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lang

沉迷屁股无法自拔,好想一直有pve玩/r76r/大少老爷prpr/甜过初恋的盾冬盾/小病毒Alex中心

 

【未授权翻】Chasm断层 - Chapter 6: Lover爱人(6)

一天,当Bucky正在边往冰柜堆放冷冻食品,边心不在焉地想着Steve被冰冻了那么长时间,突然他听到身后有碰撞的巨响。他猛地回头,看到另一个库管员,Malik,脸上扭曲着像是他正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他靠在冰柜上手臂抱住自己的肋部,只用了一秒,Bucky便将他的受伤和他前方几英寸那辆满载的购物车(the soup-laden shopping cart)联系起来。

 

他向另一个方向转身看到了三个本地男孩,从他们的服饰选择来判断全都是青少年,他们偷笑着试图在Bucky,当前形势下的“成人”面前板起脸来。Bucky回头看了看Malik,然后他又看着男孩们。

 

他不知道哪儿来的无名火,但他听到的冷冻食品稀里哗啦地掉在他的脚下,而他突然大步向前,给了其中一个想要溜达走开的男孩屁股一脚。那个男孩尖叫着撞到了他的朋友,Bucky抓住第三个男孩的衣领,粗暴地将他猛然推到圆筒冰激凌的金属展架上。

 

“你他妈的刚才干了什么?”他咆哮道。男孩恐惧得睁大了眼睛,Bucky摇晃了他一下。“不说话?你刚才用一辆沉重的购物车撞了他。他可能肋骨骨折。去他妈道歉,马上。”男孩看起来想要摇头,他的眼睛瞥向他的朋友们。

 

“你们以为你们溜走,我就不会从你朋友这儿问出你们的名字吗。呆着别动。”Bucky头也不回地命令道。他抓过第一个男孩走向Malik,并切实捏住了他肩膀上的神经,他整个身体都蜷缩了起来。

 

“道歉。”他再次命令道。男孩照做了,然后Bucky对另外两个人重复了这一过程。

 

他们夹着尾巴头也不回地逃跑后,他转身回去放冷冻食品。有几个摔出了坑,所以他将它们扔回车里,但其他的还是要放进冰柜里。他用坏的那边肩膀撑开门,一次性搬起5个箱子,然后他意识到Malik正站在他的手边。他还捂着自己的身侧,但他看上去好多了。他眼中没再充盈着泪水,下嘴唇也不再颤抖。

 

他的样子像一列火车击中了Bucky,他想起这就是他冲动下插手的原因。他本以为Department X将它当做一个肿瘤从他身体里切除了,但他保护的本能仍然还在,每当有人以大欺小它仍会燃起火焰。他数不清多少次发现Steve陷入这种情形,他明显也害怕,但他渴望做“正确的事”的心愿漫过了恐惧,让他坚持自己的立场,即使他的小拳头在颤抖。

 

这个影像一直是Bucky脾气的引爆点,即使到了本世纪,他也不能袖手旁观。

 

“我讨厌地痞。”他给了Malik一句解释,知道他想要这个。

 

“谢谢,Casey。”Malik诚挚地说,Bucky尴尬地耸耸肩结束了谈话。他真的讨厌地痞,他无法忍受他们散布的恐惧。这可能是他从Steve那儿偷来的原则,但他一直以来都是Steve的力量支持,确保他能继续滔滔不绝地谈论那些原则,并且拒绝在类似Malik遇到的地痞那样的混蛋面前让步。

 

他将这件事记在笔记本上,这样其他人就会明白为什么Malik会突然被他们庇护,这让他有点难为情。他不觉得他所做的事高尚或者特别,但Axel试图将其解释成某种重大事件,Bucky保护了除自己和兄弟们之外的人。

 

他知道不是那样,但他确实感到轻松了很多。几乎更加令人振奋,如果不是还能从一个更可悲的方向来思考。

 

他试着不去那么想,但它自己蛀蚀进着他的思想。不是关于他自己,而是关于他的兄弟 - 他们都是这种感觉吗?或者他们是不是依然还在虚空中,在那似乎他们唯一的事情就是永远照看着彼此,或者消失不见?

 

有一天他问了Axel,当只有他们俩和the asset在公寓时,在the asset测试自己的反应力时,他们可以悄悄地谈话。

 

“我想让你们三个野蛮人别失控就是我的终生目标。防止我们自己人打起来,或者太不协调。而我喜欢做这个。我感觉挺好。”Axel告诉他。

 

“但这仍然是我们之间的事。”Bucky指出。“除我们之外呢?你自己呢?”Axel耸耸肩。

 

“我没什么。一切都是为了你们这些家伙。”他说得实在太满不在乎,让Bucky都感觉惭愧得羞红了想象中的脸颊。

 

“我们来找找你能做的事情,”他宣布。 “属于你的,而且不需要我们的。你想要什么?下棋?写作?“

 

“我依然烦透了下棋。”Axel一脸痛苦的告诉他。

 

“那找点别的事做。试试看,至少试一次,不要考虑我们。”很难想象他们中有人能在生活中不想起其他人 - 即使他在上面,Bucky经常在想他们会对他的所见所说有何反应,而他还一直很好奇自己不在公寓时会发生什么事情。但这是个原则问题。Axel救了他太多次,他希望除了收拾他们的烂摊子之外,他可以有些属于自己的事情。

 

“其实,我没有写出来,但呃。前几天我和Mark去参加了一场教会聚会,我挺喜欢的。”Axel告诉他。他看上去很慌乱,慌张得有点古怪。Bucky眨了眨眼。

 

“哦。那……很好。如果你喜欢的话。”

 

“我确实喜欢。”Axel迅速回答他。“一直没谈过这个是因为,嗯…”因为Bucky早已放弃了相信任何形式的神或者魔鬼。尽管在孩童时在主日学校有着完美的出勤率,他现在已失去信仰。仁慈的支配者这个概念对他来说很可笑,而他也想象不出什么能比人类更残酷和邪恶。

 

“如果你想做一个信徒也没问题。挺好的,实际上-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在经历过我们所做的一切,还仍然能在脑子里保有那种信仰的。我反正不行。”Bucky说。

 

“从我的角度看,从另一端走出来我就真正的将一切都封印了。”Axel轻笑了一下对他说。他们安静得坐了几分钟,注视着对方。The asset在背后制造着噪音。

 

“你不必把它藏起来,”Bucky承诺说。“我们可以有不同的信仰。Yasha信仰列宁,The asset可能信仰一个古老的血祭哲学。“

 

“我才没有。”The asset气愤地从他所在角落里说,证明他也在听。

 

“而你信仰Steve Rogers,”Axel对他说。他听上去很犹豫,但他的声音中有种紧迫感,好像他一直想找个时间和地点聊会儿Steve。

 

但Bucky不知道这能有什么用。



---------------------------

活在吧唧心中的队长……

估计了一下翻的进度,离队长上线还有一章~

  15 3
评论(3)
热度(15)

© 赤尾lang | Powered by LOFTER