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5: Friend朋友(7)

The asset提议给闯进Steve公寓的人点苦头吃,但Bucky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这看起来并不像是真的有人闯进来过。什么都没丢,也没有什么损坏,而Bucky询问Sharon打电话的原因时,她的回答含糊无用。

 

这看起来越来越像Sharon只是想Steve回到她的掌控中。而Steve坚持要求他们立即就走。这相当明显了。

 

当Steve和Sharon在厨房说话,Bucky摆脱了难以对付的伤感爬上Steve的床,部分是因为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同Steve一起睡觉,另一部分则是因为他不能让Steve在这里跟别人睡觉。这是Steve的房间,如果他知道Steve在这儿跟别人上床,Bucky会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地方。

 

Steve来到床上许诺他们可以睡懒觉。他感谢了Bucky丢下一切(什么一切?)回华盛顿来。他低声在Bucky耳边甜言蜜语,但他的手紧抓住Bucky没受伤的身侧,Bucky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

 

也许Steve终于想让他走了。也许他不想在有朋友在周围时要Bucky走,让他们看到Bucky被赶出去。也许Stark那些随口而出的操蛋暗示提醒了他,他不希望身边的人认为他和Bucky有什么关系超出一个非常破碎的男人和他的全职看守。

 

又或者他已经被踢出了复仇者。Axel说,Hydra的科学家自己带来的氰化物胶囊,但Steve可能不相信。而之后The asset那么多次的搞砸了各种任务。也许Steve不再信任他能在队中,所以他把他带回了这里。也许过几天他就会离开去执行任务,然后很自然地一段时间里不再回来。

 

还可能那个Hydra婊子说了些什么。也许她告诉Steve说Bucky有群自己没有身体的兄弟,而他们就像寄生虫和魔鬼都住在同一个受损的脑子里。

 

他几乎要哭了,但他根本做不到。Steve的手感觉像个烙铁,即使Steve在早上六点左右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他却并没有放手。它比他另一面的枪伤更疼。

 

也许就是这样。也许Steve不希望Bucky替他挡子弹。也许这跟华盛顿发生的事太过相似,他不能忍受Bucky不再欠他的了。

 

他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沉下去。他现在不能呆在上面。无论Steve准备做什么他都没法应付。他有些卑鄙地希望事情发生时是Axel在那儿,这样他就会看到一直以来他对于Steve的认知是多么幼稚和错误。

 

但之后Axel就不会和他在一起了。而现在他就需要他,让他相信事情最后会好起来的。

 

 

 

 

 

 

当Bucky下次醒来,他正坐在Ronaldo的办公室里。这让他吃了一惊,不过他小心地没有显露出来。看来回华盛顿是因为他必须亲自来见她?

 

“那我们开始吧,”她说。Bucky完全错过了她的开场白,但他冷笑着交叉起他的脚踝。无论如何至少这能分散一下猜Steve的想法带来的压力。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的记忆问题。” Ronaldo皱着眉点头询问,Bucky开始猜测她的这项询问有多严肃。

 

“我的记忆?很一般。我忘记了一些发生在我成长时期事,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Department X曾把我的精神搅的非常乱。”

 

“最近记忆有问题吗?”她问。

 

“我想没有。” Bucky温和地告诉她。维持笑容让他费劲全部力气,于是他将其撤掉了。

 

“Steve提到你有记忆问题,”她追问,下定了决心要继续这项询问。

 

所以Steve一直在跟她交流。Bucky还以为他们没有,或者没在谈论他。显然他错了。

 

“有时交谈我会这一句那一句地忘了。通常过一会就想起来了。”他告诉她。

 

“但是你怎么能确定?”她问。

 

“我不知道。”他回答。于是对话进行不下去了。

 

“你有没有醒过来后发现你做了某件事自己却没有印象?比如正在刷牙,洗澡,或者抽着烟?”她问。

 

