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5: Friend朋友(3)

Steve和Bucky正在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边界上的一家餐馆吃饭,他的手机又响又振动地收到了集合的消息。这时机太不理想了;这三个星期的大部分时间Steve一直在努力哄Bucky回布鲁克林,而今天Bucky貌似愿意坐地铁到市区走动一下。他不为所动地吃着他的汉堡,冲着餐馆里那些向美国队长和阴沉着脸却已经同意去一趟布鲁克林大桥公园的怪人挑起眉毛的其他客人怒目相视。

 

而Steve站起来拿出钱包随意地扔了二十块钱在桌上,这两年前还会把他搞懵。他沮丧地最后咬了一口他的三明治,然后注意到Bucky已经走到门口。

 

“你也参加任务?”Steve在餐馆门阶追上了Bucky问。Bucky已经折返了脚步去向最近的地铁站,Steve从他的步伐中读出了期待。他们还不知道任务的任何详情,又或者是否会需要Bucky,但他能表示出对某事的热情总是让人高兴的。

 

“当然。”他们在陌生的人群中穿梭时Bucky对他说。他拉紧了身上的运动衫,但六月份湿冷的温度像他们身上的第二层皮肤一样围绕着他们。他们走下楼梯讲地铁票投入检票口,然后Bucky落后几步让Steve带路到华盛顿地铁橙线。

 

地铁挤满了人他们只得站着,于是Steve指导Bucky抓住吊环扶手。他站在Bucky背后轻轻地抓着他的腰保持平衡。

 

“就不能让Stark带我们飞回去吗?”Bucky的声音里透出些抱怨。地铁摇晃而又颠簸,发出金属与金属摩擦时的尖响。

 

“他没法带我们飞那么长的时间。”Steve反驳了他的烦躁。Bucky似乎天生就受不了地铁里的景象和声音,所以拥挤的人群让他咬紧了牙关。

 

Steve看了看周围。似乎没人注意他们,而就算有也不是那种会用手机给Steve录像的类型。他讨厌那个,他知道Bucky也很容易被认出来。他参与的一些的任务开始被犯罪写手们在他们的博客和文章提及,如“独臂斗士(The one-armed crusader)”,Steve Rogers的独臂同伴这太容易被认出来了。

 

Steve不知道Bucky是否对此有所准备。他希望- 不,他比Bucky更有信心。他几乎可以肯定Bucky能冷静地不去攻击任何看热闹的人并抢夺他们要传到Instagram上的照片,或者是过来问他如何加入复仇者的孩子。

 

不过Bucky还是很讨厌这个,这就是Steve近来一直频繁提议去花一天游览和徒步旅行理由之一。当Bucky开始被大众认知后他们可能又得躲躲闪闪,他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他身体前倾并将下巴靠在Bucky好的那边肩膀上,让Bucky成片的头发覆上他的脸。Bucky的头发又变长了,Steve不知道这次他是想要剪短还是留着。

 

他的气味很干净,而且他的脖子永远是他最柔软的部位。

 

“乘坐地铁是另有目的吗?”Bucky悄悄地问,他的声音行进了几英寸只传进Steve的耳朵。

 

“没有。这真的是最快的方法了。Stark带不了我们两个。”Steve一脸歉意地抬头说。Bucky放开了拉环把手伸到他身后。他用手抓住Steve后脑勺一下将它按回自己的肩膀。

 

Steve没有再动,随着车子的晃动一遍又一遍让自己贴住Bucky,然后再随之分开。他可以听到站在Bucky旁边那个女孩的耳机中传来的响亮的音乐,节奏和缓并且是蓝调的风格。他听到了一些歌词是说那个歌手是一个布鲁克林宝贝(Brooklyn Baby)。

 

这感觉就像是在跳舞。

 

 

 

 

 

