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5: Friend朋友(5)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天气炎热,Bucky在阳台上午睡时被晒伤了。晒伤成了浅棕色,直到它消退Steve才意识到他看起来是多么蜡黄。之后他坚持要求他们花更多的时间呆在屋顶上,而且他还邀请了其他人一起。

 

“完全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Tony评价说。他并没有对Bucky手臂的事施压,对他来说这简直识相得不可思议。

 

几个复仇者都瘫在户外家具上,喝着Clint带来的大罐玛格丽塔酒,讲着他们的童年故事。每个人的童年的回忆中都有着一些黑暗的阴影 - Tony的父母疏于照顾他,Natasha被迫加入黑寡妇项目(the Widow program),Clint(从孤儿院)逃走并加入了马戏团,Bruce的父亲粗暴残酷,Thor的记忆被他弟弟是一个灭绝种族的杀人犯这个认识所重写,Steve和Bucky是上世纪20年代出身贫瘠的爱尔兰后裔- 但沐浴在阳光下,还有朋友和冷饮,真的没什么不好。

 

当所有的手机一齐响起来时,他们发出一片呻吟声。

 

“让蜘蛛侠去干那个吧。”Tony困倦地要求说。

 

“复仇者们,波士顿正在被末日机器人(Doombots)攻击。根据警方通话信息报告,怀疑他们正试图抢夺MIT一些非常昂贵的电脑物资。”JARVIS告诉他们。

 

Tony坐了起来。“他喵的不关我的事。*”他表示。

 

十五分钟后,他们都上了昆式战机飞往波士顿。其他辅助人员已经接到通知,但他们没有时间等待了。Steve在飞机上做了简要的任务说明。

 

“末日机器人是全自动机器人,但能够像人类一样处理问题。他们应该被当做智慧生物,不过,没有什么能杀了他们。所以没有必要克制了。”他告知他们。Bucky看起来对这个消息非常高兴,他正在检查身侧的枪套。

 

“JARVIS,我们需要应对多少末日机器人?”Steve问道。

 

“我检测到20个。它们分成了4组每组5个。”

 

“好的,大家。Bruce,Nat - 你们一起,”他指示,因为Natasha是能意志坚定得给Hulk提意见的最佳人选。 “Clint,Bucky  -你们一起。Tony,Thor,你们两可以自己单干– 你们每组负责一个机器人群。我将作为一个自由人活动或是去救援民众。如果需要我去找你的话,用通讯器立即告诉我。”

 

Clint在砖砌的院子里降落了飞机,而Tony和Thor在飞机落地之前就飞走了。Steve冲他的团队敬了个礼,然后紧跟他们身后跳了出去,落地时他打了个滚,接着冲向最近的被破坏的建筑寻找平民。

 

通讯器在他的耳边隐约发出噪音,他听到它响了几声。这响声通常是表示双方单独通话的。他们不怎么用这个功能,因为在战斗中也没什么话是他不希望其他队友听到。

 

但他在奔跑时听到了Bruce的声音,他跳上一段楼梯跑到大厅中,呼唤被困的人制造声响,之后他谨慎地停住了脚步。

 

“Steve,战斗后我要跟你谈谈。越早越好。”

 

“现在告诉我吧,否则会让我分心。”Steve在私人线路中说。

 

“那会更加让你分心的,现在我们需要集中注意力。就是......我们需要谈谈。”通讯又响了几次,然后私人线路关掉了。

 

“救命,我们在这里!”有人在尖叫。Steve暂时搁置了这事,然后打破了门 - 一直想着Bruce和Bucky对于救人一点帮助都没有。因为Bruce想保密的除了Bucky还能有什么?

