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6: Lover爱人(2)

Bucky在逃跑途中醒来。他蜷缩在巴士总站的一个长凳下,他的手塞在口袋里,以保护他的iPod和偷来的一把皱巴巴的钞票。有把枪塞在Bucky后腰腰带里,the asset说是他从警察那儿顺走的,还有如他所料,有一张车票在他鞋里。

 

他拿出车票来判断自己的位置。他在克利夫兰,一个小时后搭乘一趟巴士前往芝加哥。他的身体可能只睡了30分钟左右。

 

自从他离开后,这就是他的整个晚上,和一天的大部分时间。

 

他从长凳下方翻身出来,确保他偷来的海盗帽能在摄像头下遮住他的脸。他去卫生间小便并且往脸上撒点水,而系牛仔裤的纽扣时一个老人一直看着他。

 

“你tm想干什么?”他咆哮道。他正努力不被发现地赶去中部,离开大城市,那儿更容易销声匿迹。在他只想变透明时,如果人们一直在盯着他,那可不太妙。

 

“孩子,你在战争中失去的手臂?” 老人问。Bucky挑起一边眉毛,不过他提供了一个故事。这听起来完全行得通 - 严格来讲也不假。

 

“是啊。军队。”他喃喃地说。

 

他转身离开了卫生间,而那个人大声喊着“感谢您做出的奉献!”

 

尽管他翻了个白眼,这还是让他有点挺起了胸膛。这些话是战士们从战争中归来后会听到的– 而从没有人对Bucky说过这些。当他是一名囚犯时没人在乎他的付出,而当他回来以后也没人记得。

 

在他不得不去终点站后面的小报刊亭偷了一瓶果汁和一个已经不新鲜了的面包圈后,他的自豪破灭了。他确定战争英雄不会从别人那儿偷东西,像只巨大肮脏的鸽子,但他们现在处于求生模式中。一旦他们找到安全一点的地方,他们就可以想出办法,不用靠偷别人生活。对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这很重要,尤其是Yasha。

 

但是这里可不是一个安全的地点。这里是一个交通枢纽,而Steve和复仇者肯定在监视着这里。

 

Yasha说,在匹兹堡他们的巴士开往克利夫兰前,Sam Wilson差点追上了他们。不过,他们还是到这儿了,即将登上另一辆巴士。

 

他感觉踌躇不决。他只知道这是个坏主意。

 

他坐在长凳上,伸出一根手指让自己退出身体。没跟其他人谈过前他不能做这个决定,但他希望他的想法能顺利通过。The asset带他们在Steve紧追其后的情况下离开了华盛顿,Axel带他们离开了安纳波利斯,而Yasha带他们离开了匹兹堡。现在轮到他做好自己的工作了。

 

当他沉入下面时Axel和The asset都在公寓时。他们扭头看向他,有点惊讶,而事实上Axel看上去满怀希望。他一直希望Bucky能改变逃跑的主意,尽管他们已经全部都投身于他们的逃跑工作。因为他的兄弟们总会在他身后支持他,即使他们并不理解或者赞同。

 

很难让他们理解这个。当Steve全心全意地许诺要将他们从Bucky那儿除掉时,他们没在现场。他们没有听到他的决心或者是恐惧,在他许下这个诺言时。

 

是他们的生命有危险,而不是Bucky的。他们无法想象要怎样被逐个杀死。

 

但Bucky是最初的那个。虽然很模糊,他还记得,脑子里没有他们是什么样的。而且他认为,如果他们可以被创造出来,那就有消灭他们的方法。

 

于是他强迫他们前行,离开Steve,Steve虽然是好意但他不明白他扬言要做的是什么事。如果Bucky抢先的速度不够快,他将会做出什么来。他找不出一种既让Steve了解其他人却又不会想扼杀他们的方法- Steve从来都没什么灰色地带。他信奉善良与邪恶,他无法理解那中间的模糊区域,Bucky和他的兄弟们就安家在那里。

 

