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4: Avenger复仇者(1)

当Ronaldo 和她的团队承认,他们在Bucky的脑子里没有找到任何潜在的触发器时,他们已经快要进入更温暖的春天。她和Steve对此的感想都有点复杂:这是件好事,Steve获得了足够的信心,他不会在Safeway买杂货的途中无意间触发Bucky,但他还是需要有一些具体的,他可以指着说“这就是原因。”的解释。

 

如果没有这个确定的原因,他总觉得不踏实。每当有一个时刻,老Bucky让人眼前一亮的对洛杉矶道奇队发表尖刻的评论,或者对Steve说教让他不要在黑暗中读书,就有一个时刻,Bucky会闪烁到另一个极端,而Steve只能去他的卧室,然后关上门坐在床上,将头埋在双膝之间,就为了抵御恐慌发作,那感觉像是在不断地从后面袭击他的肺。

 

他的问题占用了他所有睡眠和醒着的时间,他还是没能更进一步搞清楚Bucky是怎么回事。他觉得也许他永远也搞不清楚了,而且他不知道当他变成了一个火药桶,Bucky是不是还应该和他一起生活。 

 

不过至少,Ronaldo 似乎认为这是个好消息。她提交了申请将Bucky的状态从软禁更改为缓刑观察,当她得到批准时,Steve正坐在Ronaldo 的办公室里,是的,这意味着那个讨厌的脚踝监视器可以摘下来了。

 

“我去找个能把它拿下来的人,”她笑着说。Bucky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直到她离开,然后他转向Steve。

 

“给我你的钥匙,”他用低沉的声音命令道。Steve现在已经学会了妥协,所以他无言地交出了钥匙,然后盯着Ronaldo办公桌后面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证书。他听到了身边金属的敲击声,但他并没有去查看Bucky。 

 

一分钟后,Bucky将一个圆润、银蓝色的精巧装置放置在罗纳尔多的桌子,当Bucky把钥匙扔回他的腿上,Steve转头去看Bucky裸露的脚踝,哪里比其他部分的皮肤稍显苍白。他对着Steve咧嘴一笑,好像希望Steve对他有耐性带着脚踝监视器近两个月没有摘下来表示钦佩。 

 

Steve虚弱的回了他一个微笑。在某种程度上他是觉得佩服,但如果Bucky可以忍受被监视,并被Steve限制日程两个月的时间,他也可以多忍10多分钟。他就是固执的把锁给摘了- 这想法在Steve的脑子里发痒,因为他发誓当他们进到Ronaldo的办公室坐下时,Bucky并没有这么固执的情绪。

 

Ronaldo与一个特工带着一个复杂的比脚踝监视器本身更大设备回来了,Bucky无辜的伸展了一下身体,把他的脚踝完全展示给访客们。 

 

“看在上帝的份上,孩子们,”Ronaldo指责了他们两个。不知为何,Steve也挨骂了。 “至少让我们有个能继续容忍你们的错觉。”

 

“这是怎么摘下来的?”特工慢慢地说,他来回看着Bucky的脚踝和办公桌上的监视器。

 

“粗制滥造。”Bucky宣称。Steve耸耸肩,Bucky因为Steve没有泄露秘密而对他微笑。这让他的心轻松了点,刚好足够停止那一连串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在他脑子里行军。

 

Steve开着1992年皮卡带他们回自己的公寓,这车是他意识到事实上他的摩托不能很好地运送自己和Bucky之后拿到的。Bucky让他的指尖落在车窗之外玩弄着空气,还在Steve驶入295匝道时用胳膊阻挡了它一下。

 

Steve打开收音机,因为Bucky仍然有顺从他来掌控周围环境的习惯。他会乱用电视或者留声机,还有一次,当他自己用洗衣机时简直是个灾难,但周围有其他人的话,他会变得有点不愿为人注意,而且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能做什么。

 

“选一个电台,”Steve很自然的提示,Bucky将他的胳膊从车窗外拉回来并去旋转电台拨盘。从他软禁开始,他对音乐的喜好就跟他对食物的喜好一样在波动(他选中了对咖啡的喜好,但不喜欢果酱),而今天他选的是福音音乐。

 

这比他在Pandora发现并做了个收藏的死亡重金属音乐台好多了。

 

当他们回家,Steve半猜测Bucky会出去跑跑步或者做不起眼的差事,就为了测试一下他摆脱了Steve获得的新自由,但Bucky坐在阳台上并点了一支烟,敲着栏杆让烟灰飘落到院子里的石头上。 

 

