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6: Lover爱人(3)

七月过去了。他们吃了很多加油站食品。他们进入了俄克拉何马州,Bucky肌肉中一直持续的紧张感终于开始消退。

 

他无法想象哪个复仇者会专程来俄克拉何马。红色的泥土和泛着油味的空气足以吓退Steve大多数的城市佬队友,包括Steve本人,他总是需要有个城市天际线让自己有家的感觉。他很可能认为Bucky也一样,这让此处成为完美的藏身地点。

 

唯有Steve能让Bucky有家的感觉,但是这已经不可能了,所以他在斯台普斯(Staples)停下脚步,那里的条件以他几十年来的定义是不错。他有东西吃,他的兄弟们很安全,而且他还可以用一本书或是音乐打发时间。说真的,现在他有书和音乐了,所以他比预想的要好得多。

 

经过一个多月,每天至少十二个小时的驾车行驶,他们打算停下来休息一下。隐藏与逃亡同样重要,因为他们也是在打破另一种模式。

 

Bucky口袋里的钞票刚刚只够活动房屋每周的租金,所以他忽略了油滑老板放在他空荡荡的衣袖上的目光,交付了120元。

 

“战争还是工厂事故?”那人问。Bucky想了想,除了来自克利夫兰经历过阿富汗战争的Jones以外,他们还没有决定好的其他身份。他已经告诉那人,他的名字是Casey Jones,这名字Yasha的主意。 

 

“战斗。”他回答。那人点点头就好像Bucky通过了一项测试。

 

活动房屋里窄小局促。他并不怎么介意床上没有床单,还有几个盘子留在空荡荡的碗柜里。他喜欢这里; 在Steve的公寓他觉得自己像一尾小鱼游在海洋里,他们两个都是。空间太大他会不知所措,他更喜欢可以一眼看到所有的角落。

 

他不太清楚要怎么去弄一台电视并连接所有必需的缆线和插头,所以为了打发时间,他晚上闯进了邻镇的图书馆,去借一些正经书。

 

逃跑路上他读到得大部分书都是沃尔玛和卡车停靠站的廉价平装书,现在他慢慢穿行在图书馆昏暗的书架,精心查看每一个区域,同时警报在他耳边尖利地响着,借着应急照明的灯光他能看清书脊。他决定从“畅销书”区域里拿些书,再来几本他认出来在Department X时看过的书。他想看看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普希金的英文版有什么不同。或者说当他自由时,他们有什么不同。

 

图书馆盗窃的两天后,Bucky正坐在自己门口的台阶上,笨拙地将四张纠缠在一起的票据当做书签塞进安娜卡列尼娜中,一辆卡车停下两个女孩走了出来。她们都很年轻,大概二十出头,穿着打扮在八月的中西部令人感到窒息。

 

曾经有一段时间,Bucky能够像呼吸般自然地调情,他能得到任何他想要滚到一起的女孩,并从他身下剥下她的丝袜,但是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这是上千个他被折断的部分之一,就像曾经他们有钱时,Steve做过的模型飞机上的一片,而只留给他圆滑、刺痛和令人难以置信的无聊。他闭上了眼睛,伸出三根手指放在他的书页之间。

 

下一次Bucky浮出表面,他们有了份工作。那些女孩们,他完全不记得名字,显然是一家专卖鸡翅的餐厅女服务员。Bucky的工作就是拿着塑料盒四处走动,清理顾客吃完后留下食物残渣的餐桌和盘子。

 

看到有那么多食物被浪费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但他得挣钱。在每天晚上结束后,经理会给他一卷小额钞票,他理解某种程度上说他不是合法劳工。他没法是,因为来自克利夫兰经历过阿富汗战争的Casey Jones没有任何身份证件或档案文件。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很关注身份证件或档案文件,而Bucky记得从前Steve能伪造他的应征手续蒙混过关五次。

 

虽然最后,Steve为此付出了代价。他们将他绑在一张台子给他注射了血清,而Bucky仍会惊恐醒来,哽咽着强忍住梦中的痛苦 – Steve在因为Erskine和政府带给他的极度痛苦中惨叫和流血。

 

收拾餐桌的工作把他的思想从Steve那移开。除了盯着他软塌袖子的人,没有人真正注意他,所以他做了大量的观察。他看着那些家庭,情侣和朋友们,他们是如此地放松,这给了他很大的冲击。他们不会一直小心观察身后,或者在食物消失之前用尽可能快的速度吃东西。在大多数情况下,最让他们烦恼的是,餐厅覆盖每一寸墙壁的巨大电视屏幕里,他们的球队输了一场比赛。

 

但有时候人们也会害怕。他有时会看到孩子眼中闪烁着恐惧,或者警惕地注视着自己男朋友的女孩。他看到过一大群吵闹粗俗的男人,在他们中间还有一个惊恐的人,很可能是担心这群人会找他茬。

 

这让他感到恼火,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觉得当他曾经还是个人时,在他们最老的顾客还是孩子时,他会对此做点什么。或者也有可能他把自己和Steve弄混了;可能就是这样。

 

帮他们找到工作的女孩们时不时向他眨眨眼或者调情,他对她们回以茫然地微笑。下班后,有时她们会跟他聊天或者要求开车一起回家,而直到他在刷牙时在垃圾箱里发现了一个被丢掉的保险套,他才意识到Yasha跟她们中的一个或是两个搞到了一起。

 

这可是他们世俗观念的一个新台阶,但他找不到理由烦恼难过。他希望Yasha快乐,尤其在跟Natalia那些事之后。而且他早就接受了他的兄弟们可以随意使用他们的身体只要他们高兴。但他担心Yasha会太过迅速地坠入爱河,并进而产生依恋。

 

 

 

在八月结束前,他们的神经不安的抽动起来,这意味着是时候再次转移了。他们将自己小但慢慢积累起来的财物收拾到一个纸箱里,然后在差不多适合开始转移的时候驶上了I-40公路。Yasha哭着坚持他们应该带上Tiffani 一起走,但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他在得克萨斯的一家酒吧遇到了Maria 。他们跟她一起呆了几天,当一天早晨她坐在他的膝盖上与他一起抽烟,Bucky并没有太在意。

 

“所以你在逃跑吗?”她问他,用她的手指在他的发间梳理。那动作让他想起Steve。

 

“类似吧。”他告诉她,不完全清楚其他人说过什么。现在他们正在更加迅速地移动,也更加快速地遇见很多人,现在变得很难能呆在内部公寓里。他们的信息共享不够快,而且信息很快就过时了。他们必须想个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想说,找一个独臂、有这么张美丽的脸还有这个发型的人可不太难。”她对他说。 “我知道你对胳膊和脸没法做太多,但留这头发可能不个好主意。”

 

在她的厨房里她帮他剪了头发,他裸露的背靠在一张破旧木椅子的硬木椅背上,他看着一簇簇头发无声地掉落,卷曲在蓝白色的复合地板上。然后他将Yasha 叫出来感谢她。


------------------

等复联2等得好心焦啊啊啊啊(翻滚…………

  19 1
评论(1)
热度(19)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