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4: Avenger复仇者(4)

Bucky醒来时是在地下。他能看到混凝土墙壁和巨大的支柱,他畏惧着缩起了四肢以保护自己。

 

Steve把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Bucky从他须后水的味道认出了他,那是他醒来的前几秒钟没能识别出的气味。而现在,他感觉自己有点可笑。

 

“这只是一个停车库。我们一分钟前开车进到这里 - 你准备好走了吗?”Steve问道,就好像他不介意解释当前极普通的细节,而同时Bucky在他旁边像只受惊的狗一般咬着牙。

 

“是的,”Bucky木然地回答,然后按开安全带并走出卡车。Steve 把他的行李从后车厢递给他,而将他自己的包跨在了胳膊上。

 

他们钻进了一部奇特的电梯, Bucky忍不住觉得自己不该在这儿。那些特工和科学家总是将他带上电梯,然后他们就匆匆离开。他不该靠近电梯,即使他在逻辑上知道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还是像马上要被抓住似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Steve漫不经心的吹起口哨,而后有一个声音从电梯的天花板传来与他交谈。

 

“你好, Rogers队长和这位朋友,”那声音说。Bucky隐约间觉得不喜欢它,但他并不想细究根由。

 

“他是Barnes中士。你好吗,JARVIS?”Steve对那个声音说。

 

“我们都非常高兴见到你,队长和中士。”

 

“Barnes就行了。” Bucky对着天花板嚷嚷。他不知道这声音背后的人真身在哪儿,但扬声器在那里,它足够接近。

 

Steve眨眼看着他。

 

“不要中士?”他终于问道,当他们经过楼层的上升速度超过了Bucky的胃能够欣赏的限度时(he finally asks as they rise through the levels of the building more rapidly than Bucky’s stomach really appreciates.)。他张开嘴想本回答Steve,但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是那套军装的耻辱,很久以前他就放弃了他的军衔。

 

“你知道,”带着评估的眼神看了Bucky一眼后Steve说。 “从技术上讲,直到几年前我们还都不在KIA(战死)名单上。那之前我们是MIA(战斗中失踪)。这意味着,定期晋升,现在我们也许都应该是将军了。”看起来他预计Bucky至少会抿嘴一笑,但这个应该被提倡和称赞的想法让Bucky畏缩,因为那时他的身体正在俄罗斯的地下室流着血。

 

Steve不再谈这个,然后电梯门滑开了。显然,JARVIS做的,他注意到了电梯中的气氛,于是让他们单独相处。

 

“祝您过得愉快。”当Bucky跟着Steve走出电梯时他说。

 

他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他们所在的地方非常高。透过落地窗,他可以看到下方街头的人们已经缩成蚂蚁大小。周围有一些建筑物的高度能超越他们,但大多数建筑差得远。

 

“这是你的公寓?”他问Steve。

 

“是啊。来把我们的东西放下,然后咱们去顶楼。如果你感觉还行的话,我想介绍一些人给你。”

 

Bucky更愿意不去,但这个愿望与他另一个愿望-他想做任何Steve希望他做的事-相冲突。他默默的点点头,而后Steve对他微笑。所以,他做了个正确的选择。

 

Steve在纽约的公寓比他在华盛顿的那个更加崭新和空旷。看起来Steve并没怎么装修这间公寓,他对遍及大部分的起居空间的美国国旗装饰翻了个白眼。

 

“所有我们的楼层都是Tony 装修的。我敢肯定我的是最刺眼的,但这有一个健身房,而且家电的新旧更新真的非常慢,所以这是个足够舒适的家了。而现在我们站的这里可以做你的房间。”他把Bucky领进一间跟公寓其他地方一样用红白蓝三色装修的客房,然后他就走开了给Bucky些时间来安顿。

 

Bucky将他的包丢在地板上并拉开拉链,到处翻看Axel带了什么。他没装钱,有Bucky和Yasha喜欢的蓝色毛衣,此外他还带了Axel和the asset最近一直在穿的灰色帽衫,于是Bucky把它拿了出来,套在他的墨绿色T恤外,用来在Steve想介绍给他的新人面前遮挡住他残缺的肩膀。

