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4: Avenger复仇者(5)

当天晚上,他们终于回到Steve的公寓后,刚一拉上身后的门Bucky就让自己漂到了下面。然而感觉像是才过了几分钟,他就又在浴室里醒过来了,靠着墙并竖着一个手指。

 

所以其他人中的一个,最有可能的Axel,希望Bucky回来上面。他筋疲力尽,他只想跟没在不停寻找他对Steve不利迹象的人呆在一起。

 

但很显然他必须要坚持。他泼了些冷水在脸上,然后走出房间进入Steve红白蓝的客厅。Steve期待地抬起头,现在,Bucky能认出这是他们刚才正在一场谈话的标志。

 

“你可以重新开始吗?”他边问边陷入到沙发中,盘起他的双腿并拖过一个靠垫放到中间。垫子是蓝色的,有许多白色的星星散落在上面。

 

“好吧。”Steve很轻易就答应了。他也习惯这个了。Bucky喜欢Steve可以如此冷静得对待他的转换,即使Steve并没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

 

但这个想法会导向危险的境地。他提醒自己他犯下的罪会伤害Steve有多深,然后将自己的注意力导回谈话上。

 

“Fury只是发短信让我知道他们所达成的一致意见。你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Steve告诉他。他的声音很温暖,而且他温柔地微笑着看着Bucky。

 

“今天主要是让他们看到你已经恢复了并且很稳定。对不起,我没事前告诉你,但我不想让你带着像是在被审判的感觉进去。”这不难猜到。

 

“不管怎么样,你让他们印象深刻。你太怕生了,但是一旦当你讲话,就很难不去注意你。然后他们就同意了,”Steve继续道。Bucky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神展开。

 

“同意什么?”他有点感兴趣。Steve笑容满面的看着他,Bucky几乎可以肯定他会同意Steve的任何建议,这样他就能一直保有自豪与兴奋的表情。

 

“这完全是给你的邀请,我们希望聘请你做复仇者中的辅助职位。就跟 Sam一样。”Bucky将眉毛向上快挑到发际线了,Steve补充说。 “每当我们有自己处理不了的局面,就会叫他们来。Sam大概每个月会参与一次,而且他可以根据他自己的想法,参与得更多或更少。“

 

Bucky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觉得他有任何地方接近今天遇到的联盟中人 - 他们有魔法,或者尖端科技,或者由突变而来的奇特力量。他有任何方面会像给他们?他几乎嘲笑起这个想法。

 

然后,他想起了Steve没有那些能力中的任何一项 - Steve有一点点(几盎司)的血清和大量(几加仑)的勇气。而严格来说,他也有血清。这并不意味着他能成为一个战士就像 - 

 

The asset。他才是他们想要的。不是Bucky。

 

“你希望Winter Soldier成为一个复仇者候补?”他问,只是为了确认他真的搞明白了。也许他误解了整件事情。Steve肯定听出了他的声音中的怀疑,因为他的笑容动摇了起来。

 

“你当然不必非得 - 这只是一个想法。但最近我一直在考虑......考虑我们是怎么陷入一个死循环的。”Steve好心到将他自己也包括进刚才的评价中,虽然他骗不了任何人。 “我觉得去年秋天你在保护我时还并没有在这个怪圈中。我想让你有机会做一遍– 去保护民众。”

 

“是什么让你觉得,”Bucky对自己的话完全没过下脑子就冷冷地问,“我对保护除你以外的任何人有半点兴趣的?”

 

Steve的笑容完全消失了,而Bucky这才真正的琢磨起之前说的那些。那应该挺不错的,要知道在过去几个月里,他的双手没有伤害任何人。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过着没有流血的生活,非常平静。

 

但另一个方面,the asset并不适合家庭生活。他被训练来杀人,Bucky不知道如果他们将他限制在这个小圈子里并且束缚着他,将会有什么后果。他已经开始焦躁不安而且经常生气 - 但就这是所有了吗?还是他会在某个时候突然爆发?那会有多严重?

 

the asset确实有一些表面上的道德方向,但他像氧气般渴望暴力和攻击。这是他的本能,至今他这么听从Bucky计划的唯一原因,是因为Bucky向他保证这是暂时的。

 

也许Steve是对的,临时方案不能再继续了。Bucky知道最好不要相信这能永久,但他也承认,他不知道这种暂时会持续多久。

 

他能接受the asset成为一个复仇者,而且有个途径来发泄他的暴力。他能看护Steve的背后,他伤害人将是那些坏人,而不是去伤害无辜的人,缓解他嗜血的方法有很多更糟糕。

 

但是那将意味着,Steve会看到他人格要素中的the asset。Steve一直在不断寻找触发点,当他觉得Bucky没看见时他会做笔记,并努力寻找他洗脑的根源,或者记忆问题,或在任何时候Steve能整理出的任何理论。看到theasset战斗可能会暴露给他的小侦探太多东西追踪 - 在某个时候,他很可能会意识到,Bucky在战斗中完完全全地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会考虑的。给我24小时,” Bucky要求说。Steve看起来没那么激动了,他点点头。

 

“当然。这是一个邀请,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能理解。”除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是紧张Bucky不会接受他的提议?还是紧张他会接受?