他们一到达Stark大厦Bucky在地铁上的柔和就消失了。他们没有去自己的楼层,而是乘电梯到地下的安全仓库,那儿存放了队伍的大部分装备和武器。在最繁忙时,队友们在这换上他们的制服并装备上刀枪,这儿是最有激情氛围的更衣室。

 

Steve换上了他诺梅克斯(NOMEX)和凯夫拉(Kevlar)材料的制服,将通讯器别上耳朵并且系上了多功能腰带,同时通讯器开启了同步通讯。

 

“我是Steve,我们的集合位置在哪儿?(what’s our 20?*)”他边穿他的红靴子边问。

 

“会议室。在行动之前,我们要处理情报。”Natasha回答。一般情况下,如果情况紧急,JARVIS会将位置和基本说明发信息给他们,便于他们单独报告。要求事前集合并作为一个团队出发的任务就没那么紧迫了,但Steve还是赶紧抓起他的头盔和盾牌。

 

Bucky也基本上准备好了,尽管他只用一只胳膊穿制服。他扣上了他黑色皮夹克的皮带,用牙齿将手套拉到手上。这件夹克只有一个袖子,他的受损的肩部覆盖着由Tony提供的防护金属以匹配Steve的盾牌。

 

当Tony给他展示了一系列的制服实物模型让他选择时,他选了一套看起来最像Winter Soldier的制服。

 

在暴露身份这方面并不是问题- Hydra上传的数据中没什么Bucky相关的有用信息,而桥上那场袭击的大多数画面都抖动模糊。公众知道的全部,就是Hydra的文件中所暗示提及的神秘的WinterSoldier已被抓获或击毙。

 

深深吸引着Bucky的那个审美让Steve有点担心。除了用一副多米诺面具(dominomask*)替换了口套似的下半张脸的面罩,他并没有对他的Hydra制服做出太多改变- Steve知道他挑都没挑。

 

Bucky在他大腿的枪套放进他的356 Derringer,TEC-38,还有SIG-Sauer P226。他转过身,Steve一声不吭地拿起Skorpio插入皮套Bucky戴在背上的枪套中。

 

Bucky是他们队里的唯一会携带四把枪的成员,而他之前还抱怨过这个数量太少了。他被限制在手持枪支,而即使他没说什么Steve也知道,没有狙击枪他会觉得像是在赤身裸体,那完美地契合在他手中,很久以前Department X就将他扭曲成了他们的佣兵。

 

“队伍在会议室里。”Bucky别上了自己的通讯器时Steve说。当他们走向电梯时他们的步调开始变得一致,直到最后一刻他们才拉下了他们的面具。

 

Natasha,Tony,Clint和Thor齐聚在会议室。

 

“Rhodey和Sam都在路上。”Natasha跟他们打了招呼。他们坐下来后Natasha从桌子对面推过一个Stark平板给他们。

 

“情报提供人Fury, Nicholas J。2015年6月7日,中午12点整,东部标准时间。”当Steve点了‘播放’,消息开始了。“AIM基地设在费城。预计里面有100-150名特工。警卫,摄像头,设施完备。与桥梁倒塌并造成伤亡有潜在的联系。”Fury的录像停顿了一下只剩他的呼吸声。

 

“我一直在侵入他们的通信,”过了一会儿之他继续说,“他们绝对是东海岸AIM的一个重要中心- 可能是AIM的主要核心。我有足够的证据- Nat,Steve,召集队伍集合。你们需要在他们发出警报打草惊蛇前第一波攻击就武力捕获他们的头领,之后再派遣常规部队抓捕喽啰,完全关闭他们的狗屎基地。”

 

录像的结尾是个坐标,Steve走到占据着西边墙壁的触摸屏前。他输入了他的密码,不管Tony如何挑逗和怂恿,不是stevenjames4eva,几秒钟后,他调出了AIM的威胁名单。

 