 

他把Steve给他的iPod塞进牛仔裤口袋里,因为他不喜欢太长时间没有音乐,然后他就坐在床上盯着鞋子,直到Steve来接他。

 

他们需要乘另一台电梯到顶层,在电梯到达之前Bucky都在茫然地琢磨他们会在这儿遇到谁。当然,Tony Stark住在自己的顶层,所以他终于要去见那个在SHIELD的手术台上救了他一命的人。Tony显然有一个名为Pepper女友,她受到Steve深深的尊重,所以也许她也会在那里。

 

他没想到电梯门滑开后是一张巨大的桌子,有六个人围坐在那。他绷起脸,这是在这么多目光的注视下他下意识的反应,Steve轻轻抓住他的手腕,拉他向前走。

 

“安静下来,我看过的漫画,还有我8岁的心。”留着山羊胡子的人喋喋不休的说。 “Cap和Bucky Barnes。”

 

“你好,”红头发的女人用柔和得多的方式对他打了招呼。Bucky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认出她是Red Room浴室里的那个女孩。她老了,也显得更自信了,她这手让Bucky完全措手不及的被记忆所淹没。

 

Natalia。黑寡妇。他记得几个月前Yasha回到公寓后,指责他们所有人都对他保秘密。从那以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她。

 

他注意到Steve在看着他看Natalia,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下一个复仇者。Natalia身边是一个耳朵上带着精巧装置的金发男人,然后是一个个子更大身穿斗篷的金发男人。在桌子另一边是一个戴着墨镜的黑人,一头卷发的男子在偷偷检查他的膝盖上的设备,再然后是那个山羊胡。那个山羊胡还在说话,而Steve则像两人是老朋友一般调侃回去。Steve坐到了桌子的上首,他把Bucky拉到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让他猜的话,Bucky大概可以推测出他们中一些人的名字。那个黑人是Fury;穿斗篷的男人是Thor。Steve有时会谈到复仇者,无论是谁在扮演Bucky都会听着并回来报告。

 

了解Steve的盟友是很重要的。如果SHIELD判定前Winter Soldier太过接近他们宝贵的队长是一个坏主意,他们需要知道谁最有可能找上他们。The asset认为会钢铁侠和黑寡妇,而跟他们坐在一张桌子前,Bucky怀疑他们不会全体都来。他们似乎都很高兴看到Steve,而他们只是看了一眼Bucky便转回了他们的注意力。

 

Natalia将一个黑色文件夹滑行了整个桌子的长度,它准确的停到Steve面前,离桌子的边缘只有三英寸。Bucky注意到所有的复仇者成员都有这些文件夹,但很明显,没有给他的文件夹。他下意识地靠近Steve,想知道为什么Steve带他来这次会议,显然他不被希望或需要在这儿。

 

Steve翻开文件夹并迅速地浏览。Bucky本不想看里面的内容,但它看起来像是个任务报告,有钢铁侠和绿巨人满身黑色粘液的结束后照片。

 

“这些伤亡都是可以避免的,”Steve在浏览完资料后说。Bucky认出了这是他的指挥官的语气,他再次环视了一边桌子,突然意识到Steve坐在首位。他对Steve和他所有取得的成就充满了自豪感 - 现在看来,人们就是忍不住给他军队让他指挥。他一直都知道Steve坚韧有天赋,而他对自己曾认为,因为身材的缘故人们从不把Steve当回事感到羞耻。

 

那个德国医生相信他。美国陆军相信他。而Bucky,他最好的朋友和爱人,却曾想着将他藏在布鲁克林最安全的角落里,让他远离战争。

 

在他掉下火车之前,他就开始辜负Steve了。

 

“当处理一种有毒物质,比如粉末,花粉,或粘液(slime)时,我们需要使用编组围堵(containment formation)。Thor,看起来像你和SIF没在正确的区域里,而在那儿我们有人员伤亡。发生了什么事?” Steve问道。

