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5: Friend朋友(4)

在将近一周之后,Steve才大致释然,却并没遗忘。Bruce是唯一一个知道Bucky做了什么的人,因为连Thor也没有将发生的事都联系到一起。Steve注意到Bruce在之后他们的团队晚餐和电影之夜时一直在密切观察着Bucky,不过至少Bruce做的很隐蔽。Steve感觉自己太过紧张焦虑,现在已经有点神经过敏了。

 

他们晚饭吃的寿司,Bucky试了试很喜欢,他们看了Tony称作“新蝙蝠侠”系列的电影,虽然Steve记得在1939年他读过蝙蝠侠漫画,不过这一切对他而言还是感觉很新鲜。

 

他们在吃饭时展开了一场很正常的辩论,关于超级英雄是否应该看超级英雄电影。

 

“他们是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一部分,”Tony坚称。

 

“他们是虚构的。我们不是。这是个虚假世界中的虚假威胁。我不是说我们不能看,这可是那个Nolan拍的,但是不要把电影跟我们所做的相比。”Clint指出。

 

“观看虚构勇士的英勇事迹无法与真正的战斗相提并论,但我们可以在他们的勇气和团队合作中找到灵感。”Thor说。

 

“或者会把我们的战略弄得一团糟,因为有人想尝试一下在正义联盟的动画片里看到东西。”以上是Natasha贡献。

 

“就有过那么一次,”Tony极其严肃地强调说。Steve看着Bucky因为这戏剧性的辩论而微笑时眼角皱起,并用筷子夹起了另一块加州卷,他自从住在大厦里吃着丰盛的外卖,筷子用的越来越熟练了。

 

Steve起身去给自己续杯水,然后在Tony的厨房遇到了Bruce。

 

“他现在正处于比较高兴的情绪中?”Bruce边问边摆弄着在餐台上的植物,让自己看起来不是专门来厨房跟Steve谈话的。

 

“是啊,有几个小时了。”Steve回答。Bucky的情绪正比较高兴 - 他心甘情愿地尝试了奇怪的食物,Steve为这努力了将近一年,而且他还在悠闲地边吃边倾听着别人谈话。除非他被直接提问他从不插话,但是这是正常的。

 

Pepper绕过他们从冰箱中拿了一瓶酒出来,他们对她无辜地微笑起来。Steve觉得自己像是鬼鬼祟祟做了啥,即使他们几乎没探讨什么事。他为Pepper拿了些杯子并走回了客厅。Bruce差不多五分钟后才跟着回去,Steve感觉这有点反应过度,不过他还是很感激。

 

“要酒吗,Steve?Bucky?”Pepper分发着杯子问。Steve接过玻璃杯,只因为如果自己头一个做了示范,通常Bucky会更乐意尝试,果然,Bucky点了头。

 

“Tony?”Pepper问道。 “这是瓶Riesling(一种莱茵干白葡萄酒)。”

 

“恶。不。德国的葡萄酒毫无意义。”Tony嘴里塞满鱼和芥末说。

 

“Graacher Himmelreich(仙境园)的Riesling珍藏非常美味。”Pepper说,德语口音完美。Steve惊讶地看着她。某部分的他听到德语一直会有个下意识的反应,尽管他知道他的战争在这个世界上已经过去了多久。

 

“3年的大学,”Pepper平和地告诉他,对他的反应微笑着耸耸肩。 “我可不是只会说名字的(I wasn’t really a je m’appelle girl. *)。”

 

“谁还说德语?”Tony大声质疑。“我去过德国。那儿每个人英语都说得比我们好。”

 

“我能说德语,”Bucky静静地说。他听起来不太确定但很自豪,房间里大多数视线都转向了他。

 

“嗯……,”Clint出声说。“我还以为你说俄语。你不是一直在俄罗斯吗?”Bucky正坐在Steve身前的地板上,于是Steve将手搭在Bucky的脖子后面,手指串过细细的发丝在他的发际线间滑动。

 

“是的。那儿有一个德国人教过我,”Bucky说。他说话时句尾有点迟疑,像是他不知道他是否应该说这些。他将酒杯放下,Steve看到他的手指紧张地在右侧地毯上来回扭动。他伸出小指、食指和中指,将无名指和拇指卷曲紧贴地面。留下的三根手指之间间隔分的很大,这个手部姿势奇怪而不自然。