“如果Fury没给出名字,那么他也不知道那里面有谁。这是在我们的数据库中还没被逮捕AIM科学家和工程师前30名首要通缉犯 - Tony,下载这些你需要能认出他们的脸。我们要在这些人逃跑前搜索他们以及可能的身居高位的人。”Steve下令。

 

“Stark能告诉我们谁中了大奖不?”Sam边问边溜进会议室,穿着他的猎鹰装备。

 

“Stark和Rhodey的头盔中有面部识别软件,他们会传递消息的。”Steve向他保证说。 “而其他人,这儿有一些你们需要记的特殊面孔。”他点了屏幕三下,红色框圈出了五个最危险的在逃AIM特工。

 

“Darren Long,爆破专家。Manuel Fuentes,太空武器项目负责人。DavidSlobodan, 拉特维尼亚(Latveria*)科学研究前负责人。VictorLi,人类受试者的测试员。还有Christine Mencken,前高级Hydra科学家。几个这样的个人能集中在AIM中,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带回他们是首要任务。”当他们仔细查看照片时,他望向桌子。

 

“要活的。”他特别为Bucky补充了一句。“这样我们就可以查出他们知道什么。”Bucky板着脸但点点头。

 

“Rhodey还有20分钟到达。”Tony告诉他们。

 

“那么我们30后出发。Clint,去准备好昆式战机(Quinjet)。Bucky,把情报传给Sam。”Steve说。他用手指在屏幕上划几下,调出他们打击过的AIM区域的蓝图。

 

“好吧,我们知道AIM在如何安排他们的实验室方面总会有相同点......” 


-------------------以下是补全---------------------


一个小时后,Clint将隐形的昆式战机(Quinjet)着陆到费城一栋办公楼的屋顶上。旁边就是一个废弃的工厂,被持有可疑的先进枪支的私人保安公司把守。通过望远镜,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破烂满是涂鸦的窗户后面,还有另外一面墙。这是个包着个破壳的楼中楼。

 

“Bucky,Sam,Natasha,Clint  - 分别去北,南,东,西入口。不要让任何人进出,但别被看见,除非万不得已尽量别被守卫察觉。Tony,Rhodey,Thor - 我们去找车库门。”队伍确认了任务并分散开来,Steve在被Tony抓牢并飞走前,对Bucky点了点头。

 

Tony的扫描系统找到入口藏在将近一英里远的一个停车库中黑暗肮脏的角落。几个男人靠在一台锈迹斑斑的汽车引擎盖上一脸惊讶地看到有人这么出现,而Steve在他们按响紧急按钮前就抛出盾牌击昏了他们中的两个。Tony用他的斥力炮(repulsors)打昏了剩下的两个人,一分钟后,Thor暴力打开了车库门,他们跑或飞进了狭长昏暗的混凝土通道。

 

另一侧有更多的守卫。Rhodey搞定他们的同时,Steve向令人不快的黄色过道里张望。 AIM总有个要给一切都加上标记的谬论,可能是因为他们过于热衷数据和方向。所以Steve和Tony很容易就跟着箭头前往管理实验室,而Rhodey和Thor去向生活区。

 

“破坏掉了我这边入口的摄像头。有组人想步行出去- 我阻止了他们。” Natasha在通讯中说。Steve按了个按钮,让通讯器敲击确认而无需开口。Steve和Tony弯腰躲在一连串的窗户下调查那些里面有多层金属器械的实验室,然后继续前往设施的核心。

 

“在生活区被发现。正用枪指着9名特工并且将他们的手捆上了。”Rhodey接着说。Steve再次敲击确认。

 

在他和Tony绕过植物实验室时两个戴着蜂巢头盔的特工发现了他们。Steve踢昏了他们,并且摘掉他们的头盔确认他们没在名单上。他们也不太可能在– AIM的项目负责人和高层协管通常是那些穿着普通实验室外套的人,而他们那些还在奋力往上爬的手下们则穿着鲜艳的黄色套装,身份不够出名因此戴着面具。

 