 

“队长,我代表自己和Lady Sif致以诚挚的歉意。我们当时在那个位置,但钢铁侠联系我们说在他的区域里有一处流浪者收容所被稠密的粘液(slime)源头袭击,而我们的区域当时似乎未受破坏。我们移动过去疏散收容所的人们,并在此过程中挽救了许多生命。“

 

“Tony?”Steve询问道。

 

“是的,我看到收容所受到了袭击,但我正在攻击粘液(slime史莱姆)本体。我的区域需要帮手,而他们说他们就呆在附近,正等待行动呢。”

 

“这就是说你是任务的领导者。你为什么不回调些人到E区域去?” Bucky可以听出Steve声音中的紧绷,那表明他对他的人没有用他本应采取的方式来处理局势感到失望。因为通常情况下,他的方式是最好的方式 - 这是一个事实,长时间以来Bucky已经接受了,就这么烦人。

 

“你看,我手头上有太多事了,Cap。” Tony嘴硬道。Steve挑起一边眉毛,但随后他把文件夹推向Bucky的方向。Bucky等着有人把它抢走并怒吼机密什么的,但反而他们的表情都显得很好奇。

 

“Bucky,”在Bucky盯着Steve在桌面油漆上的倒影时,Steve说。 “看看这个,告诉我你的想法。”

 

Bucky眨了眨眼。他的对什么想法?报告中有很多信息,而他尽职尽责地查看了那些文字和图像,他不知道Steve想听他说什么。

 

然后他记起不久前他还是复仇者的敌人。更确切地说,the asset作为Winter Soldier的这个角色是复仇者的敌人。他们可能想要局势中反派的角度。

 

The asset更擅长这个,但有他不打算在有七双眼睛盯着他时转换 – 现在每一只眼睛都在盯着他了,就连那个卷发男人也是,这使得他直起鸡皮疙瘩。他不自觉地摇了摇头让头发盖住眼睛,而他知道最好别让他们看清切换。不可避免的,在他滑出后和the asset滑进来之前的瞬间,他的身体会过于松懈,有人可能会注意到并觉得可疑。

 

“呃,有毒粘液似乎并不是一个大批量杀人的有效方式。它移动的太过缓慢。而且似乎也没有侵蚀设备。毒气可能会更好。”

 

有些复仇者不安地相互看了看,但Fury和Natalia保持着面无表情。

 

“我不想找灭绝斯克内克塔迪郡(Schenectady)的方法,谢了,” Fury干巴巴地说。 “Cap,也许你应该更具体点。”

 

“Bucky,从一个指挥官的角度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Steve问道。Bucky可以从他的声音中听出紧张,这意味着Bucky搞糟了,而他在他的朋友面前强装镇定。

 

他想知道Steve在搞什么花样。即使Bucky曾是咆哮突击队的副指挥官,他也从来没有制定过大型战术决策。他的技能更加适合紧急时刻,那时他要决定他们是否推进还是撤退,加强火力还是展示仁慈,沿着痕迹追踪还是让其逃走。

 

也许可以这样想。这是一个不同的地方,在这他仍是Steve的二把手,他不会搞砸区域中的事情。

 

“E区域不该失去掩护。应该移动些人到那里。但这个体系并不灵活 - 没有人来做掩护或者提供后援,这就是当初为什么会发生问题。你可能需要更多的人手,或者你需要重新规划你的战斗人员,确保至少有一名流动人员可供如收容所这种情况下使用。”

 

“我同意,”Steve说。这让Bucky有点吃惊,因为他对自己的回答一点信心也没有,但其他一些复仇者都在点头。而这并不是一个华丽的解决方案,因此他感觉有点受宠若惊。

 

“可以说我们正想扩大候补名单,”Tony 插话道。“让Cap回来现役,并驱逐更多一些辅助队员。你觉得怎么样?”