 

“我要去睡觉了,”Bucky说,尽管才不到九点钟。Steve点了点头,似乎他已经料到Bucky会累得够呛。这有点荒谬,如果Steve确实希望Bucky在他身边战斗,但听起来跟整队的粘液机器人(slime-robot)战斗,都没有坐在那儿两个小时让一屋子的人来评定他更累。也许Steve知道这个或者也许他不知道。

 

Bucky一关上身后的门就倒在了床上,然后还没脱衣服就沉了下去。让别人来搞定那个吧 - 现在,他需要跟the asset谈谈。

 

幸运的是,当他到达公寓时,theasset和Axel在那儿。他重讲了一遍会议还有与复仇者们吃饭,然后说到他得到复仇者们通过Steve发出的邀请时,他看到了theasset眼中的闪光。

 

“是的。”the asset几乎是垂涎三尺地说。

 

“不仅是你的决定。”Bucky提醒他。

 

“怎么不是,”The asset反驳说。 “只要他们想谁死,让我出去就行了。”

 

“我觉得他们一般会尽量避免致命武力。”Bucky告诉他。

 

The asset沉下脸。“致残。”他调整了一下。

 

“我认为这是个好主意,”Axel说。 “Steve能得到支援,The asset可以活动一下,而且也许我们可以阻止无辜的人受到伤害。”很明显The asset在乎是什么,但Bucky还是很高兴他们中有人希望为了正确的理由而战- 或者至少,被Steve认为是正确的理由。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资格对什么是好或坏做出评判。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配得上复仇者们想要的致命武力,如果他们知道了他脑海深处的人格分裂。

 

“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The asset兴高采烈的问。他真正需要的就是Axel的认可,因为即使别人一时间不同意,Axel也会让他们改变看法。

 

The asset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坐在角落里喃喃自语,大概在制定策略和重新订正他的作战计划,因为现在他不能在交火中误伤平民。Bucky和Axel一起坐在在沙发前,Bucky更详尽地描述着晚餐和所有的复仇者。

 

Bucky不会对他的兄弟隐藏任何东西,但有许多来自外界的细节,有时他们不会全部共享。就像晚餐期间Steve放在他脖子上的手– Yasha和The asset用不着这些信息。

 

但他会告诉Axel一切。他有时感觉有些事如果Axel不知道,就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它发生过。于是他告诉了他关于手的事,还有它是如何让他感到安全。是如何让他想起最近那个早晨,他们将手放在Steve的脉搏上的那刻。这种感觉是如何熟悉,同时又如何新鲜,还有在那期间他如何害怕被人注意到,他希望Steve的团队可以看到,他和Steve在某种程度上依然还有着连接。

 

某种程度上,他们四个人都爱着Steve。他是在六十年里,大多数他们所讲述的故事中的主角。他善良且痛失所爱,灵魂和他们一样伤痕累累。他是太阳,而他们则是被吸引卷入了他的轨道的行星,且不愿离开。他太神奇了,他们拒绝将他放上神坛,他们知道他早就在那儿了(He’s amazing, and they refuse to take him of the pedestal they knowthey’ve placed him on.  这句到底……我只能意会了)。

 

The asset对他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真正的爱 - 他爱Steve就像一个战士爱他的将领一般。

 

Yasha年轻并且对男人不感兴趣 - 他爱Steve就像信徒爱自己的偶像。

 

Axel也许能很浪漫地爱着Steve,但他实在是个太好的哥哥- 他爱Steve就像一名最好的朋友或者家人。

 

Bucky会跟Axel承认,也只会跟Axel承认,他的手指一直在发痒想去描绘Steve的脊背的突起,从他口中舔尝咖啡的味道。即使他根本不喜欢咖啡。他爱Steve,就像那个天真、自大的布鲁克林混蛋爱他的小个子- 比市镇里的任何人都更容易卷入冲突,也患过更多感冒的那个金发的小混混。

 

所以,当Bucky告诉Axel关于那个安慰的触摸时,Axel会意地微笑着并重复了他的口头禅。与往常一样,这是对牛弹琴。

 

“也许亲近Steve不会是一件坏事,”他轻轻地建议说。

 

“也许Steve会找出真相,然后我们的下场就是另一个监狱。” Bucky反驳。他估计对话到这该结束了,但Axel今天继续了下去。

 

“我越来越相信Steve能经受得住真相。他是一个好人,他即使知道The asset干了什么,也仍然会触摸你。他还希望Theasset为他而战。他并没有用我们的过去对付你。”Axel轻轻说。

 

Bucky哼了一声。

 

“他不知道这儿有个畸形秀。”他说。

 

“平心而论,没多少人像我们这样。我们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如何看待四个人共用一个身体的。”

 