“也破坏了我这边的摄像头。他们应该没看到我。”接着Clint说。同样,Steve敲击确认。

 

终于,Steve和Tony来到了戒备森严的实验室。他们处理掉了警卫然后踹开门,在几十道震惊的目光下走了进去。

 

“他们知道我们来了。”他终于出声说。他能感觉到通信系统那边都松了一口气,他的人终于可以停止潜藏开始正面战斗。他举起盾阻挡了一轮枪火,转头与一名女科学家愤怒的目光相遇,她在他们的首要通缉令上。

 

“我之前真的希望你能在这里。我和Hydra还有一笔账要算。”他冷酷大声对她说。她狼狈地摸索出一把手枪试图向他开枪,而他却躲闪着逼近她,然后打掉了她手里的武器。

 

他将她的胳膊扭到身后铐上了她,将她推到自己身前,阻止那些Tony还没来得及搞定的剩下的特工攻击他。

 

“别动。”他边对她说,边将她铐在沉重的金属工作台上。她朝他吐口水,于是他用足以伤害她但又不会有永久损伤的力道抓住她的肩膀。

 

“还有谁从Hydra来了AIM?”他问。不出所料,她并没有回答,而是开始扭动着大喊。

 

“切掉一个头,”她开口说。

 

“我可不敢肯定你的新同事们真能支持这个口号。”他打断了她。他放开手转去帮助Tony进入下一个实验室。

 

“到目前为止我们抓到名单上的三个了,包括一名重要人物。” Tony炫耀说。

 

“现在是名单上的五个,我们也抓了条大鱼。VictorLi。”Rhodey回应说。Tony骂了一句并且加紧了手里的活。

 

最后,在最精密的实验室和更好的生活区之中,他们围捕到了名单上的18个人,包括Li和Mencken。他们将这些人分开,从Bucky负责的出口押送出去,而他就在上方掩护着他们。Dr. Mencken,被Steve押送着的科学家之一,当他们离开院中走向昆式战机(Quinjet)时,他看见她抬头向上望去。她倒吸了一口气,她虚假的气势消失了。Steve沿着她的视线看到了Bucky,他正站在三层的窗台上,狞笑着用Sig-Sauer瞄准下面的新俘虏们。

 

“所有AIM的人渣们都坐到地板上。路上不会太颠的。”Clint指挥道。他们将俘虏们押送进去,并将他们错开以便看管。

 

“Clint,起飞。”Steve下令说。然后他重新配置了自己的通讯器,设置成呼叫SHIELD。

 

“Hill,我是Rogers。我们带走了头领– 进入并彻底清查这个地方。”他下令。

 

“明白。”她回复。她的声调快速清晰,但职业化。他们还没有越过那道坎,他曾对她用了点计策,让Bucky没有经过意识扫描就离开了SHIELD。

 

他将目光放到Bucky身上,习惯性地做任务后得评估确保Bucky没有受伤,然后他注意到Mencken正坐在地板上离Bucky只有一尺远。Bucky正巡视着俘虏们,并没有特别注意其中哪个人,但她对Bucky的恐惧还是笼罩着她。

 

她是个前Hydra,因此她知道他是谁。她被吓坏了。

 

Clint带他们飞往SHIELD设在长岛的中级安保的监狱。这次轮到Steve,Bucky,和Thor留下来,在他们的特工处理犯人时提供额外的保护,Steve知道他们大概会在那里待到早晨。他让Thor去弄些吃的,而他和Bucky在电脑显示器的面板前切换监控画面。他们脱掉了面具和手套,Steve放下了他的盾牌。

 

这是作为一个复仇者乏味的一面。所有那些枪战,超自然和武术战斗都让人热血沸腾,而现在是玩玩看门狗,或者只是在等待什么发生的时间。他们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后,Bucky闭了会眼睛,然后当他睁开时他环视了下四周。

 

“我们要在这里等多久?”他恼火地问。

 

