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4: Avenger复仇者(2)

几天后Steve从睡眠中醒来时清楚的感觉到他正在被注视着。他闪动着眼皮睁开双眼,然后看到一束刺眼的阳光照射在他乳白色的墙上,模糊了凹凸在墙面上用黄色的线条勾绘成一幅画。

 

床的这边什么都没有,于是他眨着眼并扭转身体抬起脖子查看他的身后。在视线水平的高度他看到了Bucky的脸,他不自觉的滚动身体去靠近他,他跟床单纠缠在一起并且带着它滚到床的另一边。他从不在床的这边睡觉,因为左侧始终是Bucky的,无论是布鲁克林的双人床还是欧洲各地的行军床。

 

Bucky坐在Steve床边的地板上,他的腿折在身前。对于被逮到,他看起来不太舒服,但并不尴尬,而且Steve凑近到离Bucky的脸只有几英寸时,他也没有试图移开。

 

“怎么了?”Steve问道。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中的疑惑,但他马上明白了。Bucky目前并不会像这样进入他的房间,所以一定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确认……” Bucky没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出声。

 

“我还活着,”Steve静静地承诺。Bucky做了个鬼脸。

 

“很明显。”他气鼓鼓地说,他的语气是那么的熟悉,以至于Steve希望看到他再翻个白眼。不过他没做出预期的表情,而Steve感觉胸口有点空虚,他冲动地伸手抓住了Bucky的手臂。他举起它,一直握着滑下握住Bucky的手,然后将它拉到自己的脖子上。他按住Bucky的手,直到他认为Bucky可以通过他的手掌感受到Steve脉搏的共鸣。

 

Bucky迎上他的目光,他们静静对视着,Bucky的手松松地被夹在Steve的脖子和Steve的自己的手之间,而Bucky可能比情况需要更加用力的咬了咬嘴唇。

 

“谢谢,”他最后说。接着问“你怎么知道的?”

 

Steve是怎么知道Bucky需要保证,保证一个杀不死的人不会在半夜死掉?

 

因为有时他们都需要这种保证。Bucky知道这个。几个月前Bucky抓到过Steve在他身前检查他的呼吸。在Bucky投降前Steve抓到过他偷偷潜入公寓看Steve胸口的起伏。

 

在Zola之后,Steve有时会在半夜醒来,然后需要将他的手指搭上Bucky的手腕或者脖子,或者任何脉搏点。

 

在战争之前,Bucky如果没有把他的手放在Steve的额头上,确保Steve的体内没有酝酿着一场发烧,就没法睡着超过几个小时。

 

“还记得几个月前,因为我检查你的呼吸,不小心把你弄醒了?” Steve引用了他们对彼此相互依赖的重要统计中最近的例子。Bucky轻轻的摇了摇头,Steve笑着说。

 

“你怎么能忘了那个?你用膝盖顶了我那玩意。那天早晨你还被咖啡吓坏了。” Steve补充了来龙去脉。他并没有不高兴,但Bucky脸红了。

 

“忘了。对不起。”他道歉到,现在他听上去有点尴尬。

 

Steve更加用力的将Bucky的手按在他的脖子上。他能感觉到Bucky手掌的老茧和手指在按压着他的皮肤,而当他吞咽积攒在嘴里的唾液时,他能感觉到Bucky的手贴在他的喉结上弯曲。

 

Bucky又保持了这个姿势几分钟,他们没有再说话。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眼睛一眨不眨的时间久到Steve的眼睛开始充满了眼泪,他死死地将Bucky的手压在他的喉咙上,用力到一个普通人会有瘀伤的地步。

 

之后Bucky眨了眨眼,充满攻击意味的将他的手抽了回去,这侵略性往常一直潜藏在他体内,然后他消失在浴室。一分钟后,Steve听到淋浴被打开了。

 

Steve与身上的被单战斗了一会,设法把它从腿上解开,在他翻身滚向Bucky时他跟被单扭成了一团。他摇晃着双腿从床上爬起来,把手伸进他支了个帐篷的短裤里调整,他抓起他的阴茎了齐平放到腹部与短裤的腰带之间。至少现在它没那么明显了。

 

