讶。

 

“嘿,伙计,”Sam呼唤了一声,举起啤酒打招呼。Steve看到Bucky也拿着一瓶啤酒时抬起了眉毛,但Ronaldo的指导中也没说他不能喝酒。经过今天早上之后,Steve实在有点犹豫。 

 

“你没在时我们过的可棒了,”Sam炫耀说。“Barnes真的早就看烦了PBS(美国公共电视),而我亲切地提议带他参观我童年的其他节目。”Steve抬头在屏幕上看到……对于他看到的他说不出一个字来。他可能比Bucky更习惯21世纪的媒体,但他仍然对他的朋友给他看的一些东西难以置信。

 

“忍者神龟”Sam高兴的嚷嚷道。“1990年的,宝贝。没有任何狗屎CGI。”

 

“他们是乌龟?”Steve眯着眼看了看电视。 “他们看上去并不像乌龟。”

 

“打击犯罪的乌龟。跟在这个房间里的人没有什么不同。”Sam帮忙解释道。 

 

“他们是兄弟,”Bucky说。 “他们四个。”在他说话时,他居然在笑着,不是似笑非笑,或者努力扭曲着嘴就因为他认为他该笑,而是真正的咧嘴笑着。

 

如果能让Bucky脸上出现这种表情,Sam想给他看什么都行。说实话,看上去Bucky的早晨跟Sam一起度过会比较好,Steve咽回了跑到他喉咙中的羡慕之情。他坐在他们中间,并研究了下咖啡桌上盘子里的三明治的面包皮。

 

“午饭吃的双酱三明治(PB and J)?”他问。他注意到Sam的盘子里只有一个面包边和少许面包屑,而Bucky的盘子里涂满了花生酱和红色的果酱,像是个生疏的三明治制作者。 

 

“我们自己做的三明治,”Sam用热情洋溢的声调说。Steve迅速转过头看向Bucky,而Bucky在他的关注下脸红了。

 

他想称赞一下Bucky自己动手同Sam一起制作了午餐,但他不应该弄得好像Bucky做了什么不寻常的事。他点点头,又转回头去看屏幕上的怪异生物。除了他们的甲克,他们根本不像乌龟。

 

然后他的眼睛又被盘子吸引住了,他皱起了眉头。 

 

如果Bucky自己做了三明治,为什么他在里面放了果酱?Bucky讨厌果酱,他讨厌糖果以外的大多数甜食。

 

那些Steve无法理解的威胁所带来的重量将他压碎在沙发上。

 

 

 

提示:

 

到达公寓 - Bucky 

晚餐/Natasha - Yasha

被叫醒 - asset

跟Sam一起 - Yasha

 

 

 

-----------------------------

总算翻完第三章啦啦啦~~~这章很长分段又大……每段两三天翻不完就感觉好焦躁_(:з」∠)_

 


  35 10
评论(10)
热度(35)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