“等到他们都被接收并扔进牢房。如果有人暴动我们再插手。但是我们在战机上已经扫描过他们的武器了– 当这些人拿着他们的计算机和烧杯时他们是危险的,但他们只穿着橙色囚衣就基本上无害了。这更多的是走个形式。” Bucky瞥了一眼屏幕,当屏幕上显示Mencken被押解到监狱中一名妇女身边,然后他的眉毛皱的更深了。

 

“我知道她。”他说。

 

“前Hydra。他们中的很多人并入了AIM、RAID之类的这些组织。她显然十分重要,她的地位晋升的非常快。你对她了解多少?“

 

Bucky咬了咬牙没有说什么。他的目光不安地瞥开,Steve皱起眉头。

 

“Hydra的数据表明,她曾一度是个项目的负责人,但她没被任何有关Winter Soldier的资料所提及。她曾,嗯。在你的项目中?”Steve问道。Bucky咬这嘴唇,看起来火冒三丈。

 

“不。但她很重要。有时我能看到她。”他就说了这些。

 

Thor带回了比萨,之后Bruce也加入了他们。Bruce一直因为他在队伍中的局限性感到没必要的内疚 - Hulk适合的砸碎机器人或怪物,但他没法进行像这样的一般人类任务。他是把钝器,他没法放轻力道或者有差别地捕捉罪犯和恶棍像今天的任务要求。Bucky会被责备转而使用非致命武力,而Hulk永远不能。

 

“我一直听着通讯。听起来一切进行得很顺利。”Bruce走进监控室说。他拿起一片温热的比萨饼,对着他们三个挥了挥手打招呼。

 

“想跟我去扫尾吗?”Steve在他们聊了几分钟有关设备和Maria发给他们的过去几个小时的最新消息后问。据说她的人另外逮捕了105名特工,并且把他们送到了位于布法罗的SHIELD低级监狱。Bruce困惑的眨了眨眼,还是接受了他的提议。他们留下Thor和Bucky谈论Thor在其他世界经历过的一些比较剧烈的战斗,Bucky看起来有些怀疑但挺感兴趣。

 

“我都没参与任务,你叫我陪你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Bruce问,他们走过牢房,在每扇门前扫描他们SHIELD的ID卡。

 

“因为Thor没有正常的判断力。” Steve边回答,边领着他们继续往一个特定的方向移动。

 

“是Bucky?”Bruce问道。Steve犹豫了一下,但他始终愿意信任Bruce。

 

“是关于Bucky。”他承认说。自从Bucky在监视器上认出了那个Hydra科学家,有个想法就一直在酝酿。Bruce没有回话,只是让沉默萦绕在他们之间,直到Steve自己准备好倾诉。

 

“Bucky认出了其中一个犯人,Dr. Christine Mencken,她作为一个前Hydra科学家,即使不是被分配给他的科学家团队成员,她也重要到足以能够接近他。” Steve说,尽自己所能在声音不带有情绪。他需要客观看待这个,而想着科学家们蜂拥在Bucky周围,把他当作动物,对他的脑子做手脚,只会背道而驰。

 

“他把她吓坏了。而当他想起她是谁后,他......有点心烦意乱。所以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她可能知道些Bucky一直瞒着我的事。”他平静地承认道。

 

“他有事瞒着你。”Bruce重复说。他的语气中并没透出丝毫的批判,但Steve还是慌忙维护Bucky。

 

“为了保护我而隐瞒。他根本不想让我知道他经受过的折磨,还有他们对他做的那些非人化的经历 - 甚至连第一次在Zola那发生的事也是。但我需要知道,” Steve强调说。 “Bruce,他有太多下意识的行为和症状。这对他在我们团队里没什么影响,但我和他住在一起,我看到了这些,我一直很担心。”他坦白说。这是他第一次把他的忧虑告诉Sam之外的人,这令人胆颤心惊的。但只是把这些说出来,他就莫名其妙地感觉好多了。而他和Sam这些天(没有)就Bucky的神态和动作沟通过,因为没什么新东西好说。