 

“太好了,”Bucky面无表情地回答。反正这里没人真的想听自己的意见。在他旁边,Steve伸出手,顺着Bucky额头向后抚摸他的头发,就像有时在家里那样。在这些陌生人面前这么做,让Bucky觉得胃都揪在一起了。

 

“那么你觉得我们是在做好事吗?”另一个金发男子问道。Bucky转过头看着他,感觉被这么多的人提问有些过于刺激了。这有点像是回到了SHIELD,但这里要的答复并非要黑白分明,确切回想的答案。他们都是开放式的且毫无意义,但Bucky不想再让Steve失望。

 

“是的,当然。救人,阻止自大狂们占领纽约。我完全赞成。”

 

“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对于你的传奇历史来说.”Tony 说。出于某种原因,Bucky觉得Steve会介入进来告诉他们该中断对话了,但他没有。他鼓励着看着Bucky,但将他留在狼群中。

 

“我的脑子现在是清醒的,”这是Bucky终于想出来的答案。他能从发散的思维中想到的全部,就是他是一个威胁,因为这是肯定的。这是某种测试,Steve故意径直带他走进来;是测试他对Steve的忠诚,以及他对团队和他对任务的忠诚度。

 

他们是忠实的 - 他们四个都是。即便是the asset,他才是Tony 和金发男子正试图弄清的切实威胁。

 

在复仇者们继续追问他问题之前,门打开了,另一个红发女子进入了房间。她个子比Natalia高且有更多雀斑,而Bucky认出她大约在一年前曾去医院探望Steve。她来房间明显是有目的的,一只手点击着手机而另一只指了过来。

 

“吃的在这里。我需要两个人来帮我搬一下。”出于某种原因,所有的复仇者都立即伸出食指对准自己的鼻子。 “Clint和 Bruce,”女人点了人。她转身敲击着她昂贵的高跟鞋出了房间,而金发和卷发的男子站起来跟随着她。

 

Bucky想离开。他悄悄地朝着Steve再移近了一英寸,但他正忙于与Tony 和Fury 讨论粘液(slime史莱姆)的化学特性,而且他看起来暂时不想动。

 

几分钟后,Clint,Bruce和那个女人再次出现了,带着十几个白色盒子和许多盘子,塑料餐具和小包调料。他们把东西布置到桌子上,然后复仇者们开始打开盒子取出食物装盘。Steve盛了一个盘子,里面有某种意大利面,米饭和奶油色的面团小球,而他把这个放在了Bucky面前,然后去盛他自己的盘子。

 

这很好吃,Bucky开始试探性尝了一口觉得。食物油腻并且味道丰富,他确定他喜欢这个。他得告诉其他人。

 

围绕在桌前的谈话变成了私事,而且变得非常吵闹。红头发的女人拉过一把椅子放在桌子的另一端加入了他们,她将手机放在一边,然后给自己的盘子里的肉浇橘子酱。Bucky也有点想试一下,但他不想在去拿的时候引起别人注意到自己。

 

Natalia 问他对纽约的感想如何,但她的问题是在好几个人的声音下问他的,他感觉回答必须要大声喊才行。于是他就移开了他的目光,当他看向Steve时,他看到Steve正回望着Natalia 。

 

Bucky 一直在慢慢地吃着。他想回Steve的公寓睡觉。

 

但Steve看起来玩的很开心 - 远比他平时看电影或者跟Bucky一起跑步更开心。因此Bucky紧闭双唇,让自己保持坐着,看起来很平静,并避免目光接触。

 

可能Steve察觉到了他的不舒服,因为一分钟后,他将手放在了Bucky的后颈上。他的手又大又温暖,他把手留在那儿,不时地捏一捏。

 

这还算管用。



--------------


跟基友抱怨了一下美3和妇联2估计吧唧没多少戏份的事儿……基友安慰我说,没事还有神盾和卡特2剧呢,没准就让384去串一串了。我表示,电视剧预算行不行啊,基友提醒我,反正你家那只身价不高_(:з」∠)_

有种既欣慰又心塞的感觉……好想打她= =


  25 5
评论(5)
热度(25)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