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5: Friend朋友(2)

早上Steve醒过来时,T恤被汗水粘在身上,而被汗浸湿的脸感觉到了从打开的窗口吹来的微风。他听到了这个城市的早晨7点的声音外面忙碌而嘈杂,但Bucky还在睡,轻轻地打着小呼身体蜷缩并缠绕在Steve怀中,就好像没有感觉到毯子下面热的都要沸腾了。

 

自从Bucky吻了Steve并走开,他们几乎每晚都共用Bucky的床,除非他的情绪不佳。不过Steve能抱着他醒过来挺罕见的。Bucky对他们间的距离非常敏感,只要Steve一不个小心他马上就会醒 – 或者不是不小心 - 在夜里轻轻蹭到他。

 

显然,昨晚不太一样。明显Bucky没有注意到自己紧紧缩进了Steve的身体中,或者他注意到了,但决定不再对此大惊小怪。无论如何,Steve本能想要离热源远点,但是他强迫自己呆在那儿不动。

 

慢慢地,他更加清醒并意识到能在Bucky睡着时抱着他 - 脆弱并且,第一次,单纯 - 是种罕见的荣幸,当然稍微有点不舒服完全值得。

 

Steve调整了一下他的肩膀,让Bucky的头可以靠在他的胸口上,而不是别扭地支在Steve的肩膀,同时也腾出了他的右手。他试着伸出手去搂Bucky,但他害怕Bucky觉得自己被限制而突然醒过来。

 

他设法朝床的Bucky那边伸开手臂,然后他清楚地察觉到Bucky可能在睡梦中感觉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他又朝Steve怀里缩了一阵。

 

最后,他用手小心轻柔地托住Bucky的后脑勺,感受他指尖上纤细棕色的发丝,还有Bucky温暖紧绷的皮肤和在那之下的骨头。

 

这就是秘密的所在。在Bucky的头里,它小到可以托在Steve的手掌中,在力道下如此易碎,里面藏着秘密,Department X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他们是如何保存了他这么久,为什么即使到现在他的记忆仍不完整。

 

那个夜晚Bucky告诉Steve要对自己的感情想得更加清楚,他还承认了记忆的问题。我希望当这次谈话没发生过,他这么说过。

 

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具体的细节,这无疑是个停滞。Steve对复仇者带Bucky一起行动有点犯嘀咕,但他的记忆闪烁似乎从来没有影响过工作。这也是为什么Steve并从来没有与其他人说过这事,甚至是Sam。因为他认为这可能会害Bucky坐冷板凳,他并不想在没有更好地了解他所做的事和他还记得什么之前那么做。

 

他直接去问的话Bucky就耸耸肩,因此他一直在收集线索。他试过问Bucky问题关于前一天或者他们一起的早上,Bucky通常能相当准确地回忆起细节。他也试过问他关于复仇者的工作和他跟Ronaldo报到的电话,结果也很不错。但他同时发现自己总在帮Bucky提示重要信息,会重复它好几遍,而且还会在队伍集合或吃饭前提醒Bucky来龙去脉。

 

而他不介意干这个,他想要Bucky意识到这点。如果需要的话,他能每天早上都重复不久前的事,但他并不像在意Bucky失去手臂那样,在乎他记忆的缺失;他深深的希望Bucky没有缺失它们,但他的爱不会因为这个减少一分。

 

Bucky开始醒来并且睡意朦胧地嘟囔着,Steve无奈地抓了抓他的头皮。当Bucky抬起头用讨厌的眼神一眼大一眼小注视Steve时,他准备放开手方便Bucky滚走。

 

“早上好,”Steve用超级灿烂的笑容打招呼。

 

“嗯,”Bucky回答。他并没有移动重心,而是将头垂了下去放到Steve脖子和肩膀间的交界处。Steve能感觉到Bucky干裂的嘴唇刺在他脖子处敏感皮肤上的粗糙感,然后巴基静止了几秒,他试探着把手放了回去继续抚摸Bucky的头。

 

他把另一只胳膊搭在Bucky的腰间,Bucky没理他。

 