 

战斗,在校园中四处肆虐,与他们上次的战斗截然不同。上次他们是去逮捕AIM特工,而现在他们能开枪、砸碎末日机器人,他们渴望搞这种破坏有一段时间了 - 或许说他们一直都想。Bucky渴望战斗就如鱼离不开水,现在他、Clint和Nat开始比赛命中。

 

上次任务他们不得不潜行,而现在他们可以肆意大声喧哗想多野蛮都可以。Steve透过他的通讯器听到枪声和爆炸声响个不停,还有末日机器人的金属被切割和被武器击打发出的叮当声作为完美的背景音乐。

 

Steve 会做Fury 派给他的任何任务,但复仇者们是一种特殊的人。比起潜入一个秘密设施,逮捕那些最多能冲他们吐吐口水的恶心邪恶的人,他们更喜欢公开战斗,公开救援,看着倒在自己脚下的被他们破坏的废墟。也许搞得一团糟,但是这就是他们。这让他们成为一个团队 - 事实上这也是他们的基本要素。

 

Steve 太过集中于眼前的战斗,他没注意到身后的末日机器人并没有被彻底击垮。它仍然可以移动手臂,在它对着他的头扣动扳机前一秒,Thor 在通讯器中大喊了一声“Steve!”。

 

Steve听到沉重、但并非金属的东西,倒在他身后地面上发出声音。他转身甩出他的盾,它正击中末日机器人的手臂让它关节错位,然后卡进机器人的躯干。他抽出枪射穿了它的眼睛,接着转头看到几码远外Bucky 正从地上站起来。因为末日机器人的枪击,他的头发和制服从地面上沾了一层砖沫,而他看起来没事。但随后Steve就看到他腹部的深色织物上泛起血的光泽。

 

“刚才发生了什么?”Steve在队里问,因为没指望Bucky 自己告诉他。他已经在脸上摆出一副漠然的表情而且皱着眉头大步走开了。

 

“Barnes 替你挡了颗子弹。”Tony 汇报说,听上去带着点敬畏。

 

“Bucky !”Steve吼着。 “回昆式战机去,马上!”

 

“我不疼,”Bucky 的声音在通讯器中安慰他。“先处理好这个。”从眼角余光,Steve看到他重新投入了战斗。

 

剩下的战斗一片模糊。Steve战斗得比平常还要高效。他不再像早些时候那样享受战斗,现在他只想早点结束,然后亲手确认Bucky 他没事。一个微小、琐碎的声音在脑后提醒他,Bruce还有关于Bucky 的事情想告诉他,但他将其抛之脑外。无论Bruce想说什么,它都无法与Bucky 子弹伤口相提并论。

 

而且无论Bruce告诉他什么,很可能是坏消息,也不会让他怀疑Bucky 。他受够了怀疑Bucky  - 他还是那个会自己跑到Steve身前隔开他与死亡或受伤的人,尽管Steve完全不乐意激发出Bucky身上那种愚蠢的忠诚,但它存在。它一直存在,在游乐场,在战争中,在华盛顿那场战斗里,现在它仍然生机盎然地燃烧在Bucky 被扭曲的心灵深处。

 

他相信他。他未来也会相信他。无论Bruce告诉他什么。

 

“你到底怎么回事?”当他们回到飞机他冲Bucky尖叫。他用刻薄的字句掩饰着自己内心有多柔软和谦卑,但他不能让Bucky  认为,为了Steve自己跑过来投身到子弹面前是没问题的。即使他拥有非常优秀的体能和愈合力,Steve也不希望再看到Bucky的血。

 

“不用谢。”Bucky讥笑说。其他的复仇者紧张的看着他们,Steve一边对Bucky大呼小叫,一边解下他外套上的皮带拉开衬衫查看伤口。

 

“是贯穿伤吗?”Steve粗暴地问。

 

“不是(Nope)。”Bucky说,重读弹了下“P”这个音。Steve抓住他的脸冲他大喊他是有多白痴,同时Tony和Natasha将Bucky的身体推到可躺座椅上。Tony找到了子弹,Natasha用昆式战机中准备的加强型急救包里的一副细长的镊子夹了出来。大概在那时,Steve至少亲吻了Bucky 两次,Bucky随他亲了 ,不过他看起来对身边发生的事感到很困惑。

 