 

“好吧,”沉吟了一分钟后,Bruce说。“我想搞明白她知道些什么没有坏处。如果你想的话我也来做点调查工作。”Steve勉强笑了笑。他已经调查了好几个月都没有任何成果。

 

监狱的女子部分看起来跟男子部没区别,不过没那么吵。当他们前往Mencken的牢房时,他们的脚步声在混凝土地板上回响,走在通道中一些好奇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们。几个大胆的囚犯还咒骂或骚扰他们,到达Mencken的牢房前Bruce都被弄得一直在脸红。

 

她正躺在薄床垫上打盹,为了叫醒她Steve用力地踢了脚牢门。发出的当啷声一下惊醒了她,而当她看到他,她冷笑了起来。所有恐惧的痕迹都从她脸上消失了,她滑下床走到牢门前站住,她身上的橙色衣服还带着因为包装压出的折痕,而她的发髻还跟早上她在发号施令并检测她电脑输出的数据时一样死板。

 

“你这混蛋假好人。”她对Steve冷笑着。“你认为这些栏杆关得住我?”

 

“我认为你只是一个掌权的人,而这里的设施是为比人类强很多的家伙而建的。你可能是一个杀人凶手,但你只能借助你的小玩意来做杀人。” Steve冲她耸耸肩。她脸色阴沉,眼睛下的肌肉因为愤怒而抽搐着。

 

“你想干什么?”她问。Steve犹豫着,选择了下他的问话手段。在他询问时,她不像是自愿提供信息的类型。

 

“我注意到你害怕我的同事。他并没有一个真正的称呼,所以我们就叫他Barnes,” Steve说。他观察到她的眼睛因为认出了这个名字而闪烁– 尚不清楚现代Hydra是否知道他们的前辈曾打碎并培养出了Winter Soldier。

 

她的笑容阴沉而狡猾。她对他嗤之以鼻。

 

“你知道我认识他是谁。我不是普通的Hydra特工 - 我确实知道。我知道的比那些胡扯的冷冻仓和洗脑更多。“

 

Steve的脉搏敲打起来。他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但感觉这极其重要。

 

“如果你配合,我也许能帮你稍稍减刑。我想知道,他是否会对我的队伍有影响。”他对她说。对于在有关她判刑的问题上说谎他并不感到愧疚,因为他知道她不会直接告诉他真相。

 

“The asset成了一名复仇者真是太可笑了。”她告诉他。她的嘴角向上弯曲,她的眼睛暴露出了她的喜悦。“我当然不想妨碍这个。”

 

Steve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往前走了一步。他得引诱她以查明更多.....关于她将Bucky称为the asset。

 

“这并不可笑,”他咆哮道。她撅起嘴唇在嘴角留下了一丝笑意。“他是名美国战争英雄,而他就该在我们这边战斗。”

 

“它以前也过咬主人的手,”她告诉他,将脸尽可能地贴近栏杆却没有让皮肤碰触到金属。他们只有几英寸的距离,她大概能闻到他呼吸中的比萨味。“你根本不知道你正跟什么打交道,孩子。你永远也看不到的文件有一个又一个房间。你是个如此忠诚可爱的甜心,你不明白它有多难以驾驭,直到一切为时已晚。”

 

“不要叫他‘它’。”Steve愠怒的说。她戏谑地弹了下他的鼻子,然后从栏杆中抽回身。

 

“绝对要把它留在队里。我都等不及想听到会发生什么事了。”她走回她的床并坐了下去。

 

“祝你好运,你们将从内部毁灭自己。”当Bruce摸到他的肩膀并挑了挑下巴示意离开时,她大声对他们说。Steve跟着Bruce离开,心脏在太阳穴砰砰地跳,纷杂思绪飞的太快无法抓住细想。

 

她知道些什么,而她不说。他盘算比较着将Natasha带来审讯的好处。Mencken知道那些Bucky并不想让他知道东西,她在话中暗示了它。

 

她叫他the asset – Hydra就是这么叫他的?而那个名字,Yasha,Bucky第一次遇到了Natasha时说出来的名字又怎么讲?