而当他说逃他们就逃了。他们带上能拿到的一切逃了。他们太习惯于依靠彼此(They’re too used to relying on each other not to.*)。他觉得他可以没有限度地问他们提任何要求– 而且他们同样也可以向他提任何要求。

 

“我们需要避开巴士。我们不能总用同样的手法。”他坚持到Axel和the asset。

 

“飞机安保太严格,而且这里没有地铁。”the asset告诉他。

 

“你怎么想?”Axel问。Bucky思考着过去的一次逃亡,然后这提醒了他。他们应该早点这么干的。

 

“弄辆车。向西开。”他提议说。

 

几分钟后,他回到了表层并且闯进了一辆停在终点站停车场的卡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选择卡车 - 也许是因为它让他想起了Steve的卡车,或者是因为它很老旧,他觉得它的价值比其他车低,再或者是因为他们要去西边而他知道那边很多卡车。

 

在开了几个小时后他停下来买汽油,同时他还买了热狗并且偷了一袋爆米花。当他回到车上,他意识到他已经记不得加油站的收银员长什么样子了,尽管他把爆米花塞进他在车中找到的运动衫里时,一直在特别注意着他。

 

这给了他一个隐藏在公路上点子。没人会注意近在眼前收银员。

 

运动衫的前面印着‘克里夫兰骑士队’,在背面还有一个名字‘Jones’。于是他就是从克利夫兰来的Jones了,他在阿富汗失去了手臂。暂时先这样。

 

 

 

下一次停下来,他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翻过一个木栅栏进到田地里。他的身体给出了一切需要睡眠的信号 - 真正的睡眠,没有人在上面- 所以他在地上找个地方睡一个小时左右。高高的草丛和野花能从公路将他隐藏起来,而就算有点虫子,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早年他在Department X的牢房也有臭虫。他觉得,如果不是有Axel的话,他可能就会跟他们交朋友了。

 

 

 

下一次他醒来时,他正坐在某家餐厅坚硬的木质座位上。有一张暗淡破损的菜单贴在玻璃门上,显示他正在松饼屋(Waffle House)。他低头看了下桌子,发现他面前有喝了一半的咖啡和一张餐巾纸。餐巾纸有个电话号码。他丢下它和咖啡离开没有付钱。

 

他透过脏兮兮的玻璃从门外的自助售报机上瞥见了日期。现在是7月1日。也就是说Steve的生日没几天了。他真希望自己不是在这么接近Steve的生日时离开,但说实在的,他还能怎么办?Steve跟他的朋友们一起会好得多。也许他们会给他办个生日派对。

 

他离开有一个星期了。复仇者们跟一个巫师打了一架,巫师的魔法影响了家用电器好几天。Bucky在一张被扔掉的报纸上看到了这件事。美国队长没参加这次任务。

 

他在特洛伊城,伊利诺伊州,但这儿离华盛顿或纽约还不够远。他找到了卡车,不知是Axel还是Yasha把车停得像是喝醉了,然后他爬了进去

 

他驶下高速公路回了小路,收音机一直陪伴着他度过这些漫长时间。他玩一个游戏打发时间。每当听到一首他从没有听过的歌,他就左转。每当听到一首以前听过的歌,他就右转。

 

他们就这样循环着穿过了平原地区,来来回回地,破坏掉他们路线的明显踪迹。

 

他们通常睡在卡车里,但有时候他们能偷到足够的现金到酒店房间过夜。

 

那些夜晚能有淋浴,有电视,而且Bucky能歪在床上伸展四肢,想着离Steve只是一通电话之隔。他能从眼角看到泛黄的电话听筒,他知道已刻在心里的Steve的手机号码,而这足以让他觉得他们被连在一起。

 

当然他没打电话。他不傻。

 

 

* They’re tooused to relying on each other not to.  不造最后的not to是什么意思_(:з)∠)_……于是就按前面的翻了



-----------

最近光顾着舔老爷和大少了,掉进了DC家大坑……明明是冲着M家坑纵身一跃的啊……是跳坑的姿势不对吗_(:з」∠)_

  22 11
评论(11)
热度(22)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