Axel惹恼了Bucky,因为他们之前早就有过这样的对话。Axel对于自身的情况太过好奇,他想要进行研究,查出是否其他人也有这种苦恼。Bucky拒绝冒险搜索信息 - 他知道有搜索历史这类的东西,他还知道Tony Stark能看到他在平板电脑上做了什么。而Steve也一样。为他们的一团糟不值得冒这个潜在风险。

 

“你真的认为Department X能创造出什么正常的东西吗?”他问。

 

“是不正常,但也许并不是完全仅有一个的特例,”Axel认为。 “你给我们讲过Jekyll和Hyde(化身博士)的故事 - 以前发生过这种事,Bucky。”

 

“那是一个虚构的故事!”Bucky大叫道。The asset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还是回去继续他的自言自语并且比划着手势。“这是一个恐怖故事,就像德古拉或者弗兰肯斯坦。人们不会同情那些故事中的怪物- 他们讲述这些是用来吓唬人和让人厌恶的!”

 

“我们不是怪物,”Axel反驳说。“我们是人。我们能够关心别人,能够思考。我们不会盲目伤害别人。就算是他也不会,”Axel指着The asse说。他知道他截断了Bucky的下一句话,所以Bucky一脸生气的跳到另一句。

 

“我还是不能接受让Steve知道。即使他不会伤害我们,或者将我们关起来,或者做些他认为是为我们好的其他什么事,他会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每当他看着我们的时候他就会看到它。我没法面对他的怜悯或者厌恶。我会消失的。”他威胁说。

 

Axel叹了口气。“你也太过激了。你还在被Karpov影响。你还是觉得这都是你的错。这不对。而Steve会明白的。”他轻柔地说。

 

Bucky瞪着他。他和Axel曾都对在Karpov和早期Lukin那儿发生过的事有着负罪感,但最近,Axel谈话的样子就像他已下决心要摆脱它。

 

他将Bucky一人留在了泥土中。他们都在变得更好、更健康、更快乐,却在Bucky最困难的时候丢下他。他不知道这是因为他是原型人格,还是因为他是被弄得最糟的那个,但因为Axel的话,他觉得虚幻的愤怒泪水溢满了他的眼睛。

 

他对此无话可说。于是,他换了个容易点的目标。

 

“别告诉我要怎么与Steve相处。你所有对于爱的了解都是他妈是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的情节 - 你甚至不让我告诉你结局。“他指责说。

 

“我喜欢去想象 - ”Axel刚开口,Bucky就打断了他。

 

“你就是想继续想象Ilsa选择了Rick,但她没有!这就是结局- 她与Victor上了飞机,而Rick和法国人决定去成为自由战士。这就是结局!“

 

“我不喜欢这样的结局。”Axel恼火地说。

 

“但事实就是这样!这儿也是一样- 我是Rick,而且我不会去追求Steve,因为我知道他跟别人在一起更好。如果Rick和Ilsa最终能在一起肯定非常棒,但是爱情并不会按这个运作。有时候,你不得不做出牺牲好让对方幸福。”

 

“但之后你会非常痛苦,”Axel反驳说。

 

“这比两个人都痛苦强。而你看到他们快乐,你就会知道这是正确的。于是你没那么痛苦了。这是有周期的。”Bucky说。

 

Bucky在焦虑的同时,Axel对此也思考了几分钟。他终于开始冷静下来之后,Axel才再次开口说。

 

“所以我是那个法国人吗?”Bucky去想了一会儿,但随后他长出了一口气。他察觉到了橄榄枝,而他也接了过来,因为他不喜欢同Axel战斗。

 

“对。你就是那变态法国佬。”

 

“the asset是谁?”Axel带着一个小小的微笑问。

 

“呃,他是那个杀了信使,贼眉鼠眼的家伙。”

 

“Yasha是谁?”Bucky哼哼着问。

 

“他是那个笨蛋俄罗斯酒保。”Axel笑着说,感觉一切都很好。然后Axel再次静静的开口。

 

“你还是错了。我已经厌倦了跟着你走,因为我认为这是在自我毁灭。你需要去对Steve说些什么。否则我会去。”

 

“哦,你会?”Bucky挑衅道。他感到了一阵寒意,对于Axel或者他们中的任何人,可以做的赖皮的事。只要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这就行得通。

 

“也许我已经做了。可能我太了解你了。”Axel平静的说。Bucky睁大了眼睛盯着Axel。

 

“你做了什么?”他冰冷并紧张地问。Axel屈身向前,然后在Bucky的鬓角按下一个吻。在这里他们没有真的感觉,但他看到了,他的大脑就自动补充上略过的嘴唇带着轻微的压力贴在他的皮肤上。

 

“我照看着你呢,弟弟。”Axel说。Bucky有点害怕这话中的含义。



--------------

呜哇,一吵架Axel腹黑气场全开(抖

炸毛的吧唧完全不是对手23333


那边的痴汉快来看,有asset卖萌~

n
  38 18
评论(18)
热度(38)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