 

“Es ist eine schön zusprechende Sprache。(这是种说起来很棒的语言。)”Pepper鼓励着说了一句,她的酒杯已经空了将近一半,可能是与Tony相处时喝掉的。Steve听到Bucky下巴在动,他的嘴张合了几次。之前他曾听过Bucky在极其疲惫的状态下嘀咕danke这词,但在那之后就再没发生过。他记了下来,但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没有再想过这个问题。这是与他所知道的Bucky不符的另一件事 - 因为Clint没说错,Bucky告诉SHIELD,在他被转移到美国之前,他一直都被关在俄罗斯。

 

“Kann schon sein.  Wo haben Sie es gelernt?(可能吧,你从哪儿学来的?)”Bucky回答。

 

“Wie ich schon sagte,ich habe es in der Schule gelernt。(就像我刚才说的,从学校。)”Pepper说,她的笑容并没有减少,但一道细小皱褶出现在她的额头。

 

“Ich habe es im Krieggelernt。(我是在战争中学来的。)”Bucky对她说。那个皱起加深了。

 

“Ich dachte du hastgesagt, dass du es von einem Mann im Gefängnis gelernt hast?(我想你刚才说你是从监狱里的一个人那儿学的?)”

 

“Das hat mir geholfen zuüben。(那是帮我练习。)*”Bucky回答。Steve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他认出了Bucky被逼得太紧所露出的怒容。

 

“喂,我觉得被排挤了。”Tony打断说。“来看电影吧。”Thor和Clint附和表示同意,然后JARVIS开始放电影。

 

在Pepper再次去厨房拿一瓶新酒时,Steve当了尾随她的人,带着问题。

 

“嗨,”她正穿着丝袜跪在餐台上努力去够橱柜柜顶,他打了个招呼。她从肩膀望了过来。“需要帮忙吗?”

 

“我灵活应变。”她笑着对他说。

 

“听着,我最近有点担心Bucky。”他开门见山的坦白。

 

“哦?”她就回答了一个字。她真诚的声音显得好奇而关切,因为她是位惹人喜爱的人。

 

“你在跟他说德语时,似乎有些担心。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说了什么?”Steve问道。 “我听到战争,和监狱。但我不懂会话结构,只能听懂些名词。”

 

“实际上,我不是在担心。只是有点糊涂。他问我在哪里学会的德语,我重复了一遍我是在学校里学的。然后他说,他在战争中学会的,所以我告诉他,我还以为他说过他是从监狱里一个人那儿学的。他说,监狱中的那个人只是帮助他练习。就是他的话变了几次。”

 

Steve点头。这符合他所了解的Bucky。他表示了感谢并帮她从餐台下来,当他公主抱着她走过厨房和客厅之间的门槛时,她脸颊泛红地咯咯笑着,手中紧紧攥着酒瓶。

 

“你居然对Pepper出手了吗?”Tony叫道,显然是在开玩笑。Bucky猛地扭头看向他们,接着Tony说。 “要点脸。Bucky和我还在这儿呢。”

 

“我们,”Steve开口,然后他停了下来,因为每个人都在看着他。他的大部分朋友(不是全部)一直尊重他对Bucky的感觉不说什么,但他们明显都非常好奇。屏幕上小丑在抢劫银行,但每双眼睛都转向了Steve,等待他承认或否认,Bucky对于他的意义,是否跟Pepper对于Tony的相同。Tony看起来对于自己制造了这个局面感到洋洋得意,而Bucky看上去跟其他人一样入神的等着他的答案。而且他有更深的干系,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Steve知道他会咬自己的嘴唇,咬得肉粉色变成白色,在他作出解释之前。

 

答案没那么简单。他们并没在一起,但他们也不会跟别人在一起。他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爱上别人。他们余下的生命可能就被困在这只舞中,如今,Steve很确定,对于Bucky他是如此。而对于他Bucky也一直是如此。即使他们永远不会有进展,超越现在这种轻微而友谊式的接触,他们两人之间也再插不进任何人。

 