由于他一贯的晨勃和Bucky放在他脖子上的温暖的手,他的血都被挑动起来了。他热切的看着浴室的门,头一次希望他的公寓不止一个浴室,但他知道,Bucky还得在里面呆一段时间。Sam老喜欢拿Steve的水费开玩笑,虽然这并不重要,但Bucky真的认为花30分钟是“快速”的冲个澡。Bucky显然喜欢长时间淋雨,而Steve不想让他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这意味着,当Steve轮到洗澡的时候,大部分的热水都会被用完。他内心中虔诚的天主教徒知道,他应该做的只是等着,然后让冷水解决他的问题。但是。

 

但是今天早上Bucky几乎是在他的床上。离他只有一英寸远,近到足够Steve闻到他的呼吸中的酸味,感觉他半月形的指甲的一直在他的脖子上压出凹痕。

 

他倒回床上,感到了难以置信的内疚。感觉就像是他以某种方式利用了Bucky,利用了他的想法和他的回忆,而Bucky还没准备好要真正碰触Steve并和他分享彼此。也许他永远也不会准备好了。也许他会做好准备但却不想跟Steve。

 

Steve内疚于纯粹为了他自己的快乐去这么想Bucky,而真正的Bucky就在几码外的浴室里。赤裸着让热水流过他的后背,或者他的腹部,可能还有他紧闭的双眼,有水滴挂在他的睫毛上。

 

Steve呻吟起来,想象中的画面让他心跳加速,他把被单拉过他泛红的脸,最终他将手伸进短裤然后用手指环住阴茎。他用右手抚摸着自己 - 就是刚摸过Bucky的那只手。

 

从这开始,就是老一套了。除了少数几年以外,他和Bucky过去一直合租一套公寓,最轻微的触摸一下自己的阴茎都会像个灯塔一样召唤来Bucky,他基本上总是只能悄无声息地做这个。他总是将被单的一角塞进嘴里,用力紧闭双眼,一只手紧紧握住并急速上下拉动阴茎,而另一手轻抚着阴囊并在洞边画着圈,因为一直总是有父母或士兵在附近,所以关键就是要保持沉默直到高潮,因为他知道他总会弄出点声响来。

 

在他醒来之后,Bucky来与他同住之前,他获得了想弄出多大的声音都可以的自由,但里面没有情感。有很多事情能在一瞬间勾起他的性致,按时间方式排序 - 一起跑步时聚集在Sam的后腰的汗,像是Sharon穿着高跟鞋带着枪套的双腿,以及Clint拉开弓箭时的手臂。但是,这些影像自然而然的消逝了,并且之后当他尝试回忆起它们时就对他毫无影响了。他接触过的那一点点21世纪的色情制品也是同样的(主要是由Tony提供)。

 

没有任何东西能像Bucky那样,深入他的体内并在那儿扎根躁动着。与Bucky生活,呼吸着他,偶尔可以触摸到他,所有这些都会太过频繁触发他。他不想这样,通常他会忽略这种渴望,去想想Hydra对Bucky做了什么,直到他的勃起降旗,但有些日子...

 

他在被单里嘟囔了几声,蜷起脚放在屁股上,这样他就可以更加的翘起臀部。手指绕着龟头周围扭弄,他的手握的更紧并且在柱身上更快的上下。他抹起一些前列腺液在右手食指上,然后用它来按压他的括约肌,没有伸进去但若有若无的挑逗着。

 

他的阴囊缩紧了,他的双腿尽力并在一起压抑着从他神经系统涌出的快感。他竭力克制着,感受着被单角被抵在舌头上,而他的手被阴茎摩擦的火热,似乎太多也太热了。

 

Bucky在浴室突然移动了一下,使得水花没有在冲击身体而是击打在瓷砖上,Steve根本不能停止试图在脑海中去想象那个画面。他想象的画面中Bucky在做跟他同样的事,他在手指间窄小的通道中耸动着阴茎,咬牙忍住几乎逃出喉咙的呻吟声。

 

然后,在脑海中他看到了另一个Bucky,除了一件T恤什么都没穿,挂着下流的笑容,从厨房里摇摇晃晃的椅子上笑嘻嘻地看着他,而且正握住阴茎并在手中抽动着臀部。

 

“这样能持续更长的时间,Stevie。”他曾这样承诺,而Steve睁大眼睛,觉得无端的在嫉妒Bucky他自己。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穿过只有一个房间的公寓站在Bucky面前。