他将鼻子埋进Bucky的头发深深地呼吸,Bucky还是没理他。

 

Steve本来真的没打算做点别的,但Bucky对着他的脖子叹了口气,吹出的一小股热风就像是将信心直接注入了他大脑掌管冲动那部分。他向右侧翻身,将Bucky推到他身旁面向着他四目相对。他舔了舔嘴唇,眼睛盯着Bucky的嘴,将他的意图表示得很明显。他给Bucky一分钟离开。

 

Bucky接受了这个体贴,他扭动着将脚扔到床边然后迅速站了起来。Steve皱起来脸嘲笑了下自己,然后也学着Bucky离开了床。当更多的皮肤终于被从窗口而来微风吹过时他呻吟了一下,然后他赶紧将手伸进短裤去将他过分心急的阴茎拉到小腹上,并且用内裤的橡皮筋将它固定在那里。

 

在这一点上,他并没有准备跟Bucky说清自己的感受。有些日子Bucky喜欢被触碰,但其他的时间,他就那么善变。有些日子,当他们坐在沙发上读书或者看电视时,他几乎将自己整个挂在Steve大腿上,而其他时间,让Steve进入他的私人空间就像会刺痛他一样。前进一步,后退两步。前进两步,后一步。

 

他对Bucky一无所知,从他记忆问题的恢复,到他的感情,都是一条直线。Steve周围那些不经常看到Bucky的人都告诉Steve说Bucky变得更有人性了,并且比他们第一次见到他时更平和了, Steve倾向于相信他们。他相信Bucky正在恢复,并且在适应他的自由与这个世纪。不过,从他的角度来看,大的表象遮盖了小的反复,而他也接受了所有他能做的,就是有时从Bucky那儿找找线索,并每隔几个小时重新评估一下。

 

当然他也想知道,他们能不能直截了当的谈谈他们是否还能像曾经那样。

 

不过他会将这个藏在心里。

 

他看到Bucky在卫生间刷牙,他们开始共用一张床的同时他们也开始分享时间,当他拿起自己的牙刷挤上一团牙膏并且打开水龙头冲了下,他从镜中对上了Bucky的目光。不像床,这些他们自打Bucky搬进来就已经在共享了,还有剃须膏和香皂。

 

Bucky对着倒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所以他还没有将差点接吻丢到他的记忆空洞中。但他看起来也完全没有不高兴,于是他们看着对方,当他们靠在台子上并刷牙,轮流在洗手池中漱口。Bucky做这些的时候Steve注意了什么。

 

“我有个问题,你不必非得回答。”他说。他所有关于Bucky被囚禁时期的问题都是这么开始的。

 

“什么?”Bucky警惕地问,就像他每次被Steve问到关于他的囚禁时期时那样回复。

 

“你的牙齿。你的牙冠怎么了?需要牙科治疗吗?” Bucky用舌头舔了舔后槽牙,脸上因为不快皱了起来。

 

“哦。我忘了这些。这些不是我的牙,”他若无其事地说。他离开卫生间,然后靠在门框上甩着手,而Steve去将牙膏漱干净。他迅速将嘴冲洗干净,然后跟着Bucky走入厨房。

 

“好吧,我不知道你还更换了牙齿。它们是假牙?” Bucky讥笑了一声,打开冰箱往里面盯着看。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拿出装鸡蛋的纸盒,对Steve抬起眉毛。

 

“虽说我93岁了并不意味着我需要假牙。”他回答。

 

“好吧,请。” Steve对着鸡蛋回答说。“然后愿意解释一下牙齿是怎么回事吗?” Bucky安静地在烤炉下的抽屉里翻找平底锅。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的眼睛来回扫动着,这是个确切信号,他正在一些不好的回忆中筛选特定的一个,并设法将其取出来,而不让当时恐慌的想法像雪崩一样爆发。

 

“我的烂掉了。我有好几年都没管过它们,它们只能被拔掉了。我猜你妈是对的。”他说,砰的一声将平底锅扔到燃气灶上。Steve觉得他只会说这么多了,因此他手忙脚乱地打开咖啡机并将两个马克杯放在架子上。