 

她说,没有冷冻仓 - 是指冷冻(cryofreeze)?Bucky从来没有被冷冻?他脑子中闪过Natasha给他的文件中的照片,他记得她说过那张照片是被篡改的。Hydra用某种方法停滞了他而非冷冻吗?他们在故意在冷冻(cryofreeze)上撒谎?天啊,Bucky在这整个时间里都是醒着的?

 

她说,他没被洗脑 - Steve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Bucky当然被洗脑了 - 否则他怎么会冷酷无情地杀人这么长时间?Steve的胃都搅在了一起。他们相信了洗脑理论这么久,但如果并非如此,他们将会回到原点而且还得去寻找一个更邪恶的解释。

 

她说Bucky不受控制。她说,他会从内部毁灭他们。

 

Bruce清了清嗓子。

 

“看来,我们获得了一些新的情报。”他开口说。他试着让自己听上去很兴奋,但Steve一片混乱根本没听到。

 

“她错了。他不会骗我或者我们中的任何人。”他强调说。Bruce举起一只手,Steve才意识到他有多愤怒,他正在激动得嚷出来。

 

“我不觉得她是对的。她说起他就像在说一个非人的生物,我知道那并不是他。我虽然并不是特别了解他,但我知道他是一个真正的人,”Bruce向他保证。Steve垂下肩膀,他停了下来靠在墙上撑住自己。Bruce体贴地等着他。

 

“要是她是对的呢?” 终于他低声说。这跟他之前的说法截然相反,Bruce挑起眉毛。这不是Steve真正的感受,但现在愤怒让他精疲力竭,他突然非常害怕。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我不知道。”Steve轻声呻吟。他揉着额头将一些乱发推回原位。

 

“你何不从头开始?”Bruce温和地建议。他将手塞进口袋,笨拙地划动起脚尖。

 

Steve带他来就为了这个,没什么能比让他将所有的事实再倾诉一遍更能安慰他。

 

他们绕回了监控室,期间Steve描述了Bucky情绪,它们是如何有那么大的差别但他自身却极有连贯性。根据Menken的陈述,这并不是Bucky身上最引人关注的信息,但Steve感觉这很重要。对于Bucky的情绪他脑中总会有这样的直觉,就像它们在用某种方式诠释着萦绕在Bucky身上那过去的秘密。

 

“所以他有个愤怒冰冷的杀手情绪;有个相对平静,不太开心,但细致、有好奇心而且满足的情绪;然后他的第三种情绪最破碎并且消沉,但在这种情绪中他做事最为熟悉。比如,姿态和日常动作。这种情绪最模糊不清;而前两个则更容易被识别。”Bruce若有所思的点点头,Steve推开门,以为会看到Bucky和Thor。令他惊讶的是,房间里只有Thor一个人。嘴里叼着个比萨饼皮,他心虚地从手机中抬起头来。在他将手机滑进口袋之前,Steve看到了糖果粉碎传奇(CandyCrush)的彩色背景。

 

“我有在看着监控。”Thor向他们保证。Steve环顾四周,但Bucky并不在房间中任何地方。

 

“Bucky在哪里?”他问,他已经开始有点紧张不安。

 

“他去问你点事。”Thor像是在说这是明摆着的。

 

“什么时候?”Bruce紧张地问。Thor看了看当时的监控。

 

“大概30分钟前。”

 

Steve知道他们在通道时没有看到Bucky,他上前几步查看着监控屏幕。可能他迷路了。这是最好的解释 - 但Steve感到怀疑的阴影再次动摇了他,而他感觉着根本就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这里,”Bruce用手指点着一台监视器说。Steve将镜头向前推进并扩大。