 

“不,我告诉过你的,你从来都不听,” Bucky曾抱怨说。 “只要我做了一次,就有第二次 - 见鬼。你确定要.....见鬼的操。”

 

Steve带着第一次Bucky的阴茎在他舌头上颤抖的回忆中回到了现在,Bucky让人充满敬畏的坐在他上方的椅子上,疯狂混乱的一塌糊涂。他遥远地听见自己在叫喊,就像声音不是来自他自己的声带,他把被单从口中拉出来,伴随着脑海中Bucky精液的味道。

 

迅速的,他用潮湿的被单擦干净自己并揭下了床单。不管怎么样可能是时候洗他的床单了,他这么决定了,然后将浅灰色的床单抛到他的洗衣篮里,连同其他几件需要洗涤的灰色物品拿到他起居室的洗衣机那里。

 

他的脉搏恢复正常时,Bucky走出了浴室,腰间围着一条毛巾,而另外一条搭在他肩膀上,接住从他毛茸茸的头发上掉落的水滴。

 

“你还好吗?我想我听到你在叫喊还是什么的。”Steve平静地拿起他的奶油芝士百吉饼并耸耸肩问。

 

“撞到脚趾了。壶里还有咖啡哦。”Bucky做了个鬼脸,然后回到他的房间穿衣服。终于,浴室空下来了,而且当Steve站到喷头下时,他感激的发现水还温热着。他按下调节器让水更冷些,从身体中洗去了对Bucky幻想的证据,和一个非常实际的证据,他的急躁情绪。

 

冷水总是特别能使Steve清醒,因为那能让他想起坠毁沉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并没有记忆 - 当冲破水面时,他的头撞上了控制台,他唯一记得是一缕冰冷的海水穿过风挡玻璃上的裂缝漏进来。海水寒冷的足以烙印在他的记忆中,但他并没有身体功能全部停止并凝结于冰中的闪回,因为他根本就不记得。

 

他记得当他将飞机倾斜向下时,所有在他胸中碰撞的感情。他记得耳边Peggy的反对声,还有脑海中Bucky的反对声,但他告诉自己忽略他们。他只能把飞机开进水中 – 它无法转向和减速,而且正迫在眉睫的越来越逼近东海岸。也许还有其他的选择,但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思考了。

 

而他内心中有一部分 - 没人能知道的那部分,尤其是Bucky – 对于没有其他选择感觉到了解脱。他可以不用每天早上不断想尽办法爬起来,跟这个不再有Bucky的世界斗争,也不用回到故乡却没有他。

 

如果有另一个选择,他很可能会选择活着继续走下去,即使他苦不堪言。他不想再伤害更多的人,包括Peggy。

 

但当时没有选择。

 

而事实证明,Bucky并没有死。他们俩都七零八落地被带到了未来,Steve终于觉得他可以发自内心的微笑了。

 

Sam曾想要了解,什么能让他开心。Bucky让他开心。

 

但Bucky让他觉得挫折和困惑,而且担心得不得了。Bucky善变的脾气先放一边,他一直在紧张地等待Bucky离开。又重新回到对方身边并没有同样安慰到Bucky, Steve一直想知道,为什么这种情况下他还会继续留在这里,像这样停滞不前的,被困在当前,无法感受到过去也没有自由的未来。

 

只是Bucky没有离开。他似乎并不介意被困住,而且像酸一样侵蚀Steve的胃。他似乎对依赖于Steve相当满足,就像他有两个默认设置 - 在屋顶时的完全独立,和完全依赖于Steve。而Steve这边,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并阻止自己在自慰中意淫一个已经非常破碎,非常空虚的人。

 

Steve关掉了淋浴,然后站在地砖上,滴水。

 

他必须要打破这种僵局。

 

 

 

 

 

队长憋得要爆炸了23333

 

而且,队长自x时回忆吧唧哥哥那段……你们到底做到最后米有啊

 

翻完这段,我很严肃的考虑了一下攻受问题……标签是我跟着随缘上翻第一部的太太随便加的orz……然后我去扫了下后面的,安心的通知大家,两个老冰棍清心寡欲的过完了后面的情节,不用改标签了哦也……就这么点肉渣大家且吃且珍惜= =


ps:剁手节快乐


  30 13
评论(13)
热度(30)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