嫉妒还是会在他的腹中怒吼,当Natasha和Bucky两人对打得就像他们就要在垫子上干起来时,但过后Bucky总是会跟他格外的亲热。Bucky知道他被Natasha的事所困扰,而他也不会那么做,他不会与她调情,即使在他最和善时,对待她的态度也不会超过一个队友。

 

但这些都不表示他们在一起。不过他并不想在朋友面前公开否定Bucky。

 

他坐回去,拉过Bucky靠在他的膝盖上。Bucky仰起头,仍然带着疑问,Steve用拇指抹去了Bucky嘴上姜汁的痕迹。这是种亲密的动作,而他的队员大概从中读到了答案。至少,他们转回去看电影里的抢劫了。

 

但他的回答没能糊弄过Tony。

 

“一只手怎么过性生活,实际上我昨天开始思考这个。”Tony说,完全无视了房间中的气氛。

 

“Tony!”Steve几乎在尖叫。Bucky往他腿上缩了缩。“你不能问这种事!”队伍的目光又转回他们。电视上,显然小丑要为银行抢劫案负责。

 

“我觉得你肩膀上的接口完全过时了- 哎,看,我知道德式的太– 而我考虑给你做个假肢有一段时间了。我有了些想法,可能需要重修接口或者干脆没必要留下它。”

 

Steve瞪着Tony。完全跟不上思路。

 

“撇开性不说,虽说我知道那个是最重要的,我们还得考虑你复仇者的工作。一只胳膊你就够要命了,有两只,你就能携带来复枪和反坦克火箭筒以及之前你用过的所有好东西。但我想我最好还是先跟你商量一下看你的意见,在我真正开始摆弄设计图之前。“

 

“你是有多敏感。”Natasha挖苦地说。接着她转向Bucky。 “是的,这完全看你的决定。在你明确表示同意之前,这里永远不会有人将它强加给你。”

 

Bucky深吸了一口气,Steve能通过他背上紧张的肌肉感觉到他正在不知所措。他可能仍在Tony对于性的发言中没回过神来,而Steve不知道自己应该在换话题之前说句话,还是就这么算了。即使他们有性生活,当然他们绝对还没做过,对别人他们也会完全保密的。这太离奇了,Tony就那么轻易的认为他们,两个男人,睡在一起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对了你想要个生化手臂吗?

 

“呃。我不介意就一只胳膊。”Bucky说。Steve突然怀疑他只是为了不想麻烦别人而拒绝,因为他不知道,对Tony来说帮朋友做东西他绝不嫌烦。Steve完全同意Natasha的说法,但如果Bucky对新的手臂有兴趣,那他希望他能得到它。

 

“你是左撇子。”他用手指抚摸着Bucky坏掉的肩膀处的肿块与缝合线说。之前他从没认真想过这个,而现在他没有直接反对只是因为Tony会太冒失。

 

“我已经适应了右手。”Bucky沉闷的说。Tony坐立不安地等待他的回答。“最后那只机械臂太疼了。把它装上时简直可怕。虽说后来我没那么在意了。”Bucky继续说。他听起来谨慎而抵触。

 

“我做的超级战士麻醉剂能让你失去知觉。”Tony告诉他。他几乎急切地坐在椅子边缘上,而最后Bucky声明。

 

“不。那太难受了,我不想再来一遍或者让别人受这个苦。如果我改变主意我会告诉你的。”Tony失望地点了点头,Bucky又缩回去靠在Steve的腿上。

 

Steve注意到Bruce正注视着Bucky,他静静地点了点头。情绪不一样了– 大约在说德语时,Bucky大脑中的化学物质进行了转换。

 

Bruce垂下视线看着自己的左侧,这表示他的大脑正在分秒不停的运转。

 

Steve的手指沿着Bucky的耳廓描划着。

 

 

 

 

 ---------------------------------------

* I wasn’t really a je m’appelle girl.    实在不太清楚什么意思_(:з)∠)_……谷哥说je m’appelle好像是法语啊,是我的名字是xx的意思。

*所有德语我随便google翻的……我感觉作者也是google的恩- -

 

 

偷偷更一下……表示还在挤时间缓慢翻ing……


  17 3
评论(3)
热度(17)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