 

Bucky站在Mencken的牢房前。他靠在栏杆上,Steve可以看到他的嘴在动,但摄像机没有声音。这是当初为什么在这个环境里他能鼓起勇气来找Bruce谈话。

 

“他到底在干什么?”Steve问房间里的其他复仇者。他们不比他知道的多。

 

不知Bucky对Mencken说了什么,她爬下床将自己挤进牢房的角落,尽其可能地在他们之间拉开距离。她在哭,Steve意识到,那种凄惨恐惧的表情又回到了她脸上。只有它放大了,因为Bucky想要把她弄出去。

 

Steve跑出了房间,他知道自己很可能带给SHIELD的警卫恐慌,但他不在乎。他感觉寒毛直竖有什么不对劲– 这个女人知道Bucky身上发生过什么坏事,现在Bucky在她的牢房前,而她崩溃了。她是一个强硬且冷酷的女人– Steve亲眼所见。但她现在却在哭而且在尽可能地躲起来。

 

他加快了速度。

 

他冲进女监狱,跑过一群愤怒的女人,她们尖叫着冲他喊着下流的建议和提问。他几乎撞坏了他到达Bucky那里的最后那扇门,他滑行着停在Mencken牢房一英尺远的地方。Bucky仍然站在栏杆那里,他的手指漫不经心的穿过栏杆,而Mencken依然在角落里。

 

他走了最后的几步,Bucky转向他。

 

“嘿,”Bucky温和地跟他打招呼。Steve抓住了Bucky身侧,因为他需要这么做,然后望进牢房。

 

Mencken依然在角落里,但她在抖动而且口吐白沫。Steve的胃坠了下去。

 

他们并没有检查牙齿中的氰化物。他们已经抓获的现代Hydra特工没有一个,不管是喽啰还是领导者,会咬碎那些胶囊。

 

他转向Bucky,Bucky正小心得看着他,但很放松。

 

“她怎么得到那个的?”他问。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从水下传来的。

 

“她有它。有些Hydra会带着这种老派的玩意。”Bucky从容地告诉他。

 

Steve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该相信他。

 

Bucky从栏杆上松开手指去触摸Steve。他将他们的手指紧扣在一起。

 

“我真的没有杀她。你可以检查摄像。而她也不算一个损失。”他保证说。

 

Steve看着Mencken瘫倒在地,过了片刻,他在她牢房的扫描仪上刷过自己的ID卡,然后按下内部呼叫按钮。

 

“我是Rogers队长。有一名囚犯,WD03中的Christine Mencken,已自杀身亡。看起来是因为有氰化物胶囊在她牙齿里。”他松开按钮,让Bucky拉着他离开牢房。

 

“她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他开口,却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Bucky点点头。

 

“我不希望出自她口。”他轻声说。这几乎就是个坦白,即使他没有给她胶囊,他说服了她使用那个。威胁她?恐吓她?

 

“她是做电流相关工作的。有次,他们让她看看需要多少伏电流我会大便失禁。只是为了玩玩– 根本不可能有实用性。”Bucky苦涩地告诉他。

 

Steve咽回了一些恐怖。为这难得的坦白,他握紧了Bucky的手指,这只是Hydra伤害他虐待他的许多方式之一。他对Bucky导致了有他的第一手资料的人死亡感到生气,但却很难责怪Bucky憎恨Hydra并且想要尽一切可能消灭他们。




---------------------

* Brooklyn Baby好洗脑的歌,单曲循环了一下午不知为何停不下来……@_@

* what’s our 20   : 20 指当前位置。

无线通信常用俗语http://www.cbslang.com/popular/    这个网站真心不错啊记一下……

* domino mask 就是漫画吧唧戴的那个黑眼罩

* Latveria 毁灭博士他老家……





  25 8
评论(8)
热度(25)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