“不。”Bucky告诉她。

 

“Steve说你有。” Bucky越来越确信这跟Steve昨天晚上的焦虑情绪有关。这有太多巧合,Ronaldo和Steve在背后谈论了他,现在在他们的面谈中她想问所有那些问题。

 

他心中再一次闪过了Mencken。不知道她在了结她自己之前说了什么,这搅得他心绪不安。

 

“有没有人表示过,你会说和做一些你本该一无所知的事情呢?”她的问题都意有所指并且明确具体。他意识到,尽管她还不了解他,她却走对了路。

 

“你能不能干脆讲明了,告诉我你到底想问我什么?”他愤怒地回答。她在她那蠢笔记本上匆匆记了什么,然后与他四目相对。

 

“我是在跟谁说话?”她问,像是在问一个普通的问题,给从冬天起她就在治疗的病人。她的声音中有一丝不安,Bucky立即就注意到了,因为他可以读懂这些。有时他会看不出最明显的肢体语言,但是他能洞悉恐惧和愤怒,就像他们在空气中会发出刺鼻气味。

 

“Bucky。”他告诉她。 “我还能是谁?”然后他站起来离开了,没有理会身后她的呼唤。

 

Steve在员工休息室等他,当Bucky早早出来,他惊讶抬头看了过去。

 

“我今天不想治疗。” Bucky对他低吼。Steve点点头,但他看上去也很紧张。

 

这告诉Bucky一切都结束了。Steve知道了。他不知道具体Steve是如何知道的,或者当他没注意时那些简短的交谈都说了什么,但都结束了。Ronaldo知道了。Steve知道了。

 

留给Bucky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拿上他的iPod然后离开。如果他能再带些衣服应该也挺好,但他还没有制定好行动方案要去哪儿,他也不知道他还需要些什么。

 

回公寓的车上很安静。Steve显然有上百件事想说,但他都咽回去了。他不敢看Bucky,而Bucky着实对他的忍耐印象深刻。他没让Bucky下车然后留下他开走。他没有,至少他看起来不像要带Bucky去疯人院。Steve 肯定记得邻居的那个疯子Nester Fallon  - 也许回公寓后,他就会打电话叫些穿白大褂的人来接走Bucky。

 

所以到那时Bucky就必须离开了。

 

过去的时光太美好了。他可以睡在Steve 身边,无论何时只要他想就能触摸到他。The asset 甚至能保护Steve 不受伤害,这让Bucky充满了喜爱之情。他储存起了这么多Steve 的美好回忆,来帮他和其他人度过接下来的一切,他真的很感激。似乎这种局面他应该生气,但他并没生Steve的气。自从屋顶上他自己同意加入SHIELD,他早已为此做好了准备,而且这一切都不是Steve的错。

 

Steve在开车时查看了好几次他的手机,尽管他是个非常注重安全驾驶的司机。

 

Steve的钥匙敲打在门把手上发出了响亮而清脆的声音。将Bucky从迷雾中唤醒,自从Steve告诉他他们需要回华盛顿以来迷雾就一直笼罩着他。他去自己的房间抓了几件随身物品,他并不想管Steve要个包,所以他只能拿些可以放进口袋和带在身上的东西。

 

“Bucky?”Steve从他身后问话时,Bucky换上了一件长袖衬衫,并且加穿了一件T恤在外面。他认为Steve不会介意他拿走这些东西的 – Steve还不至于吝惜他的几件衬衫。

 

“我们刚才去过哪儿?” Steve问得很直接。他在检查Bucky的记忆,几周来他一直都这么干,而现在他在交谈时甚至不再试图掩盖。

 

“Dr. Ronaldo那儿。” Bucky如实叙述道。他转过身来看着Steve。

 

“你为什么要离开?” Steve问道。

 

“因为我不想跟她说话。” Bucky回答,感觉很不舒服。他想绕过这个问题,但Steve喜欢直截了当。他很可能会强行将问题说开。

 