Sam和Sharon还在震惊于Bucky和,偶尔的,Steve会吸烟,这不会对他们的注射过血清的肺部带来任何损害。Steve一直没改掉他们年少无知时留下的后遗症,而多少人为此付出了代价。但Bucky喜欢它,Steve喜欢与Bucky一起坐在在阳台上看Bucky尝试吐烟圈(有时他能成功,有时他还差得远)。伴着香烟的气味,城市的声音和身边Bucky的温度,他可以闭上眼睛感受,最远地抛开在这个世纪罹患的思乡病。

 

“现在怎么办?”他加入Bucky一起呆了几分钟后问。他们懒洋洋的躺在Steve的露台椅子上,Bucky将脚架在栏杆上。

 

“吃饭吗?”Bucky问。

 

“不,现在脚踝监视器已经拿掉了,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只要你想你随时可以离开,我不会跟着的。”Steve努力保持平静地问。他不否认在Ronaldo的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脚踝监视器从来没有真正锁住过Bucky。但现在感觉像是他们之间有什么发生了变化。至少在SHIELD眼中,Steve不再对Bucky负有责任了,虽然可能他自己一直觉得他有。

 

“我不知道,”Bucky耸耸肩。他吐出一个完美的烟圈,Steve感觉这很重要,不知为什么。 “我应该做些别的事吗?我以为心理学家才说过一个星期要通过电话报告一次。”

 

“我的意思是,你没有必要非得呆在这里。我是希望你在这,”他坚定的说,“但你没有这个义务。” Bucky哼了一声。 

 

“之前我住在一个工厂里还没有自来水,”他轻蔑的说。 “我不傻。”

 

“很好。那就留下来。但是......” Steve慢慢哑了口。Bucky分开并重新交叉了他的脚踝。“那你想做什么?你不能这辈子都不睡觉,都浪费在看电视和在商场里四处闲逛上。”

 

“你就这么干。” Bucky指责道。然后他因为一个领悟睁大了双眼。“......因为我。操。”

 

“跟你呆在一起我过得挺好的,”Steve慌忙向他保证。 “但是,如果你要长期在这,我认为我们就得停止像暂时相处那样客气。”

 

Bucky将烟头按到刚从脚踝监视器中解脱出来的苍白、潮湿的皮肤上,Steve一下窒住了,因为他闻到了肉体烧焦的气味。Bucky在Steve说话之前拿开了烟蒂,然后着迷地盯着伤痕。他没有因为疼痛退缩,而这正是Steve最担忧的。 

 

“能不能求你不要这样做?”他带着点哽咽请求道。 

 

“当他们把我的胳膊拿走时,整个肩膀都是这样的。湿冷。窒息。” Bucky说。

 

他回避了那个问题。

 

“你不必现在就做出决定。就考虑一下。总有一天,你会厌倦日复一日地看同一面墙壁,和同一个人。”Steve试图开个玩笑。 

 

“不,”Bucky断然回答。Steve说不出他指的是墙壁还是Steve,还是说二者都有。 

 

“我们会找到你喜欢的东西。哪怕可能是一件小小的事情。” Steve承诺。Bucky盯着街对面的大楼。 

 

Steve不想给Bucky压力,但Sam,Ronaldo,甚至Tony都确信,Bucky需要走出Steve阴影拥有一个目标,并且观看他能找到的每一部关于二战的电影和纪录片。他们没有错,但对照他自己的情况,他只想到一年前Sam问过他类似的问题 - 什么能让你高兴? 

 

Steve努力的学习了好几次这个问题的答案,但都似乎不太可能让Bucky高兴。当然其中也没有让他离开公寓这项。

 

比起他刚离开SHIELD设施时,Bucky主动沟通的次数更多了,而面对选择不知所措和受到负面刺激的频率减少了。但在他的表象之下仍有空白,单薄的喜好的面纱总被事实所破坏,他并不在乎自己吃什么或穿什么,或者自身以外发生的事情。

 

Bucky同时感到空虚和沉重,而Steve不知道自己是在帮助他还是阻碍他,或者只是看着Bucky停滞不前。 

 

他沿着Bucky的视线穿过街道望向对面的建筑,Bucky曾在那守护过Steve。有什么擦过了他的脑海,也许他确实知道有东西会让Bucky比较开心。问题是,这将推动他前进还是拉着他进一步沉下去?

 

 

-------------------------------------


总算腾出功夫翻了第一段……表示我米有被美队3的消息击倒,只是这段时间忙瞎了……呃,好久没翻了感觉手生了好多_(:з」∠)_

 

美队3叫啥也不影响我默默萌我的盾冬盾……

 

再说,漫威还没坑爹到黑化然后宰了你的本命,然后宣布弃坑呢(默默看了看A哥然后觉得盾冬好甜漫威好甜嗯……


  29 5
评论(5)
热度(29)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