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6: Lover爱人(4)

在那之后,他们去了科罗拉多。Bucky给他们找了个夜班加油站收银员的工作,而这给了他们漫长且不受限制的时间来阅读。他们在不断收集书籍,因为他们所有人的阅读速度截然不同,Bucky快读完整本书了,the asset还没看几章,除了书籍之外,在加油站还有杂志和报纸。

 

Bucky并不关心名人的新闻,但有时,“人物”和“明星杂志”上会有复仇者们的彩色照片印在亮光纸上。他买了一期杂志里面有半页照片Steve穿着便服带着两个托盘的咖啡杯正走进塔中,他在杂志封面写上了记号“别把这个扔了。”

 

这给了Axel灵感。在Karpov的监狱,他们学会在意识中交谈之前,他们通过实物笔记本在现实世界沟通。Axel不知从哪儿找来一个口袋大小的活页笔记簿,说他们得开始记录各自在上面时发生过什么。

 

下午8:50 – 换班前醒来,迟到了(asset的错),能量饮料,10点吃了薯条,读了一会儿书– 不要再他妈的折书页了。醉酒、暴力的顾客– 差点得去制止打架,不过没有。以防他们再来之后会分享他们的描述。凌晨3点 - 无聊,下线了。

 

这就是他们通常的记录,这些挺有用的。这样他们就能记清他们见过不止一次的人的名字,他们该去上班的时间,还有他们欠的钱。

 

这次他们住在旅店。日子看上去过得挺好,但其实并不是。现在他们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他们选择用工作来挣取食物和住所,而不是去偷 - 当然他们正在做粗杂活,theasset通常拒绝帮忙,而他们也很难感到自豪。从前有一段时间Bucky做任何工作,即使是在展望公园动物园铲马粪,就为了给Steve买件厚点的外套,或者是买一服真正的药剂,而不只是威士忌兑蜂蜜。

 

他们可以自由选择想要做什么。Bucky选择买香烟,而香烟有几十种可以挑选。Yasha选择买了一副高价飞行员墨镜,不可否认,这给他们赢得了回头率而且不论男女。Axel选择拯救一个从垃圾箱捡来的电热炉,这样他们就可以热汤或面条,而不是每天吃快餐。The asset选择做俯卧撑并且找些低劣的借口去附近池塘乱晃。

 

这感觉有时会汹涌得让Bucky喘不过气来。他有时惊奇地想笑,对于他所得到的 - 他可以提出想要什么,他还能拥有它,也不会有人时时在他脑后盯着把它拿走。没人能拿走任何东西,除非他和他的兄弟们允许,这是种可怕的情感冲击。有时他平衡在情感的边缘,而这情感太剧烈;他不得不沉到下面去。但还有些时候,他能不被这感情淹没,买根该死的香蕉就因为他想买,然后扔掉一半因为它的味道可怕。没有人能阻止他。

 

但他最想要的东西却再不可能拥有了,那就是Steve。更不用说 - 公寓中他们已经不再提起Steve,因为Bucky猜想当他们跟他谈起时,他肯定看起来像是只被踢了一脚的小狗。

 

失去Steve就像一个还裸露的伤口。就像是一个口腔溃疡无论如何都会疼,但是当你戳到时它会痛到你尖叫。这就是他对Steve的感觉。只是他还故意去戳- 他会寻找Steve,在电视上、在报纸上、甚至在网上,罕见的他们旁边有台电脑的情况下。而看着Steve去做一个任务,或者与其他复仇者一起在纽约被发现,会给他完美的疼痛感。

 

因为这意味着他没被关注。并不是说他们可以停止隐藏了,因为这是个永久的事儿。而是说明Steve挺好的,再次失去Bucky并没有让他心碎。至少他没有像Bucky一样痛苦心碎– 对于离开的决定他并没有疑问,但这决定真的很难。他放弃了他所知道的最好的人,为了三个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有多少次,他唯一不断为之拼搏的,就是他的那些愚蠢、还给书折页的兄弟们。

 

他想过把卡车停在火车铁轨上,然后等着最终结束这一切,但那违背远远躲开Steve的目标。一旦他接受了这点,它便以某种之前从未如此清晰得方式呈现在他眼前,自杀真的不是一个选项。这一直是条出路,而现在它不是了。他必须放弃自杀。

 

于是他想要去心灵最深层。以前他从未真正尝试过,但其他人闹着玩的试过。他们只是不知道他们的心灵有多深。他们不知道意识中有多少层能掉落,他们不知道可以坠落得多深,在你...

 

在你再也回不来之前。基本上,这就是Steve和Ronaldo希望的。他们四个害怕它,而且绝对不想尝试。

 

Bucky曾有过最接近进入深层的经验,是有几次他处理不了纯粹的快乐而恐慌发作。他对这种情绪毫无准备,在跟Steve一起生活的时刻,他的情绪正面积极,他会沉入自己的脑海深处,让自己陷入那里,因为Steve碰了他或者对他微笑而充满了感情,而这不算太糟。

 

但当他试图特意掉落进深处时,那就很难。很难命令自己放弃意识,而他会太熟门熟路得掉进公寓,他似乎无法掉落得更远。

 

有一次,他觉得他做到了。一切变得黑暗且温暖,而他唯一的思想是些飘散的思绪关于Anna Karenina(安娜 卡列尼娜)扑到火车车轮之下,或他母亲曾经买给他和Rebecca的一便士糖果。然后开始有喊叫声,接着其他人把他带回了公寓,大发雷霆。

 

他们不让他再试了。

 

随着几个月过去,他感觉伤口开始结痂。他想念Steve并且会永远想他 - 七十年的囚禁告诉了他这个。但他感觉自己第一次呼吸到了一点自由,自从他自愿进入SHIELD。他能够做回自己– 他自己会随身携带一个记满琐碎提醒的笔记本,可以在显眼的地方给其他人留信息,除了他们摆在康菲石油加油站的老板面前来自克利夫兰经历过阿富汗战争的Casey Jones这个脆弱的表面身份,几乎不用担心会被人看穿伪装。

 

他可以放松。他可以享受他喜欢的事物。他不必假装去喜欢咖啡或者任何东西。


  15
评论
热度(15)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