 

“然后他们把这些放进来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出来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很常见。但它们用了有一段时间了,由于我有照顾它们。” Bucky静静地补充说,他敲开鸡蛋放入锅内,还加了少量牛奶。他用锅铲将它们打散,然后打开火焰。

 

Steve在离开炉子时,递给了他一杯咖啡,并用手轻轻抚过Bucky的后腰。

 

“谢谢你做早餐。” Steve告诉他。

 

“轮到我了。” Bucky嘟囔着头也不抬地看着平底锅。

 

Steve翻阅着纽约时报,Tony每天早上都会用混合着善意和冷嘲热讽的姿态给他的楼层送过来,他打开了收音机想转移Bucky的注意力,这很可能是徒劳的尝试。

 

Bucky热爱音乐,他也热爱发现他从没有听说过的新事物。他们倾听公寓周围的一切 - 国家,说唱,蓝调,摇滚和Top 40,不过不包括每次Bucky戴上他的耳机并在屋顶上消失几个小时。

 

但有时大乐队(Big Band)会让Steve有些心痒,而如果Bucky正有个好心情,那就像模糊了2015年和1940年的之间的界线,并且公寓中那些艳俗,爱国的装饰消失了,Bucky走路时轻巧的脚步就像一名摇摆舞者,而不是一个幸存者。

 

大乐队电台响亮地放送着Glenn Miller和他的乐队,当他听到了“In the Mood”时,Steve满足地呻吟了一下。他哼唱着舔了下拇指给报纸翻页。当他正跟纸张的折皱搏斗时,他听到从厨房Bucky的角落那儿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起初,他认为Bucky也在哼唱,但当他意识到Bucky是在唱歌,他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Bucky几乎从不唱歌,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声音不合适,从战前Steve就甚至没有听过他试一下。他集中自己的听力零零碎碎地听清了几个词...... Bucky绝对在合着器乐的曲调唱Andrews Sisters歌词。

 

So I said politely, darlin’ may I intrude?

 

He said, don’t keep me waiting while I’m in the mood.

 

First I held him lightly and we started to dance,

 

Then I held him tightly, what a dreamy romance,

 

And I said, hey baby, it’s a quarter to three,

 

It’s a mess of moonlight won’t you share it with me,

 

Well he answered-”

 

Bucky突然停了下来,他手里拿着盘子转过身,看到Steve在看他。Steve不完全确定他脸上表现出的情感是什么,但可能对于吃早餐来说看起来太柔和了。当Bucky把盘子放在Steve面前时,他克制了下自己的表情,并立即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自己那份鸡蛋来。

 

“你知道,有一次乐队在Tony的派对上演奏了这首歌,没有人知道这歌叫什么。或者最初由谁演奏的。” Steve评论说。

 

“太滑稽了。”Bucky生气地皱眉。他看向Steve的眼睛,一种共同的看法在他们之间产生了火花。

 

Steve拿起叉子开始吃他的鸡蛋。Bucky从来就不是一个出色的厨师,但当Steve病了,主要的家务工作就会落在他身上,所以半熟鸡蛋的味道让Steve想到关怀别人与被人关心。它让Steve想起Bucky敷在他额头的冷布,还有用他的嘴唇来测量他的体温。

 

他吃着鸡蛋,同时他们很温暖安逸,跟Bucky一起享受着早晨。当他们的早晨过去,这幸福的一刻,他知道不会持续太久。

 

他将它保存起来,记在心中,他知道在未来的某一时刻他会需要它的温暖。

 

 

 ------------------------------------

歌词懒得翻了= =

队长放的歌:In the Mood- Glenn Miller

吧唧唱的歌:In the Mood-The Puppini Sisters 很欢乐的曲子,想听的童鞋可以搜一下~好像是Glenn Miller的In the Mood曲调上填词?

表示想两个一起放调了半天也没同步上_(:з)∠)_  

 

老夫老妻的日常生活好甜甜甜……满地打滚热泪盈眶中……最后flag立得高高的


  21 10
评论(10)
热度(21)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