Steve坚持认为Bucky应该立即去医院,然后Tony打给Pepper让她带上一手提箱他发明的淡紫色麻醉剂去急诊室。

 

“你太反应过度了。只有一点肾脏伤。”Bucky坚持说。这是他被麻醉药倒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医生问了大致情况后,赶复仇者们离开了一阵,他们要确认他没有内出血还给Bucky里里外外做了缝合。

 

“这剂量能让他睡上半小时,”Tony告诉急诊护士。 “只是告诉你一下。”队伍在急诊室外等候室东倒西歪,Steve的眼睛因为他们又热又痒,他们想等着Bucky确认他是否没事。

 

“他是个白痴,”Steve第二十次重复。他知道,每说一次他的声音都越来越深情。虽然他的声线中还有抹不去恐慌。

 

“我也会为你这么做的。”Clint 坚定地对Natasha说。

 

“不像Steve就嘴上说说,如果你这么做我就真宰了你。”她面无表情地告诉他。但Steve注意到,当队伍中其他人将注意力集中在角落里快散架的电视上时,她抓住他的手开始抚弄他的小指。

 

“解除hulk状态(De-hulking)实在太累人了。”Bruce几分钟后说。他站起身来。 “有人想要咖啡吗?”每个人都要了点东西,Bruce让Steve 帮他一起拿些杯子。

 

他们刚走到等候室的拐角,Bruce就停下了脚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Bruce,”Steve抢先说。他想谈谈他怎么与他的怀疑休战的,他真心感谢Bruce却不需要再听他说什么了。

 

“今天Bucky为战斗做准备时我一直在看着他。我实在没什么可干的,除了收拾一套要换的衣服。”Bruce对他说。他又开始往前走,因为人们盯着身着全套制服的Steve,他领着他们拐进了一个空荡荡的走廊。

 

“那发生在他正做准备工作的时候- 他变了。当时他表情有些冷漠,正在摆弄他的背带,接着他闭上了眼睛,他不一样了。”

 

Steve盯着Bruce。他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的行为举止。他站着的方式。他绑背带的方式。他脸上的神情。从表面上看,他是同一个人,但是一切都改变了。然后他完全不同了。”

 

Steve不知道该如何理解这些信息。Bruce嘟囔着,手指在身前的空气中抓握,像是他正将正确的词句堆砌在一起,好解释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些情绪。他们看上去改变的很突然,我觉得你是对的。我认为那些情绪在几秒钟内就完全转变了,而这让他像是变了个人。”

 

“有点吧,但也不全是。”Steve回答,只是为了接个话。

 

“知道还有谁能在几秒钟里变成另外一个人吗?”Bruce问道。他果断向前抬起下巴。他平时不会如此咄咄逼人地表达他的想法,但Steve能感觉到Bruce对他所说的话非常自信。

 

一秒后,他明白了Bruce在试图告诉他什么。

 

“他– 不。你是想告诉我他像你一样?Bruce,他的改变跟那个不一样。我知道他在战斗时情绪激烈而且......嗜杀,但他可以停下。这跟你不一样。”他轻轻地说。

 

“也不是完全不像我。我头脑中有两个意识,他们有如白天和黑夜般不同。这是Bruce而那是Hulk。我觉得你也在Bucky身上发现了 - 我认为在他头脑中有不止一个意识,也许有三个。”

 

“那为什么他看上去并没什么不同?”Steve反驳说。Bruce的嘴开合了几次没有回答。

 

“我不知道。”最终他说。 “这只是一个粗略的理论。我还在思考这件事。它是如何运作的,他本人知道多少,到底有多危险......但这里有些问题,Steve。你以为我没有研究过我自己这种病情?在很少的情况下,这也会发生在普通人身上。多重人格。自创伤事件中发展而来 - 就像Bucky身上发生的事,如果Mencken说的是实话这也许有相当长的时间了。”

 

“那不对。”Steve急促地尖声说。因为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意味着Steve在几个月以来几乎每分钟都在一起,一起训练,一起生活,一起睡觉的那个人– 并非一直是Bucky。