但正相反,Steve上前一步拥抱住了Bucky。

 

“我爱你,”他贴着Bucky的头低声说。 “上帝,我爱你。我想我终于看到了,在很早以前就真的应该注意到的东西。我很抱歉我没有留意。”他说,声音湿润起来。Bucky讨厌这样,这伤害了他。但愿这不会痛苦太久。

 

但......但要是Axel是对的呢?Steve没有转身离开;他将Bucky紧紧抱住贴在他的胸口。他没有对他说为了所有人好需要他去某个地方;他在道歉。他没有变得狂暴;他几乎是在哭。

 

“我有一个线索,” Steve继续说。 “我正与Ronaldo合作。我们会搞定这一切的。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嗯,”他对那个想法犹豫了一下。然后他用手托住Bucky的后脑勺,抱住他像是永远不想放开。“我们会让你摆脱这些的。我保证。”他在Bucky的头发中呼吸。

 

而Bucky浑身的血都冷了下来。

 

Axel, Yasha, 和the asset不是需要治疗的疾病。他们不是要被根除的问题。

 

他们是Bucky能在痛苦中生存了几十年的原因。他们是他没有因为孤独而真的陷入疯狂的原因。当他以为Steve已经死了而他自己也想死,为了他们他才活着。

 

他不会让Steve动他们的。

 

Bucky抬起手臂也拥抱住Steve。他深深呼吸着Steve的气味,强壮带着薄荷味,然后将鼻子埋进Steve耳后的柔软处,他痴迷于那个地方。之前当Steve还是个小个子,他一直不知道这个地方,但这已经是他最喜欢的东西之一。

 

然后他退了回去。

 

“呃,浴室,”他告诉Steve。 “留在这儿。一会我们再聊。” Steve非常认真地点点头,Bucky差点就去吻他了。但他不想让Steve察觉有什么不对劲。他们仍然没有接过吻,自从他自首前的那天晚上在Steve的卧室 -  the asset吻过他,那时他需要在Strange的问题上说服他,Yasha吻过他,那是在the asset拿他们的身体挡了一颗子弹之后,而这就是所有Bucky知道的了,也许Axel也吻过Steve。他认为Axel之前去找过Steve。他什么都没说,因为某种程度上,他很感激。

 

但Bucky一直没有吻过Steve,自从那个错乱的夜晚他偷偷爬进屋里,而现在如果他尝试这么做他就会失去它。

 

他溜进浴室打开了水掩盖声音。他发现Steve给他买的剃须刀在最上面的抽屉里,他拿起它放在牙齿间咬住,这样他就可以用它多层的薄刀片拉开他的拇指。

 

然后他让剃须刀掉进水池。他朝镜子举起手指,有什么驱使他写上了俄语而非英语。从很久以前就是同一句话,因为他需要借用他们的力量。他们将兄弟们一起调动起来,而Bucky现在需要他们这么做。他们必须迅速行动,逃离Steve 和SHIELD。

 

Выдолжныскрыть,他写道。逃跑。躲起来。

 

他蜷起还在流血拇指贴在掌心,留下其他四个手指伸直。闭上双眼之前他望向镜中,然后他察觉他正在哭泣。

 

 

Notes: 

所有的战斗 - Asset
醒来的情景 - Bucky
餐馆 - Axel
在监狱 - Axel
电影之夜 - Yasha, 之后是Bucky
中枪后 - Yasha

 


 --------------------------------------

之前扫文时没注意,这次翻才看到,asset你挡完子弹疼了就把身体扔给yasha了啊233333

而且队长……这么一算,队长你全部都kiss过了2333333



总算搞定这章啦~还剩下最后一章~

本来想昨天翻完发的,但是有几句卡的我不行……好吧,虽然晚了一天,还是祝吧唧生快~~(~▽~)o∠※


  20 7
评论(7)
热度(20)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