 

而那就是Bucky。Steve知道。

 

“身体共享在几个世纪以来被不同的文化所记载。”Bruce开始发表一场听起来像精心编排过的高谈阔论,但Steve打断了他。

 

“这是种理论。我不会忽视它的,我会同他的医生谈谈这个。我得走了。”他转身对回到主走廊,将Bruce留在身后。Steve走了几步后他开口说。

 

“你将我视为你的朋友和队友,但你却无法相信你的男朋友可能跟我一样。你不明白,就像在我体内的那个一样,他可能也有怪物。”Steve停下脚步转了回来。

 

“不是那样的,”他告诉Bruce。“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被敲碎你的门寻求你的帮助。但我一直跟他呆在一起,他始终认识我。他从没有不知道我是谁、我们在哪儿、我前一刻...”

 

说了什么。Bucky从不会忘记Steve之前说过什么。

 

但确实。他忘了。可是过后他又能记起来。

 

Bruce看着他与自己的情感搏斗,当Steve因失败而萎靡,他走上前。

 

“我会和Ronaldo提这个。多重人物,你说的是这个吗?”

 

“多重人格。去网上查一下。看看是不是跟他很像。”

 

“它能治好吗?”Steve紧接着问道。对于自己无法否认这样一种牵强的理论,他感到极为内疚,而每次他尝试去否定时,他的大脑都会用另一些记忆刺痛他。

 

Bucky将信息刻入自己的身体。Bucky强烈声明他爱咖啡,第二天就对它嗤之以鼻。Bucky战斗时像着了魔一样。

 

“有些可以。有很多方法,通过精神疗法,压制非主导人格。跟你的医生谈谈,看她怎么想。不过,这病非常有名,她应该早就已经筛查过。所以可能是我错了。”

 

Bruce承认他可能是错的,这甚至比他坚持自己是对的还要糟糕。因为Steve的脑子在抗议反对这个看法,并将证据扔给他,而他没法忽视这些。他可能已经开始相信了。

 

“走吧。”Bruce对他说,他和善多了因为Steve不再反对他的想法。他几乎看起来是在愧疚于,他的理论植入Steve的灵魂而使他消沉,让他感觉像在涉水般的重负。

 

他们没带咖啡就回到了等候室。Tony看上去想说点什么,但Natasha给了他一肘。他们都明显看出有些不对劲。

 

Steve将脸埋在双手中思考

 

当护士找到他们并告诉他们Bucky醒了时,他对解决这个问题仍毫无头绪。她允许一个人进去看他,那当然是Steve。但不知怎的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骗子,而Bucky值得一个没在质疑自己所知道的关于他的一切的人。他差点就让Natasha替他去了,但那样会给其他复仇者们一个信号,有什么真的出了问题,而这还为时过早。

 

当Steve回到他身边,Bucky懒洋洋地眨着眼,带着麻醉后的昏沉对Steve微笑起来。他看着Bucky腹部的绷带并轻轻将手放在上面,小心翼翼地不给愈合中的伤口带来压力。

 

“他们在手术里对我做了什么吗?”Bucky问,有点大舌头。Steve将叛变了的双眼放在那张没人比他更了解的脸上,从额头起到下巴结束,然后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你是他吗?这是有部分的他想问的。但他没有,因为他的心比他的脑子懂得更多,他不会用这样的问题伤害Bucky。

 

在没有更多的证据前。

 

 

 

 -----------------------------

* Doombots 末日机器人.末日博士dr. Doom的替身机器人

*“Not my fucking alma mater,” he declares.   呃我猜……是原作手滑了matter,猜错了请不要客气地拍我_(:з)∠)_

*“De-hulking is exhausting,”没查到De-hulking是啥……QAQ

De-hulking:解除hulk状态 感谢isleofskye小天使=3=



恢复更新继续翻ing……不知道还有木有人在等- -b

不能再拖了……翻完前再去刷游戏我就剁手!!!!

  18 12
评论(12)
热度(18)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